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放肆的你 何來斗膽的我

經歷過老黎的A Music陰影後,再次以華星名義出發,意義之大,就像重生。記起【All About Love】演唱會,打從序幕便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我想,無論是楊千嬅或是樂迷,都是很想洗牌重新來過。

林夕的《飲酒思源》亦是蘊含如此意味,主題仍是楊千嬅式的傷春悲秋,對於過去的懷愐,對於站在今天的感慨,但路仍然是要走。林夕仍然是採用其支離破碎式的歌詞,不連貫不連接不和諧,但卻仍是《我的生存之道》式的針針到肉,句句窩心。

for 林夕的可以說林夕不拘小節,抱後現代精神不注重格式,嘗試以平白手法表現歌者的內心狀態;一貫討厭現在的林夕的人仍然可以說他九唔搭八堆砌不知所謂以行貨壟斷樂壇。最近突然經歷了濃度甚高的甜酸苦辣的我,就開始接受林夕為楊千嬅填的這些支離破碎歌詞。

多少覺得,整首歌不論是歌詞到編曲旋律,都是想把楊千嬅推到去一個老歌層面的。「沒有過去的你 便無今天的我 天不怕 但怕歌 未可唱到奈何」這種直接坦露的情懷,其實應是屬於《每當變幻時》七八十年代的。「沒有放肆的你 何來斗膽的我」更讓我想到早期林子祥的情懷,那種羈懷,那種深情,很妙。

歌詞另一要點當然是其含糊性,你可以繼續把其投射到黃偉文身上,亦可以投射到楊千嬅對音樂本質或樂迷身上,總之都是關於老土的︰冇你就冇我,thanks a lot。

陳輝陽,一貫的陳輝陽曲式及編曲方法(沒驚喜反而是驚喜),卻捨棄了鋼琴作主打,變成以string作主導,不resemble simon and garfunkel 的民歌情懷嗎。當然,還是聽到他招牌美麗的鋼琴。甚至我懷疑他有沒有挪用到任何一首老歌經典,尤其收尾的「I’ll follow」,應是有駐腳。

至於楊千嬅,我完全聽到楊千嬅華星時期的聲音回來了。尤其verse的聲音,那不是關於技巧的演繹方法,而是那種混合一點氣聲、像喃喃自語的狀態。副歌亦然,唱得出那八十年代老歌情懷。當然,那兩粒高音,仍然是有耳都聽得出會批評的地方。像《八步半》。所以,仍然是,歌曲是整篇而讀並非只聽其兩粒音(這首歌key 是set得很好的),你找那一個歌手去hit 兩粒音也未能保証hit得靚,算了吧。

當然,楊千嬅仍然是香港最有趣的歌手,唱功被詬病,卻仍然逍遙生存,這已証明她的存在與所謂唱功是無關的。而坊間反應從來都是兩極,像早有人在【夏天的故事】裏說楊千嬅不再是楊千嬅,不再聽;然後再有人說新藝寶時期的楊千嬅不是楊千嬅,,不再聽;然後人人都說A Music的楊千嬅不是楊千嬅,不再聽。現在我真的感到楊千嬅回來了。你要是與楊千嬅那些sentimental本質相似的,你仍然是會聽現在的楊千嬅的。

謝Jacky,原來歌曲是回應六十年代的老歌《Try to remember》(唔講唔知,原來Tom Jones填詞。《飲酒思源》的版本應是based on The Brothers Four版本。

3 Responses to

  1. @快樂的 … 應該係 TRY TO REMEMBER
    黎明都有翻唱過(玻璃之城 入面個首)

    Reply
  2. 只能说,就算离开A Music,fafa依旧与肥黎同在。
    对歌迷而言,希望fafa赶快脱离肥黎就最好啦~
    不过,当年《Try To Remember》真系我得我心:P
    fafa终于都回来了,比起《呼吸需要》更喜欢^_^

    Reply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