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聖誕,噢,奥斯陸的挪式聖誕

jul001_effected

臨近聖誕,在奧斯陸學生村裏頭流露的非是節日氣氛,而是一貫假日前夕的死寂。International Students都不急急忙忙回家過聖誕,本地學生則走得晚一點,通常在二十日左右才回家。剩下的,就只有好似本人的外國學生留在Oslo過聖誕了。

一到冬天雪地處處,你說白色聖誕氣氛特別好嗎,我又不太覺得,是這樣嗎,可能聖誕從來對小弟來說是一個hustle多於真正重要的節日,雖然你問我邊個節日重要我都可能答唔出,咦,都唔係,可能農曆新年真係比較重要啦。當然,同香港一樣,聖誕都係一個商家活動,各式各樣的東東都會推出聖誕版本促銷,汽水啤洒你講得出的東西都有聖誕版本。

至於我呢D死守學生村的學生,一直睇住鄰居搬出搬入的興替,呢個學期來了加拿大女生安娜終於是一個正常又愛交際的女生,佢來時大家開了個Party,佢走時我們亦來個Party送佢返屋企。Party沒甚特別,來不開飲洒播音樂。不過安娜未走之前,已來了另一個法國黑人女生瑪嘉烈,亦似是一個好人。同層挪威人口無禁忌喜歡玩弄歧視爛gag,昨天便來了個十分長加認真加十分不適合Party場合的討論,甚麼nigger冒犯定不冒犯,我覺得對我來說是having a laugh,只要知道甚麼場合說什麼笑話,其實甚麼玩笑也可以了。

jul002_effected

當然,派對提早收工係因為有一D住在學生宿舍的學生竟然十二點就投訴我地太嘈,真係冇得頂。同層一向火爆愛挑掦的基督徒當然嬲到震,話基本上星期六開PARTY嘈係人之常情,你唔好覺得自己睡眠緊要去殺人地十幾廿人的快樂,人人都會容忍星期六的噪音,只要諗諗他日當你開party 時人地都係咁忍你就得。我諗,其實呢個mentality其實好係反映到挪威人的一些公平想法,沒有文明規定,但公道自在人心果隻,是社會下私底下的約定俗成。確實,學生哥星期六十二點走去投訴人的Killjoy,理應係要揪出去毆打的。

派對過後通常都會特別累,唔係因為玩得累,而係夜訓後睡眠一定有影響,四五點訓依然七八點起身,今日如是,整日都呆呆滯滯不淸醒。好,歐洲風雪繼續,只希望一月五日時雪已停,可以順利去到Edinburgh吧。

Only one comment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