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廿八洗邋遢

年廿八,洗了邋遢,洗了房間的邋遢,很累。

對於年廿八,我一直都視之為神聖之日,也視之為壓力之日,要洗東西,抹東西,很累。不過,將東西抹得乾乾淨淨,卻是我最喜歡的。

其實我很愛乾淨,記著,乾淨與凌亂,不是衝突,乾淨的凌亂,我的最愛。

發覺開始討厭一些東西,越了解一些東西便會越對那些東西的神話被幻滅,也開始幻滅了。很懶散,不過最近音樂很多,聽得很多,感覺很豐裕,彌補了空虛的自己,感覺又是空虛。

Labrador 開始將全張專輯放在last.fm裏試聽了,Labrador 果然是間好Label,明白試聽才是新趨勢,哪像香港那些白痴唱片商只放三十秒音樂試聽,三十秒聽得真搵你買。

The Mary Onettes Loveninjas

3 Responses to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