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橙與那及那些血

blooodorange_effected

我不喜歡吃橙,從來都不喜歡。或者不只是橙,或者我一向不是生果之友。記得就算到初中時老爸還是強迫我每天要吃一個生果,有時是橙,有時是蘋果。但多數橙。記得那時候還未上網上得那麼狂,反而是夜晚忙做功課同睇宣傳易後的電視劇,有時就是潛意識不願意下把吃生果的動作忘了。而為了不讓老爸牢騷,我就通常都會將生果放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第二日才了結生果。

想起往事,往事己多久遠了,人已大人已老人已走遠了。怎知道過了人生一部份我終於喜歡吃橙。但不是普通的橙,而是意大利聞名已久的血橙。

喜歡試新東西也許都是老爸遺傳的,我在超市看見血橙,就毫不猶疑買了。怎知驚喜地比一般橙更平。在挪威吃個橙,一般已要十元港幣了。所以早已不會買一般橙。

好,又回正題,這個血橙讓我喜歡的地方是在它還未太熟時,它竟然有橙的甜與及西柚的酸。這是一個很奇妙很弔詭的配搭,不是嗎。從來我不喜歡橙是因為不喜歡它的甜,可能受它太多副產品影響吧,覺得太甜,如果真係有上帝的話,佢一定響整橙時落多左糖。但血橙則冇呢個問題,甜中帶酸,好好味。當佢熟時又酸味則減退,甜味多了,但仍然有一陣淡淡的酸。一個橙何以那麼特別,就只是全賴這一滴血吧。

3 Responses to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