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先生跟我們都在重覆著昨天

自從知道其實你不必對食品的「Best Before Date」認真後,我真的就對所謂的過期食品很放心,確實一直都沒有出錯過,吃落口,一樣好吃一樣正常。不過,或者,其實其他沒有過期日期的東西,就更易過期吧,尤其那些,明明是跟足你一世的東西,那種感覺,那個纏繞心頭的一陣微微的悸動,都隨著時間而流走。

我小時候迷過很多樂隊,以前不知道音樂也有一個時限,不是說往後再聽音樂變差了,只是,聽到的聲音就是不一樣了。EELS,又或是MR. E,又或是 Mark Oliver Everett,他就是小弟成長時其中一隊本人最喜歡的樂隊。Mark Oliver Everett的歌詞總是帶著陰暗面,他的家人相繼離世,影響到他的作品多提及生命及死亡。

小時候很愛聽EELS,簡單直接,沒有多花巧。不過,真的很久沒有聽EELS了,聽到他將會出新碟,新作《Mistakes Of My Youth》在電台播,歌曲有關回望過去的坦白直接歌詞卻令我再次有重溫EELS音樂的衝動。不過,再聽後,感覺卻不一樣了。

當然,我不是說這種口味不會改變,就是在這個時候再聽,EELS已經不是那個我以前著迷的EELS了。不過,新作《Mistakes Of My Youth》依然令我感慨,就像是要離開前的說話吧,很唏噓吧。

「there’s no way to get around it,
I’m not the younger man.

I keep defeating my own self,
and keep repeating yesterday.
I can’t keep defeating myself,
I can’t keep repeating, the mistakes of my youth.」

這又讓我想起Bob Dylan的《My Back Pages》,
「Ah, but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I’m younger than that now.」

逝去的都已逝去,一切都會逝去,吧。找不回,就找不回了,也許,就是有機會,會回來。

EELS – Mistakes Of My Youth

在日後漸老的日子來臨前,
我要重看我的路。
我知道這不會是太遲吧。
所有我說過的蠢東西,
和所有我曾經傷害過的人,
我希望這不是我的命運,

去繼續打倒我自己,
和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在漆黑的夜裏,我或者
可以令自己在想
我仍然是一個年輕人。
但是當光線照下來,
這就沒有其他兜轉,
我不是那個年輕人了。

去繼續打倒我自己,
和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這個選擇是我自己的
去為自己創造一條更好的路
我選擇的這條路,
正在向沒有出路進發,
但是這不是太遲去轉過頭來。

在最後的時刻
我希望我知道我可以嘗試
去做我可以的

去停止自己繼續打倒自己,
和終止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Kate Bush 怪聲怪舞始祖

很奇怪的,明明Kate Bush 三十一年後「復出」重回舞台是音樂圈一大事,但面書上的音樂朋友幾乎一字不提,或者這樣吧,在香港或台灣Kate Bush 從來都是沒有地位的,愛聽「實驗性」的女唱作人,都只會推Bjork而不會提起Kate Bush。

不過呢,其實Kate Bush 正是女唱作人的始祖,不少女唱作人包括Bjork 亦多次表示她受Kate Bush影響,其實單係將表演藝術同實驗音樂結合就知Bjork同Kate Bush 係坐在同一條船吧。雖然Kate Bush風格怪誕,但她在英國卻是入屋的地位,一九七八年的首支單曲《Wuthering Heights》就即怪聲怪舞打上英國細碟榜第一位,那年她只不過十九歲,亦是首個女歌手以自己創作取下單曲冠軍。然後,她有一系列hit songs,像《Babooshka》及《Running up That Hill》都是入屋大熱作。我只是感到奇怪,為何香港的音樂迷都不怎樣迷Kate Bush?當然,我是知道原因的。

當然了,好了,這個星期五她的London live 就會開售了,大家都估計應該會迅速賣哂。希望買到一張飛吧。

最後送上Alan Partridge 的Kate Bush Medley,笑死。


北歐灰啞的天,變動的心

中學年輕時,還對世界充滿好奇,其中讓我窺探這個世界,以為這個世界有著不可思議的美麗樂土的,就是瑞典的Indie Pop。由The Cardigans或Wannadies的開始,就聞到這些流行與當時的Brit Pop的不同;跟著瘋狂地聽瑞典indie pop,就是在香港避世之道,幻想著遠方北歐的淨土,森林,原野一片、雪地茫茫,加上Ingmar Bergman等導演的影像幫助,瑞典,就算真實世界不是完美,至少在心目中,仍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地方。

當然,現在年紀有返咁上下,我聽瑞典獨立流行的時間比往時少了,觀感亦有不一樣了——但是,仍然無損瑞典獨立流行的精彩。

八十年代出生的香港音樂迷,其中一頁一定會是到Zoo或The Panic (89268) 搜尋Labrador廠牌的那些淸新音樂,Edson、Club 8或是Wan Light。這些音樂幾乎已成了回憶的一部份,但今日竟然聽到Wan Light的Krister-Svensson的Solo作品,今年䈾後就會推出最新專輯。

