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與否,與你何關?

長,長工,人生第一份長工,終於打完。沒有工作的日子,最重要的還只不過是沒有錢。其他的,其實是更多的機會吧。這個世界是很迷惘的,世界看似很大,其實世界真是很狹隘的,包括你的可能性與及機會。這些看得到,又或者是,看不到的機會或可能,其實存在與否,還不過是在乎它們是否存在在你的眼內及腦內。很多時候,最終,或者,你會發現這些那些不過是僅存在你的腦內,眼內,最終不過是泡泡,發現後,或者不過是再嘗試再吹出一些泡泡吧。

或者年輕一點的時候,我會是更加緊張與擔心吧。但人活到這年紀,經歴過的,已發現什麼都不算什麼了,再差勁的,還不過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其實,還更舒服吧。根本,我,本來,就是什麼都沒有,執著有的什麼,有時還很累。當然,執著曾經有過的什麼,實際上還更累。不過,人就是總喜歡執著在那些曾經有過的總總,有些人很聰明,總找到一個理由去忘掉曾經擁有的,又或是懂得怎樣去把現在變為過去,認為人生就應該是這樣子,沒有東西是永恒的,要過去,要運行的,就要忍心去運行。說得很對吧,這不過是一把冷冰冰的刀,狠狠劈在你的心砍內。對的,這就是人生了,過去的讓它過去吧;而你,你不夠醒目的,唯有繼續活在不夠成熟,不夠聰明的世界。而這種世界,是永遠不會改變的。有些東西會改變,偏偏這種世界,是屬於我們,由始至終,都不會改變的,因為我們就是不夠聰明,不像那些人,很聰明。

沒有工作,沒有錢,我卻在眼內隱約看到一些可能性,隱約到一個我幾乎看不淸的程度。我不知道,我本身就不夠聰明了,但至少我還是聰明到一個程度,知道這些映象可能最後也不過是一些沒有用的可能。但是,我還是選擇,愚眜地,追隨吧。

二百年,四年,三年,年半了,就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日子與矩離,過去了。

Oh oh, you poor little fool
Oh oh, you fool


摩式青春撞上奥斯陸

來自Ålesund 的Tellef Raabe推出最新單曲EP《The Smith’s Friend》,顧名思義,就是一首向The Smiths致敬的作品。單聽音樂,很容易誤會這是瑞典indie pop ,因為這種淸爽的電結他風格的indie pop 明明就是更瑞典,挪威較少出產的;加上Tellef Raabe的發音咬字很較瑞典,怎知道,原來是挪威啊。

當然,作為一個heavy the smiths’ listener,我當然知道這首歌詞中的所有references 吧(不如你都試試找?有The Smiths的九首作品,十個references,大部份都很易找的,或者b side 的兩首會較難)。Tellef Raabe被問及對Morrissey有什麼意見,他說「he has beautiful hair」,去幽Morrissey一默,哈哈,可見他真的是The Smiths’s friend,沒有呃人。

當然這首由Young Dreams的Njål Paulsberg 製作的單曲,既well-produced、good mixing and well layered,而且那個結他與及那個電子聲,再加上Tellef Raabe的沉實低音,很難不喜歡的;不過,更令這作品有趣的是Kim Fjeldberg執導的MV,找了三個「Normcore(其實很討厭)」女生-其實想起Haim-來上演了一個Oslo 版本的Skins,這種青春這種反叛這種壞,確實在奥斯陸不易看見,這個MV卻呈現了這個不真實面貌,蠻有趣的。

Tellef Raabe – of Smith’s Friends (Official Music Video) from Tellef Raabe on Vimeo.

I’m of Smith’s friends
A charming man, well that depends
On a bicycle with blindfolded eyes
The smart dress was, all a disguise

How soon is now? I really can’t say
but I like it here, can I stay?

Heaven knows I’m indifferent now
But my mother told me you reap what you sow
The headmasters ritual was the anthem of the tall
But frankly, it meant nothing at all

How soon is now? I really can’t say
but I like it here, can I stay?

You told me to never forget
the songs that make me smile
But the songs that make me cry
are more of my style


新音樂,新未來

生活有時真的很悶,要推動生活,離不開用新音樂來推動。有好音樂的一陣子,心情特別興奮,一陣子沒有出眾音樂的話,通常都覺得悶悶不樂。認識新音樂亦有點像上堂學習一樣,習到新東西,除了覺得人醒了點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獲得了新知識,成為你生命的一部份。

最近才認識挪威的Label Brilliance。原來,Brilliance Records 早已around 一陣子,更有自己一早認識的樂團,不過,一直只識樂團而不懂唱片品牌,有點苯。最近Kaja Gunnufsen就是很成功的act, 女版nerdy 簡約電子音樂,加上她的爽直個性,令她在挪威的indie scene 的反應很好。其他他們新簽很典型北歐很空靈像sigur ros 的Novo Amor(他其實是來自Wales)或已成立一陣子的synth pop電子樂團Tog,都是很好聽的單位。Brilliance 的brilliance 在於他們簽的樂隊的種類很不同的,但每每質量都很夠,同時他們亦很積極找新acts,亦是label 的獨特之處。

