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千嬅麥芽糖的曾幾何時

當聽到現場版本楊千嬅的新作《麥芽糖》,最令人不能忘懷都莫過於她那虛浮鬼魅的假音。當然,基本上是選曲問題,從來她就不應選一些真假音轉換太多與及out of her range的高音的歌(之前《我的生存之道》已經是踩鋼線了),唱得那麼差也不算什麼新鮮事。以往聽楊千嬅唱歌不會計較什麼甩漏,因為以前的她聲音有靈魂,投入唱時我亦投入聽,情感表達遠勝於講求每一粒音都要靚;現在她口又要講頭唱功音色,每一粒字都咬得用力,唱不好當然受盡指責。

聽到簡單結他聲的《麥芽糖》,我想也大概比第一張A Music的《化》或是《集體回憶》來得正路的了,曲式則屬一貫港式旋律,似鄭秀文以前那些,亦久不久哼到陳慧琳《最佳位置》。歌詞方面,我仍然覺得像林若寧手筆多於林夕,那種有點詞不達意、引喻失義都似是林若寧的通病。當然,這一首無論如何都比《明日再會》優勝,寫友情寫今非昔比都捉得中情懷,特別喜歡「和你借一元兩個仙 如今只能償還你掛念」的落寞無奈,亦擊中那些年少無知時代的友誼的無聲逝去。

當然,這首歌最讓我想起的,依然是華星時期【到此一遊】林夕填寫隨時代步伐與與家人關係疏離的《曾幾何時》,還是那時的楊千嬅情懷最細膩細緻而又最內歛,歌詞又好演唱又好。

幾乎相同的情懷與意思,那陣子是「但有多麼久 分享感受 寧願對某某 餐桌上尋求 留下愈舊愈酸家中那一口茶 未嚐得透」,現在則是通俗淺白得有點乏味的「和你上次坦率傾訴生存意義 像塵封已久多年往事 為何向陌生的他抒發友情更易 只怪最好的光景到此」。

麥芽糖試聽link

曾幾何時 – 楊千嬅

麥芽糖

歌詞

和你上次坦率傾訴生存意義 像塵封已久多年往事 
為何向陌生的他抒發友情更易 只怪最好的光景到此 
繁忙到沒法補祝一句生辰快樂 任由親厚的感情變薄 
然而怪罪你都怕令你更為冷漠 最真心說話仍然未講 
   
除了我記得 誰會記得 曾經嚮往的四五年 
和你借一元兩個仙 如今只償還你掛念 
麥芽糖始終多麼甜 苦的不過這天發現 
平凡日子 寧願沒今天 
   
除了我記得 誰會記得 曾經聽你講過戲言 
和你那天遊戲半天 憑竹蜻蜓留個紀念 
在人海的滄海桑田 已是定律不可改變 
回頭或許 難過始終有點  
   
斜陽下山 然後日出 只有他 不會厭

Only one comment

  1. 《我的生存意義》是想說《我的生存之道》嗎?

    這次的高音的確是非常ung耳。希望studio版本會比較好吧。

    歌詞是偶有佳句,但又不是十分通順。

    Reply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