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代筆回應中大學生報事件

我的文筆與知識沒陶傑先生之高,在人云亦云的情況下,就轉貼陶傑的文章,代我發言。這邊廂中大學生報被評為二級不雅刊物,那邊廂皇仁仔非禮空姐可以得求情,很大機會連審判也省掉,這是香港嗎…?

星 期 天 休 息 : 不 過 是 兩 個 小 孩 把 玩 一 桿 獵 槍
By 陶 傑

中大學生報風暴升級,學生報的「情色版」內容,激起輿論公憤,中大認為「影響校譽」,準備向學生施以處分,包括開除學籍。因為似乎整個社會強烈譴責,中大當局感受了壓力。而社會之「譴責」,又因為華文傳媒以大篇幅報道。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內容,仔細看來,只是一群心智還沒有成熟的大學生,藉「科學調查」之名,賣弄色情,以示叛逆的惡作劇。「問卷」涉及獸交和亂倫,但問題設計一點也不科學,例如問讀者「最想跟哪種動物性交」,然後附列豬狗一連串「選擇」,這種「問題」,有很明顯的先設立場,只是一時頑皮,就像五六歲的小孩,剛學懂講話不久,故意說滿嘴巴的髒話。小孩子總以為「屁股」和「小雞雞」之類的名詞很好笑,喜歡語驚四座。家長導,如果把小孩脫光衣服、嘴巴塞滿馬糞,綁起來關在雪地上的一座柴房,餓三天三夜,就是反應過激的不當懲罰,家長比小孩更沒有理性。

有人會問:他們是大學生了,不是小孩。問得真好──但大學生有這樣的表現,罪過首先不在於他們,在於育制度。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幾位學生是香港社會的產物。他們從小在一個「性疑懼」的畸形社會長大;當米開朗基羅的大?裸體雕像圖片,列為「不雅物」,巴黎米蘭時裝女模特兒薄如蟬翼的新衣隱露乳頭,華文報刊通通以「格仔」遮掩,當甚麼淫審處、影視處發出「指引」,凡陽具皆淫褻,凡乳頭皆污穢,下一代在一個愚昧的環境成長,面對一本《藏春閣》,一齣大島渚的《感官世界》,幾幅畢加索的裸女素描,又怎能怪他們分不清甚麼叫色情(Pornographic),甚麼叫情色(Erotic),甚麼是藝術(HighArt)?

不要說大學生不懂,相信連統治香港的政府和金融企管精英、宗團體和育工作者也不懂。香港只有一點不三不四的性育,從來沒有「性品味育」,為甚麼同樣是裸體,會有至少三種層次的解讀?性器官圖像喚起甚麼樣的心理意識活動?在「藝術」和「色情」之間,在工業革命之後,攝影術一發明,為甚麼多了一樣「情色」作品,就像資本家和無產的工人之間,後來多了一個馬克思做夢也想不到的中產階級?香港自稱「國際城市」,育在這方面,是一片愚昧的空白。中大學生報的「情色」內容,除了分不清甚麼叫情色,也不懂甚麼是人類共同的價值觀。人獸交和亂倫,都是人類普世價值的底線,因為這是人和禽獸的基本分別,姦屍更是另一條底線,因為連禽獸也不會有這種行為,人類的文藝作品,可以「描述」這種情節,但不可以讚頌和鼓吹(例如在中國的史籍,講到漢高祖一類皇帝,出生前據說他的母親夢到被一條蒼龍青蛇之類的靈獸寵幸過,也是讚頌獸交的愚民育)。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也有亂倫的情節,但當伊底帕斯王知道他的亂倫行為,懊悔不已,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以自懲,這就不是對亂倫的鼓吹和讚頌。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問卷」,提到獸交和亂倫,態度不夠成熟,他們以「言論自由」抗辯,雖然不當,但不是甚麼大不了的罪過,只是「調皮和生厭」(Beingnaughtyandnasty),最多只是頑童的惡作劇,與哈佛耶魯學生報的同類色情刊物相比,程度低一級,但也不須校方氣急敗壞出頭「譴責」,一個成熟的社會,冷眼旁觀,自有公論。

