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我的深藍色

bilde (8)

深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今天上的這班火車,正正亦是深藍色,更與深灰色交間,這個色調彷彿就是我內心的顏色,又或者,這不是我內心,而是我本身的顏色。

我經過這火車,我在看,那種深邃,是這顏色,亦是這車,它把我吸引著。我很想拍一張照,但是雙腳卻沒有停下來,或者,我總是被某種內心的焦慮拖著我行,讓我永遠都沒法子停下來,就算是遇著我深愛的深藍色亦一樣。

有很多東西都會隨時間而改變的,包括喜歡的東西,有些人,有些事,但不包括顏色。由小至大,我喜歡的原來都是深藍色,沒有變,慶幸,瑞典,我亦是一樣,還是那麼喜歡。

這次搭上這班瑞典設計的火車,要往原來已經七年沒有到過的Stockholm ,雖然只是逗留一個週末,但一樣叫我嚮往。你問我,有什麼值得嚮往,我亦答不到你,就是一種莫名的感覺,說不出,形容不了,但是卻是令我神迷的。瑞典的設計,就是這麼的美,火車內的用料與色調,還是讓我覺得是電影的情懐與美好,雖然,我不是在電影裹頭,但至少,我有幸在片場內監察,暗中欣賞一下。

朋友愚子終於走出香港,到了London,再由London飛到我的家。談起某些事,她跟我說我們都要看開一點,有些東西不用太執著了。我說,不行,不執著這些東西,我就沒有東西值得執著了。

由Oslo 到Stockholm,車程大概六小時,在這個昏暗的光線,特別諧和美好的車廂設計裹頭,我向著我的深藍色進發,進入深邃,厚厚的,跌入,墮下,那深深的藍色。

3 Responses to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