不過,這次重點只說個人最喜歡的Leif and the Future。基本上Leif and the Future 是一隊將八十九十年代電子或New wave樂團如New Order, Duran Duran, a-ha到Krautrock等以很廿一世紀的手法呈現,你聽得出你所有喜歡的樂隊的最好聽的聲音,由Joy Division到 the Cure的精髓,你全部聽到;同時︳你又可以聽到樂團較反正統的手法把傳統的pop song structure重整,再以十分出色的混音、錄音呈現。像全碟最pop最catchy 的《If You Want Me》就是一首如果你是聽開這類new wave樂團不可能不喜歡的作品,過度位聽到The The的經典《This is the Day》的accordion ,有點神來之筆感覺。

又或是另一首由很Krautrock到很深邃的22。


十六歲,笨拙,怕醜

半杯水,大家就講得多;半個人,其實亦係一樣成日講。「找生命的另一半」不知從何處源起,其實諗返轉頭,好羅命。結婚就是找另一半,然後你才是一個人,才是「完整」。倒是在想,離婚又點計?結過幾次婚的,又怎麼計?香港人還是在一個很感情用事的氣氛裏頭,將很多事情都變得很神聖很浪漫——當然,我不否定這世界很多東西都是很神聖亦很浪漫,但是,過份浪漫只會令很多事變得不設實際,亦變得自我澎漲得令人噁心,做什麼都好像為著全世界而做,唱歌如是寫文字如是,在香港,光環真是處處有。

像林夕為梁漢文寫的《半邊生命》,就是一貫林夕填寫的那種完美美麗的浪漫結合,有趣地呢首歌搵左楊千嬅來做旁白,成件事就好配合,因為近年楊千嬅的歌完全都係呢種意識形態。像楊千嬅那首A MUSIC黑歴史年代的《原來過得很快樂》,亦是在寫這種廢話,是《再見二丁目》甚至是楊千嬅一直音樂persona的一個極具腐蝕性的徹底失敗延續——講到尾,原來一個人總是要靠另一個人來證明她或他的存在價值,很婦嬬好婆媽;同時亦製造那種找唔到「另一半」就係失敗者,唔夠有「另一半」的完整完美,hey, come on。呢個世界乜都係比賽,夠了吧?這亦令我諗起Bridget Jones’s Diary 她被同枱朋友取笑的一幕,「結了婚的人」就直接在整個意識形態裏頭成為勝利者,自以為自己已經抵岸,可以站在高處望遍還在沼澤掙扎的那些「半個人」。

這種主流主導的價值不是香港獨有,但是在香港主流社會卻是只有一種聲音,一種可能。當然,這讓我想起The Smiths 的歌曲Half a Person。同樣寫「半個人」,Morrissey就寫出了另一個故事,另一個人生觀。

十六歲,笨拙,怕醜,就是我的人生故事。六年人生,換來是五秒的乞求;苦苦追求,只不過想做你的狗。

Half a Person

Call me morbid, call me pale
I’ve spent six years on your trail
Six long years
On your trail

Call me morbid, call me pale
I’ve spent six years on your trail
Six full years of my life on your trail

And if you have five seconds to spare
Then I’ll tell you the story of my life :
Sixteen, clumsy and shy
I went to London and I
I booked myself in at the why…W.C.A.
I said : “I like it here – can I stay ?
I like it here – can I stay ?
Do you have a vacancy
For a back-scrubber?”

She was left behind, and sour
And she wrote to me, equally dour
She said : “In the days when you were
Hopelessly poor
I just liked you more…”

And if you have five seconds to spare
Then I’ll tell you the story of my life :
Sixteen, clumsy and shy
I went to London and I
I booked myself in at the why…W.C.A.
I said : “I like it here – can I stay ?
I like it here – can I stay ?
And do you have a vacancy
For a back-scrubber ?”

Call me morbid, call me pale
I’ve spent too long on your trail
Far too long
Chasing your tail
Oh…

And if you have five seconds to spare
Then I’ll tell you the story of my life :
Sixteen, clumsy and shy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Sixteen, clumsy and shy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of my life
That’s the story…

同場加演,笑一下。


Britpop 「國歌」Common People

BBC 6 Music 叫聽眾選出Britpop Anthem,結果,其實幾正路,由Pulp 《Common People》得第一。

Pulp《Common People》的成功象徴著Britpop年代的高峰,歌頌「普通人」,有很多重意義,是一隊原來玩了很多年的一隊Indie Band Pulp 終於在商業上取得大成功,見證著英國各地indie scenes湧入主流;是Brit Pop的「做自己」,indie精神的pinnacle;是來自英國工業城市Sheffield,一個在英國人眼中甚為落後灰暗的城市孕育出一首屬於草根階層的軍歌;是有art school background 的流行音樂的主流成就⋯⋯

