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工作,要罷工

這天在挪威大家都瘋狂地在提款機提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挪威的提款機有近十人在排隊。點解?因為聽日起銀行罷工。

每個國家都會有某些生字是缺乏了的。在香港,擺明就是罷工是消失了。除了的士司機會偶爾慢駛,航空公司偶爾會罷工外,真正的罷工真是少之又少。當然,我不是說香港要有法國的瘋狂罷工風氣,但西方國家的罷工概念,香港真是需要學識的,尤其是香港這一個打工文化屬於病態的地方,尤其是香港這一個老闆大哂大家都驚冇左份工的社會,尤其係香港這一個很多打工仔都打得不高興的地方。

我們需要公平待遇。總覺得,香港的窮人打工階層,是需要有罷工等措施與強權資本主義抗衡的。

Only one comment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