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2012奧運開幕禮革命,悶蛋不再

奧運開幕禮從來都是大放悶蛋之作,不是因為煙花不夠多,不是因為錢花得太少,而是從來這類型的全球性大型活動總有「要穩陣」的保守傾向,所以來來去去都是那些花招——夠大,夠多,夠震撼。上年北京奧運就將呢個遊戲玩一舖大,結果清一式被人認為是「Extravagant」,係人都知道你花了多少錢多少心力出來,不是不好,好睇呀,但最適合的形容詞就係extravagant,就像一個stunt,要給全世界看「我地中國係咁有錢而家咁勁」,正正貼近國情。

相反,英國經濟同世界影響力今時不同往日就係人都知。不過,呢幾年經濟愈差反而愈愛國,一系列的royal wedding 呀,The Queen’s Diamond Jubilee 呀,都突然間令到一向對皇室冷感的英國人突然團結起來。英國人亦勝在坦白,Danny Boyle處理的奧運開幕禮亦正正朝著一個不再浮誇的方向進法。佢咁講︰

“Beijing is something that in a way was great to follow because up to Beijing you can look back and clearly there was an escalation, the shows get bigger and bigger and bigger. And you can’t get bigger than Beijing,”

結果,佢整左一個佢口中所講好personal處理的一個奧運,亦令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定定睇奧運會開幕。對比起北京的機械化,Danny Boyle的處理就係好具人情味,首先一些細微位置就已經好貼近大眾的,例如將觀眾席加燈玩埋visual、安排好多表演者其實就係in the public, audience。同埋主線將英國歷史簡單地以play的形式做出,將活生生唔同階級o既人群成為主角。同時其中一最最最奇妙位係竟然我地係睇住演員將整個場地慢慢咁將地上的草地佈置移走,除了好poetic亦好symbolic外,你幾時會見到一個表演場地呢d人工式運作會變左表演的一部份?呢點係最犀利亦最表達到成個表演好有血有肉的一點,話畀你知呢個表演唔係哇一聲爆出來,係要由好多人一齊合力整出來,平時呢類唔被尊重亦唔會under spotlight等人走哂先做o既清場,竟然變成一個表演,真係好不得了。

再加上一系列映象同現場的交替,果種玩live 同recorded images的interplay實在玩得好過癮好神奇,將virtual同reality的並置玩得好爐火純青。我好想知道現場睇的觀感其實會點樣。

當然,一切都可能源於Danny Boyle係一個好人性化的一個導演啦。佢解釋原來佢接呢個job係因為佢十八個月前過身的爸爸,係佢爸爸帶佢進入奧運世界。尤其佢講到爸爸在奧運十八個月前過身,講「He didn’t quite make it」,好難唔令人感動。

artist主導,官僚免問

以往奧運的保守是正常的,因為上頭一定會落下司令話要咁要點要穩陣。所以Danny Boyle亦好強調,佢完全冇聽任何人之笛,佢多謝倫敦奧運主席Lord Coe點幫佢護航,令佢免受高官壓力,尤其係你諗到而家英國係由保守黨執政,佢地會有幾保守啦。

“We had no agenda other than values we feel are true. Not everybody will love that but everyone will recognise it’s true. There’s no bullshit in it and there’s no point-making either.”

講到呢度,唔知係我想像力豐富定係我真係好討厭中共,呢度簡直係正正摑左中國幾大巴。當年北京搞奧運搞到民間冇日安寧,為製造普天同慶景象不擇手段。今日英國搞奧運就話佢地只係想表達一d 佢地尊重認為係真的價值,呢d 未係國家開放的態度囉。你點會諗到danny boyle會有一part 係tribute to 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仲要將J.K. Rowling同peter pan 惡搞架o者?同時,NHS在英國本土尤其近幾年都受到大量批評,你就知道佢咁樣做係幾有GUTS。

唯一一屆的音樂開幕禮

當然,最重要係Danny Boyle係一個sensible的文化人,亦深知英國係一個文化國家。一個國家經濟財力國力有升有跌,但一個國家的文化藝術係永遠唔會磨滅,仲會一直流傳同積蓄的。Danny Boyle除了向英國電視電影致敬外,仲將英國音樂發揚光大。佢致敬的係fawlty towers等電視經典,而唔係Harry Potter呢類。你諗返哇,其實畀其他冇眼界的人主理,容乜易變左Harry Potter出來變魔術呢?