本人有幸看到Pulp 之前reunion的演出,亦算是人生其中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最高點,心情好了幾日。Jarvis Cocker 台上演繹的「狂」,不是那些普通歌手的acting,而是來自他本身的性格及文化修養,記得一首一首他們的大作響起,台下的觀眾已經興奮得跳到顛了(這亦有別看Blur,Blur的歌因為編曲的twist,通常有種Karaoke 元素,感覺似是大合唱多於Pulp 作品的那種一鼓作氣的編排)。而到到《Common People》,當然唔駛講,現場已經癲左。

好了,《Common People》一定是Brit pop anthem,那如果要我選其他,我又不知會選那幾首⋯⋯我諗,Blur 《Parklife》,Blur《TracyJack》,Pulp《Do You Remember the First Time》,Longpigs《She Said》, Suede《Animal Nitrate》,Suede《So Young》,Ash《Girl from Mars》,The Divine Comedy 《National Express》,Catatonia 《Road Rage》⋯⋯⋯⋯

最後係William Shatner的cover。

Pulp @ Øya Festivalen

Blur @ Øya Festivalen


身在何處亦避不了英倫憂愁

說到Britpop,不如說所有英倫搖滾,多是充滿著working class平民的情感,渺小,不被重視,那種無奈不安的感覺與主題,全在英國出產的搖滾裏見証。記得有個澳洲朋友沒有怎樣聽過The Smiths,他劈頭一句就是,又是你們(當時有英國朋友在場)英式壓抑傷感音樂吧?

這兩天的天氣都很陰暗,那陰暗連申到朋友的黒暗宇宙,他,仍然沉醉在他自製的煩惱當中,日復日,重覆又重覆,說起來,他已在這狀態接近半年,在同一種傷感的泡泡中翻來翻去,在想像的黑霧裏徘徊停滯。作為旁邊的我,我沒有意外,我們雖是兩個荒島,卻同樣聽見此起彼落的瘋狂鳥聲,同樣在驚濤駭浪過著每一天。我沒有意外,亦沒有意見,更加不想多說一句,因為我們都是荒島,我們在同一個宇宙,卻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裏,再尖叫,還是傳不到我內心最深的一隅。這就是世界的定律,這就是世間的定理,這就是我們改變不了的現實,無奈,沉悶,重覆,但仍然繼續。

Inspiral Carpets from Manchester, 1990, This is How It Feels.

Black car drives through the town,
Some guy from the top estate
Left a note for a local girl,
And yet he had it all on a plate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Husband don’t know what he’s done
Kids don’t know what’s wrong with mum
She can’t say, they can’t see,
Putting it down to another bad day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廿年Brit Pop,廿年的我

這幾期都在聽電台在宣傳Brit Pop廿年的紀念活動,話咁快,成長時聽的音樂已經廿年,那個重要的Brit Pop時期,那個全個英國的樂團都在取得主流成功的年代,那個從Kurt Cobain逝世開始由美國音樂手中搶回主導地位的英倫年代⋯⋯原來已廿年了,我在幹過什麼,現在又幹什麼?

這個Brit Pop高潮,彷似是由兩年前開始,在音樂節終於聽到Pulp Reunion的演出,敢說Jarvis Cocker的演出是人生看過最精彩的演出,跟著上年再在同一音樂節同一個台看Blur,又好像完成了記憶上一些情義結,畫了一些情感上的boxes。其實,基本上大部份Brit Pop時期的單位都是我喜愛的,不過,要數早期自己發掘的,就一定是Catatonia。

我總是與來自Wales的樂隊特別投緣的,或者是我喜歡他們的accent 吧?我也不知道,Catatonia 的首張專輯【Way Beyond Blue】是我最喜歡的Catatonia,最維持著indie guitar sound的一張,很down to earth,很好聽。除了《Lost Cat》,最喜歡的就是這首《Infantile》(youtube 的播唔哂成首,我轉播《Dream On》)。

同時這邊廂又因為聽楊千嬅的新派台《來生舞》聽得很納悶,好坦白講,我真係冇期望,但冇諗過佢「返返華星」後又整返呢類所謂的「市場大路歌」,再納悶的原因,係因為香港市面上再多的都係呢類「市場大路歌」,首首一樣,好無奈。當然,更納悶的是,就算當中有于逸堯的參與,還是抵不過舒文悶到XX的格式化美學,我無言。

廣東歌的情況,就好像製造左一個懷舊深淵畀香港人,因為新的廣東歌真係好爛好爛好爛,冇首好聽冇首記得。記得那個成長年代有幾個香港音樂人是自己由佢地未紅時已經「力捧」,到最後每個都順利跑出紅起來,唔係冇原因的,確實佢地係talented,而今時今日,香港樂壇的talent 又去了哪?

陳輝陽,確實係呢廿年來香港最talented 的音樂人,《K歌之王》年代前的陳輝陽,基本上每首作品都出色有想法的,包括他的高峰《抬起我的頭來》,確實是香港音樂其中一個最淸新創新的音樂創作。

香港的音樂狀況就如香港的政治與前途一樣,令我感到好納悶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