Wan Light的唱片,我還記得我是最後在瑞典時在二手店用二十元買下的,今時今日,唱片亦不會這樣買了,這就叫長老了。那個年代,是電子的小情趣,這個年代,Krister-Svensson玩的則是直接原始的音樂,依然觸動人心。

Wan Light,亦是本人最喜愛的Orange Juice 的出色單曲,灰灰的天,全是這麼迷人。

延伸閱讀︰
Dark lands: the grim truth behind the “Scandinavian miracle”

‘The grim truth behind the Scandinavian miracle’ – the nations respond

CHANNEL 4新節目SCANDIMANIA


載我回家或載我到什麼地方都好吧

bilde (2)

呀不好,呀,我又趕不上尾班電車,我又再掃了朋友興,呀,頂。

我只想回家睡在床上,我想淸醒一下頭䐉。我不再想像有這樣的死樣,不想再感到這麼的絕望。

我再掃了朋友的派對興,朋友說「喂,你太靜了」,或者,我是吧,或者我是。

現在在中央車站,我沒時間去有耐性,我想回家,但同時間,我又不想。

黒色的士,黒色的士。黑色的士。

我聽過所有那些故事,有關黒的及他們怎樣駕駛,
上他們的車或者我會無命回家。

又或者他們會是變態殺手,但是今晚我真的懶得理。
所以我只說將音樂音量提高,帶我回家或是什麼地方都好吧。

黒色的士,黒色的士。黑色的士。

你不知道任何東西。
所以請不要問任何問題。

你不知道任何東西。
所以請不要問任何問題。

你不知道任何東西。
所以請不要問任何問題。

只要提高音樂聲浪,以及閉上你的嘴。

黒色的士。


Dear Lincoln, 為什麼緊張?

忽然兩個週末都有朋友來訪,先是很久沒見的大學同學及荷蘭的添飯茄粉,然後到在瑞典裏遇見的英國男生及澳洲女生。或者算是有不少的輕鬆愉快時刻,但當自己停著不幹事又總感到無比內疚。實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太少的時間。

真的要好好的運動的,最近開始抽時間每週都跑一次步,之前做thesis的時候每週末都去跑,可以跑到兩分鐘四公里,但之後一直沒再繼續,花了兩三個月都再跑不到這時間。終於上星期我跑到了。Channel 4 有一個節目叫【Hidden Talent】是在找普通人的潛能,找到潛能後也不是就是在沾沾自喜的,最重要還是push your limit,衝破更多的界限。

我不知道呢。夏天很熱,但很快又會到冬天,然後我們又會在投訴一下這個冬天多冷,又或是一點都不冷,就像在埋怨你吃的食物還是那個味道,又或是你煮的某些東西仍然是煮得不夠好。我們都不過是這樣的重覆著重覆著。

好想像Kiran Leonard這個十七歲男生一樣再次年輕過。再年輕的話我會做不一樣的事。我不會浪費某些時間,又不是說是浪費,沒有東西是浪費的,但確實我又覺得有時有些東西是浪費掉的。


挪威毒男開心過暑假

6monthsis

夏天總是需要一些新的夏天音樂的——有時音樂確實是蠻functional 的,是嗎——這個夏天終於等到一張很夏日愉快的專輯,就是kakkmaddafakka的【Six Months Is A long Time】。

記得挪威Bergen的kakkmaddafakka嗎?那班唱無厘頭歌詞的「跳舞組合」,與Kings of Convenience 的Erlend Øya很friend 的那班kakkmaddafakka。新大碟繼續由Erlend監製。隊員原本以為可以一個星期完成大碟,怎知Erlend要求高,想這次他們的音樂達到另一層次,結果一做做了六個月。這就是唱片名稱的來源了。

全張大碟都充滿著像六七十年代的R&B、surf pop風彩,充滿著爽快可口的melody,與及那些一個又一個有關音樂geeks 的搞笑故事。像那些I am forever alone, I am just a mother fucker之類的自嘲,確實是挪威版本的高登情趣。

Roosevelt的《Someone New》Remix 亦很好聽。

BTW, 提多一次,我為長角設立了facebook page,我在那裏share 一些我懶得在這裡share 的東西,有興趣的請follow 。


夏天,啊呀,我唔想聽電話

peace-in-love-2013

夏天到了,這陣子是每天穿拖鞋的時刻。昨天經過一架Caravan,我在想,有天可以生活在Caravan 其實是寫意事,不過最好是可以大一點。還是需要空間大一點的。

這陣子要找房間搬,很煩,搬家,搬已經煩,還要去買東西,裝置新居更煩。煩的層面是關乎金錢時間及精神,是多重的煩。

夏天到了,這個夏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淸新音樂,好像沒有。最令我最開心的,反而是英國Birmingham的新樂隊Peace。聽了他們已一陣子了,debut album 【In Love】是一張很solid 的作品,每一個single 都獨當一面。有新世代的音色外,還有很多英㒢經典的元素。像這一首我認為是這個夏天的主題曲的《Lovesick》 ,就是聽到The Cure那些快樂調調的影子。

Peace說他們的作品是來自生活的沉悶平庸,尤其是他們做過一些派傳單的工作後,便更有此感覺。

確實,I don’t wanna pay the rent, I don’t wanna take the call, I just wanna lay down dead.這是夏天嘛, 這是另一種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