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盛夏

IMG_1320

冬天長,夏天短,這年過首個「工作夏天」,意思即是放假多過工作,旅行多過在家,也不知有多久工作那麼少了,包括一切所有東西。

這個夏天熱,但不夠Pokemon Go 的熱潮熱。週街週巷都是玩Pokemon Go 的人,什麼人都有,一家大細尤其sweet,又或是那些身體較大的人也真正動起來,實在厲害。我也因為這樣通街走及踩單車四處走,今天踩了人生四小時的單車旅程,終點是海岸,天氣酷熱,一身臭汗,就這樣跳下水——我也沒有想過Pokemon Go 會令我突然間這樣活躍健康,一切一切都必然好像美好了——我忽然把所有那些恐怖襲撃ISIS BREXIT 全部忘掉。

盛夏將完結,然後又冬天。活著真好,是嗎,至少我們有pokemon go 這樣出色的設計,或者世界上除了大自然外,就是人類的發明。

在碼頭臨跳落水的時候猶豫了一陣,看著側邊的小朋友在緩緩由梯級爬上來,再看一看光得看不見的太陽,我想起

Confront what you are afraid of

噗通。


過去的未來,現在的過去單軌空中列車

Safege-2

在Traffaut 的Fahrenheit 451 中,𦺣其中一最令人深刻的一定是當中的空中列車。我睇時仲不斷諗六十年代,佢地點樣可以做到呢個特效?模型嗎?電影不是在London 拍嗎?原來,這個空中列車是真真確確存在,而這個場󼐽是在法國當在SAFEGE試行時拍攝的。

活到老學到老,以前從未見過空中列車(Suspension Railway),現在見到原來已是六十年代的科技時卻大為驚奇。據本人睇Wiki 了解,現今世上只剩五個空中列車,SAFEG賣到去日本,所以日本有沿用SAFEG科技的日本千葉市的Chiba Urban Monorail及湘南的Shonan Monorail,而千葉市的Chiba Urban Monorail是全世界最長的空中列車,總共有15.2km。

而徳國的Dortmund 及Düsseldorf亦各有一架,前者在University of Dortmund 及 Düsseldorf Airport Skytrain,是Siemens SIPEM,規模較小,都在𡦼八年代啟用,稱為H-Bah n(“Hängebahn”即 “hanging railway”) 。

最後一個是在美國Memphis的Memphis Suspension Railway(或稱Mud Island Monorail),八二年啟航,只有兩站。

印度早前亦有空中列車試航,但可惜當中發生意外有死傷後,經過改良後亦無結果,最後印度公司放棄整個設施。而同時中國大陸亦正與徳國的SIPEM在商討在某些都市採用單軌空中列車。

空中列車是無人駕駛的列車,乘坐沒人駕駛的快車,很未來,但原來卻是過去科技。在城市的空中行駛實在太過超現實,很久沒有什麼特別「景點」想看,突然間很想看齊世上的五個空中列車。


Rummu Karjäär詭異的壙場監獄游泳池

rummu

這幾天奧斯陸的天氣竟然到達record high 的三十五度,我就是不斷在出汗,沒有心情工作做事,有如重回香港的感覺。

再看新聞,挪威竟然接到恐怖襲撃的警告。今年世界真的很亂,難怪大家都覺得現在根本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world peace is indeed none of our business。 (more…)


Uskumatu! 愛莎尼亞Estonia

balticsea

去愛莎尼亞一直是其中一個必定要去的地方,尤其是認識了幾位愛莎尼亞朋友後,就更加沒有不去的理由。

愛莎尼亞是Baltic 小國,不認識的會將它概括為Baltic甚至東歐,但其實愛莎尼亞卻很不東,因為愛莎尼亞除了被俄羅斯及蘇聯侵佔過外,它亦被瑞典、丹麥及德國統治過。更重要的是,Estonia 是Baltic 中最北的國家,比Denmark更北,與瑞典及芬蘭是鄰海國。由Helsinki 乘船到Tallinn不過兩個半小時,所以兩地交流甚密,尤其是芬蘭物價屬歐洲高消費國家,所以芬蘭人有乘船到Tallinn 購物的習慣,當中更市井的傳統就是在船上大吃大喝,所以船上你會看到不少醉酒芬蘭人。 (more…)


收起雙腳,單車遊Amsterdam

amsterdam2010cover

原文刊於馬來西亞雜誌 NUYOU 2010年 題目【腳車建築行】

荷蘭地方不大,然而其千六萬的人口卻使她成為西歐人口最稠密的地方。除了人煙稠密之外,這個小小的西歐國家一點也不「小」。無論是銀行界的ING、電子界的Philips或是藝術界的梵高及Piet Mondriaan,,全部都是世界頂尖而且最為人所熟識的名字。然而在這宏大發展的背後,這個富庶的國度又保持著莫名其妙的低調,在國際舞台上不愛搶風頭,只在國家政策及法律上以實際行動來贏得尊重,並帶來全世界最尖銳最前衛的決定,無論是公平對待同性戀,抑或是安樂死的合法化,都是帶著荷蘭的大膽本色在世界上先行出現的。 (more…)


迎向,我的深藍色

bilde (8)

深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今天上的這班火車,正正亦是深藍色,更與深灰色交間,這個色調彷彿就是我內心的顏色,又或者,這不是我內心,而是我本身的顏色。 (more…)


Blackpool,就讓我們被遺忘在這個wasteland

11588963783_5a4c50c76e_o

School Girl 你好,很感謝你的留言。介紹音樂的衝動已很少了,但看到你這樣一說我就會傻傻地繼續做多一點吧。畢竟我做我喜歡的事,不是人人都喜歡我做的事。有時覺得在這樣堅持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是很累人的,這時常都是一種力量角力,又或是與自己的角力。寫東西常常都是一種很掙扎的事情,雖然說你是喜歡寫——不論有沒有人看又或是有沒有反應——但說到底反應或回音都是一種健康的互動,是能夠推動自己寫更多或更用心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