中大當局的態度,把大學生當做小學生來。社會輿論也把幾個大學生的行為列為「不道德」,殊不知華文「道德」二字,一百年來,成為打壓年輕人的異己思想創見的武器,這兩個字有點發了臭,耐心讓大學生知道,人類有些共同價值觀,是不論愛斯基摩人、阿拉伯人還是中國人,都不容許的,就大方得體得多。硬要處分學生,是大學當局跟隨輿論反應慌了手腳,缺乏判斷能力的表現,反應過激,學生當然也不甘示弱。明明是一個愚昧的育制度下的一段小插曲,一件惡作劇,很容易就升級為另一場政治風暴。就像荷李活電影《巴別塔》:在第三世界的摩洛哥,兩個小孩在玩弄一柄由日本遊客轉贈的獵槍,在山頭胡亂槍擊,擊中了旅遊車上的一個美國女遊客。事件經傳媒渲染,變成另一宗拉登恐怖組織的襲擊案,白宮大怒,升級為外交糾紛,摩洛哥政府不敢怠慢,派出軍警圍剿,最後,玩槍的小孩死於流彈,死在父親的懷抱中。這個小孩至死都不知道:獵槍是日本遊客留下的,他的子彈打中了美國的旅行車,他至死也不知道美國人一拍桌子,摩洛哥政府就要發抖,在所有的偶然之中,有其必然的深層原因,不知道他其實是死於一個貧富懸殊、不公平的霸權世界。

中大學生報的「情色」內容,不過是《巴別塔》那兩個小孩亂開的幾槍。他們說,沒想到會引起如此大的社會反應,正如《巴別塔》的兩個小孩,也不明白為甚麼玩玩槍就引起白宮的關注、CNN新聞的全球轉播、摩洛哥軍隊的大圍剿。《巴別塔》的編導,寓意甚深,想指出這是一個愚蠢的世界。喻諸中大學生報的大風波,自稱為「國際城市」的香港也一樣。

5 Responses to

  1. D_CHEE

    本人很少留言,更非中大生,只是路過的英倫人,但看過你的見解後,只覺得英雄所見略同…..

    香港平均兩日就有一偷窺狂被捕,當中更有知識份子,什麼博士生,什麼名學精英等,但最後一定因”良好品格”而逃之夭夭,可悲…..中大學生報被評為二級不雅刊物,那知識份子們,應被評為什麼???

    Reply
  2. 陳大文

    hi D_CHEE,英倫人啊,很正啊,住在哪?可能我也快要到英倫走一轉for 旅行,也許london 吧。

    這個香港是病了的了,很坦白說,我已經是政治冷感已經對社會時事不是十分熱心,但是每次給我留意的報導,也只讓我知香港真的愈來愈可怕。

    Reply
  3. D_CHEE

    我來自修咸頓,在於個人原因,不能再留英生活,今年畢業後便會回港就業,對此感到焦慮,只能輕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Reply
  4. damon go travel ar…?

    香港近期玩白色恐怖, 我超驚
    打壓過後唔知會變成點
    (you know, hkgov興咋唔知扮冇野, 過左海就神仙, 等風頭火勢過哂, 香港人就唔記得, 成功打壓)

    inm 有篇寫色狼阿尖子批評得好. 我估計以此環境底下陳易希去xx都冇事(對唔住啊陳易希,比喻比喻)

    而留言版post link都會死

    香港既坊間同網上世界都好乾淨啦 乾淨到令人抖震

    我又想起1984

    Reply
  5. 陳大文

    D_CHEE

    世途險惡
    祝安好:)

    愚子
    未來掛
    講下o者:P
    香港係要有文革架啦
    我真係覺得香港而家勁恐怖

    Reply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