究竟是要光環,還是要民主要重整香港?

halo

每每看到那些左膠泛民人士,面對政府暴權他們不會上火批評,講幾句便轉個話題;相反每每面對同路的抗爭者,他們卻每每七情上面,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鬧爆那些「衝擊」、「激進人士」。

然後他們會說,這樣做就錯了,這樣做就出師無名,這樣做就拉跨運動,這樣做就令我們不再站在和平理性爭取民主的道德高地。確實,說到尾,其實香港很多人只不過想佔領「道德高地」多於想幫香港爭取民主,盡是在想如何可以在鏡頭在市民在學生前如何理直氣壯說自己道德情操高尙所於想幫香港刪洗所有中國赤化的禍害。

講到尾都是光環累事,說到尾都是面子緊要,站不住道德高地,一旦革命失敗,那他們亦再不能威風地講他們如何光勞地抗爭失敗,如何和平理性地撤退散下更多的民主種主,喚醒更多人心。相反,保持和平理性,事件最後成或敗,他們都是人民英雄,如何著數?

呸。任何革命任何歴史事件,都是沒有預演沒有固定劇本的,任何變數——是「好」是「壞」——都是能夠推進運動的。這些左膠泛民每每能變先知,預先知道某些行動是無效,其實他們都是坐時光機的嗎?還是,只要不按照他們華麗理直氣壯的抗爭方式,那他們就更應被消滅?

想不透,警察暴力我不見左膠這麼用力去批評,要與警察劃淸界線。相反,有抗爭者用自己前途生命去抵押,去嘗試為行動出一分力,最後還被捕,反而,卻還到所謂的「同路人」猛力遣責?

道德高地上的光環確實遮蓋了良心理智。


借蘇格蘭獨立公投,反思國家與歴史

P1170671

提外話︰
一,文中不提及蘇格蘭的Highland的Scottish Gaelic 及Lowland Scots語言,因為語言情況在蘇格蘭較複雜,字數有限,難以討論;再者,Gaelic 近年,尤其是這次公投一事再度重回大家的討論範圍,2005年最終英國政府亦通過了Gaelic Language (Scotland) Act 2005以保護Gaelic 的官方語言地位。英國各種小數語言以前都被英國政府壓止並嘗試毀滅,不只Welsh 及Gaelic,Irish 亦然。提及Welsh是因為Welsh 的情況是其中一個最多文字記錄的例子,同時亦是最的成功「復興」例子。反觀看Gaelic使用一直少,Gaelic 現僅有少於六萬的使用者。

二,整了一個Spotify Playlist 收集Scottish 的音樂。

原文刊於明報2014年9月14日星期日生活 —睇哂—


Tom Hickox 北部男人的浪漫

tomhickox

不只Game of Thrones,在很多地方南與北都是有兩個很強的個別身份認同的,英國就當然是其中一個有最淸楚南北分歧的地方。不計Scotland,英格蘭北部一向是與整個以London 為中心的南部角力。當然,稍有音樂常識的人都知其實北部一直都出產很多文化產物,尤其是音樂,很多出色英國樂隊其實都是來自北部。 —睇哂—


母親真偉大,Motherly Kate Bush

kate001

三十五年沒有公開演出過的Kate Bush 對傳媒解釋,鳫來這廿年來不走出來的原因,原要是因為為了兒子著想,想兒子在正常環境下成長。然後,當在Before the Dawn演出之中,看到她十六歲的兒子Bertie 作和音、演員及演唱,就特別令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Kate Bush改了The Ninth Wave的結尾曲The Morning Fog 的歌詞,由I tell my father 改為I tell my son,她唱出這句時的那個表情,母愛泛濫程度簡直爆燈,真情過真情。 —睇哂—


願似Like a Flying Horse,天馬般飛奔

10559656_707498115971155_2893317876391780927_n

今天繼續看在地鐵被輾死的狗的新聞,心情很受影響,這個世界怎麼了?這個城市怎麼了?我們對大陸看見人被車撞倒後不顧,看到大陸有人在車廂暈倒而人人火速逃離而不恥,但為什麼香港會有這麼冷血的事發生?這不是大陸化?那可以用什麼可以解釋一班人會可以視生命為無物,用幾乎違反常識的方法去係咁咦救隻狗就算? —睇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