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mu Karjäär詭異的壙場監獄游泳池

rummu

這幾天奧斯陸的天氣竟然到達record high 的三十五度,我就是不斷在出汗,沒有心情工作做事,有如重回香港的感覺。

再看新聞,挪威竟然接到恐怖襲撃的警告。今年世界真的很亂,難怪大家都覺得現在根本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world peace is indeed none of our business。 —睇哂—


Uskumatu! 愛莎尼亞Estonia

balticsea

去愛莎尼亞一直是其中一個必定要去的地方,尤其是認識了幾位愛莎尼亞朋友後,就更加沒有不去的理由。

愛莎尼亞是Baltic 小國,不認識的會將它概括為Baltic甚至東歐,但其實愛莎尼亞卻很不東,因為愛莎尼亞除了被俄羅斯及蘇聯侵佔過外,它亦被瑞典、丹麥及德國統治過。更重要的是,Estonia 是Baltic 中最北的國家,比Denmark更北,與瑞典及芬蘭是鄰海國。由Helsinki 乘船到Tallinn不過兩個半小時,所以兩地交流甚密,尤其是芬蘭物價屬歐洲高消費國家,所以芬蘭人有乘船到Tallinn 購物的習慣,當中更市井的傳統就是在船上大吃大喝,所以船上你會看到不少醉酒芬蘭人。 —睇哂—


This city has dragged us down

soforlornsome

稍稍前看到BBC 4由Jeanie Finlay執導的Sound it Out documentary,講述一間在英國東北部的Stockton On Tees的獨立唱片店。當中看到由唱片舖到人到城市到到音樂的故事,是很精彩的紀錄片。 —睇哂—


【沙發薯】紐約大麻文化圈

highmain

被修改原文刊載於七月四日明報副刊沙發薯

向世界盃出發,終點紐約大麻文化圈

今夏最大的電視盛事自然是世界盃,歐美旗艦電視節目都刻意讓位延遲播放日期。世界盃固然好睇,但球賽與球賽之間的時間又可看什麼?足球狂熱的男士,可選擇英國電視頻道Dave,整個頻道播放的都是針對男士市場的「男士節目」,如清談的知識節目QI或是專門講車的Top Gear是普遍男士至愛,順理成章成為Dave的熱門節目。 —睇哂—


A letter to BBC, from a hopeless Hongkonger

hk

圖片取自香港不合作運動

其實寫信給國際傳媒不是第一次。但是,再傻再沒結果的事也要繼續做。我再花了一點時間寫上這封信給BBC。以前沒有公開,但這次覺得一定要留底公諸於世,讓網絡記錄下來⋯⋯不熟政治及法律用語,當中用字或有問題,請指正,謝謝。

To speak on behalf of the majority of Hongkongers who have been pursuing freedom and democracy for decades, I am writing to urge the BBC to expend the coverage on the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in order to make the world aware that China has been maliciously handling Hong Kong just like what they have been doing to Tibet. Frankly, we have been, continuously,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e BBC and the likes of the prestigious international media for failing to cover the gradually deteriorating human right and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睇哂—


收起雙腳,單車遊Amsterdam

amsterdam2010cover

原文刊於馬來西亞雜誌 NUYOU 2010年 題目【腳車建築行】

荷蘭地方不大,然而其千六萬的人口卻使她成為西歐人口最稠密的地方。除了人煙稠密之外,這個小小的西歐國家一點也不「小」。無論是銀行界的ING、電子界的Philips或是藝術界的梵高及Piet Mondriaan,,全部都是世界頂尖而且最為人所熟識的名字。然而在這宏大發展的背後,這個富庶的國度又保持著莫名其妙的低調,在國際舞台上不愛搶風頭,只在國家政策及法律上以實際行動來贏得尊重,並帶來全世界最尖銳最前衛的決定,無論是公平對待同性戀,抑或是安樂死的合法化,都是帶著荷蘭的大膽本色在世界上先行出現的。 —睇哂—


冰島電動墨西哥

Mexico_Cover

跟朋友說起,原來這個夏天意義重大。意義重大的時候,總是特別多事發生,意外地,幸好,都應是好事。

意義重大,離不開改變——不過,我是很矛盾的人,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喜歡改變。說起改變,我總想起海洋,因為海洋就是改變,這是我從小說裏看到的,自此亦成為我對改變,或是海洋的聯想。我其實,很害怕改變,但你選擇不了改變,這是由改變選擇你,這才是改變的真正義義吧。
—睇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