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我

呢個世界有好多種唔同生活同思考方法,我明白有好多人係走溫和派或是認命派覺得係咁架啦,你遊行抗議都冇用。

我呢幾晚諗來又諗,都係教育的錯。我地睇歴史,但學唔到歴史的精髄。我地坐享今日的文明,但沒有明白到今時今日的文明係點樣得來。我地讀到歴史上人民如何推翻暴政,但沒想過其實今時今日暴政就是在我們生活上的社會上。我地讀到以前的人點會有辛亥革命,點會有十月革命,點會推倒柏林圍牆,但冇諗過真正動手推動暴政的除了是那些策劃的人外,就是人民本身。我地讀到以前有多少不合人道的暴政,但沒諗過其實如果冇呢d 人出來改變社會,我地今日會有今日的文明?沒有推翻滿淸政府的話,我地未係滿淸人呀。

我明白,我地好多人愛國,但卻學唔識愛國與愛黨的分別,學唔識點分辨國家nation與nation-state的分別。所以我地用愛國想法去包容腐敗的政府,唔明白其實一個國家唔係由個政府呢個組織出發的。這種愛國情緒,只變為愚忠或愚孝,去縱容自己的政府做出一些不公義的行為。

這幾天心情很低沉,我在問自己,我何時變得那麼對政治有興趣?原來不是,我對政治仍然沒興趣,但我只知道其實這些議題,是不能置身事外,是與自己息息相關的。

我不責怪那些一世人都沒有為社會甚至自己站起來去為正義(或正確)發聲,對抗惡勢力的人。我卻痛恨他們不敢不感激,更敢對為社會公義站出來的人冷言冷語甚至用言語誅伐,間接支持惡勢力。那些在常常說一些人搞搞震的人,不如問問你自己對社會作出過什麼貢獻?

突然又這麼感傷,全是因為香港已經到了一個水深火熱的地步。站起來吧,香港人。星期日特首選舉,企出來吧,你還接受得了這樣一個腐敗小圈子制度?你忍心看得了一個根本是接近極權統治手法的狼或是一隻只懂飲紅洒的豬去統治香港嗎?

Only one comment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