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似Like a Flying Horse,天馬般飛奔

10559656_707498115971155_2893317876391780927_n

今天繼續看在地鐵被輾死的狗的新聞,心情很受影響,這個世界怎麼了?這個城市怎麼了?我們對大陸看見人被車撞倒後不顧,看到大陸有人在車廂暈倒而人人火速逃離而不恥,但為什麼香港會有這麼冷血的事發生?這不是大陸化?那可以用什麼可以解釋一班人會可以視生命為無物,用幾乎違反常識的方法去係咁咦救隻狗就算? —睇哂—


信者得救

prettygirlsmakegrave

推銷自己是一門大學問,有些人與生俱來,有些人卻學一輩子都學不到——當然,不想學的亦大有人在,不過,人家當你是loser而已。推銷自己的最大矛盾是,其實大家都知道推銷又或是單純的賣廣告marketing ,口講與真實的貨品往往都有一定差距,雖然可能並冇呃人,但當中一定有其吹噓成份,只係吹得有幾多的分別。 —睇哂—


哪來的Shame,哪來的壞

shame

終於看了Steve McQueen的【Shame】,與想像中的類似,情緒複雜得令人亦看得心情極度緊張,當中fucked up 複雜的兄妹關係亦是真實得令人沮喪,把家庭這概念寫得到肉到一個令人感受到當中的痛的程度。某程度上【Shame】其實有點像stripped down 版的【Antichrist】,當中探討性與家庭的主題其實蠻相似,尤其是當聯系到主角Irish 背景的那些保守宗教元素就最是接近。
—睇哂—


Rummu Karjäär詭異的壙場監獄游泳池

rummu

這幾天奧斯陸的天氣竟然到達record high 的三十五度,我就是不斷在出汗,沒有心情工作做事,有如重回香港的感覺。

再看新聞,挪威竟然接到恐怖襲撃的警告。今年世界真的很亂,難怪大家都覺得現在根本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world peace is indeed none of our business。 —睇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