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要光環,還是要民主要重整香港?

halo

每每看到那些左膠泛民人士,面對政府暴權他們不會上火批評,講幾句便轉個話題;相反每每面對同路的抗爭者,他們卻每每七情上面,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鬧爆那些「衝擊」、「激進人士」。

然後他們會說,這樣做就錯了,這樣做就出師無名,這樣做就拉跨運動,這樣做就令我們不再站在和平理性爭取民主的道德高地。確實,說到尾,其實香港很多人只不過想佔領「道德高地」多於想幫香港爭取民主,盡是在想如何可以在鏡頭在市民在學生前如何理直氣壯說自己道德情操高尙所於想幫香港刪洗所有中國赤化的禍害。

講到尾都是光環累事,說到尾都是面子緊要,站不住道德高地,一旦革命失敗,那他們亦再不能威風地講他們如何光勞地抗爭失敗,如何和平理性地撤退散下更多的民主種主,喚醒更多人心。相反,保持和平理性,事件最後成或敗,他們都是人民英雄,如何著數?

呸。任何革命任何歴史事件,都是沒有預演沒有固定劇本的,任何變數——是「好」是「壞」——都是能夠推進運動的。這些左膠泛民每每能變先知,預先知道某些行動是無效,其實他們都是坐時光機的嗎?還是,只要不按照他們華麗理直氣壯的抗爭方式,那他們就更應被消滅?

想不透,警察暴力我不見左膠這麼用力去批評,要與警察劃淸界線。相反,有抗爭者用自己前途生命去抵押,去嘗試為行動出一分力,最後還被捕,反而,卻還到所謂的「同路人」猛力遣責?

道德高地上的光環確實遮蓋了良心理智。


This city has dragged us down

soforlornsome

稍稍前看到BBC 4由Jeanie Finlay執導的Sound it Out documentary,講述一間在英國東北部的Stockton On Tees的獨立唱片店。當中看到由唱片舖到人到城市到到音樂的故事,是很精彩的紀錄片。 (more…)


A letter to BBC, from a hopeless Hongkonger

hk

圖片取自香港不合作運動

其實寫信給國際傳媒不是第一次。但是,再傻再沒結果的事也要繼續做。我再花了一點時間寫上這封信給BBC。以前沒有公開,但這次覺得一定要留底公諸於世,讓網絡記錄下來⋯⋯不熟政治及法律用語,當中用字或有問題,請指正,謝謝。

To speak on behalf of the majority of Hongkongers who have been pursuing freedom and democracy for decades, I am writing to urge the BBC to expend the coverage on the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in order to make the world aware that China has been maliciously handling Hong Kong just like what they have been doing to Tibet. Frankly, we have been, continuously,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e BBC and the likes of the prestigious international media for failing to cover the gradually deteriorating human right and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more…)


冰島電動墨西哥

Mexico_Cover

跟朋友說起,原來這個夏天意義重大。意義重大的時候,總是特別多事發生,意外地,幸好,都應是好事。

意義重大,離不開改變——不過,我是很矛盾的人,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喜歡改變。說起改變,我總想起海洋,因為海洋就是改變,這是我從小說裏看到的,自此亦成為我對改變,或是海洋的聯想。我其實,很害怕改變,但你選擇不了改變,這是由改變選擇你,這才是改變的真正義義吧。
(more…)


你不用討厭政治,政治又與你何關

noneofyourbusiness

就算在有民主的世界,很多政治遊戲還是由不到你來理會,何況在香港?這個腐敗沒有良心沒有基本常識的地方,大家都要愛中國的時候,割什麼地又有什麼關係?因為這就是本身預定要上演的了,你一日在這個制度內,你還只能夠繼續忍受,忍得幾耐我唔知,但我幾相信香港人真係好捱得好好忍的,捱到死果日都應該仲忍到,獅子山精神嘛。 (more…)


聰明與否,與你何關?

17mai

長,長工,人生第一份長工,終於打完。沒有工作的日子,最重要的還只不過是沒有錢。其他的,其實是更多的機會吧。這個世界是很迷惘的,世界看似很大,其實世界真是很狹隘的,包括你的可能性與及機會。這些看得到,又或者是,看不到的機會或可能,其實存在與否,還不過是在乎它們是否存在在你的眼內及腦內。很多時候,最終,或者,你會發現這些那些不過是僅存在你的腦內,眼內,最終不過是泡泡,發現後,或者不過是再嘗試再吹出一些泡泡吧。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