你幾時有諗過國家運動員代表進場會係咁輕鬆播住咁多出色流行曲?英國隊進場時播住David Bowie 《Heroes》,哇,真係級數不同。有人亦問點解冇Oasis,講真,咁睇,首先,你見佢冇揀Elton John Shirley Bassey Take That呢d ,就知佢唔係純以hit唔hit 多唔多人識為選擇考慮。你諗返如果佢今次係搵返好似Diamond Jubilee 呀Gary Barlow出來搞,咁未一樣會令到大家訓著,會有take that同大家一齊唱back for good ,有Oasis 一齊唱Wonderwall囉。

其次,留意,佢一直以來的取向(大家諗下Trainspotting…),同時間佢反而揀左Blur,用埋London Calling同 Sex pistols,再估佢唔到搵出身在London East End(英國East end是典型的草根階層) 的rapper Dizzee Rascal現場rap,你就知道Danny Boyle係想將奧運成件事變得好貼近人民,好working class的。你又再諗返成件事有Dizzie Rascal又有Arctic Monkeys 最後先係Paul Mccartney,真係供應各界所需呀。

哇,寫左咁耐寫左咁多,其實我係想講其實呢個奧運除左有Muse同the Chemical Brothers做奧運歌外,BBC的官方theme tune係Elbow的《First Steps》。同時,開幕音樂Isles of Wonder: Music For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London 2012 Olympic Games呢度有。

同時,當晚完整歌單睇呢度

不過,我唯一有少少失望係冇Doctor Who……嘻。

Danny Boyle講奧運/a


澳洲出爐最性感徑賽女生Michelle Jenneke

picture taken from http://www.dagbladet.no/2012/07/23/sport/hekkelop/michelle_jenneke/22638557/

十九歲澳洲跨欄運動員Michelle Jenneke可謂一炮而紅,因參加 2012 IAAF World Junior Championships的一百米欄比賽前的十分跳脫的熱身舞步而贏了過千萬人在網上看她的影片。靚靚甜甜o既佢毫無難道成為史上最靚最sexy 徑賽運動員,哈哈。現在更配上不同音樂,好正呀喂。

Michelle Jenneke from Losse Veter on Vimeo.


有鼻鼾?打佢一下,當係補數囉

最近經過賣家居創意用具的舖頭,看到這一個由德國專出幽默家庭產品的Donkey出的Snore Stopper,不禁笑一笑。大家都不想扯鼻鼾,扯鼻鼾慘,訓隔離的更慘。記得不少無綫劇到卡通片都有一些情節是講一些老夫老妻已經能夠習慣到視鼻鼾為無物,訓得舒服。聽落好浪漫,其實其中一個theory係可能床邊那個聽覺已經被損害。

最近又睇一集The Simpsons 講Marge被Homer的鼻鼾令到晚晚訓唔著,咁或者佢都需要呢個Snore Stopper。打佢一下,當係補數。


國民教育乃死咒…中港融合,死路一條

在挪威這個地方生活,對當地人來說,香港可以是陌生的,甚至它只是被誤會是Bangkok。不過,更多時候,人家認識香港,是因為其大城市的影象,其功夫電影的成就,以及英國殖民地的身份。你說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人家就只會以為你是活於資訊封閉的中國大陸,被網絡長城圍著,沒有兄弟姊妹,及愛吃人家的狗狗。

坦白說,由小到大,你幾時有寫過香港,會說中國香港?尤其在外國,我們寄東西回香港有一件事必要記,就是一定一定不要「政治正確」或莫名其妙地「愛國」,將香港加上中國。或者現在情況有好轉,但有朋友就試過兩次加上「China」在後,結果信件比平時慢了幾星期才到香港。說明什麼?就是你寫China會做成誤會,因為香港人的身份本來就不是中國人,而且,我們香港是有自己系統的。

對,重點就是香港還是有自己獨立系統的,我們的定位亦很簡單的︰國際大都市。我們免簽証,稅低,對比大陸,透明度較高,做生意較少bureaucracy,都是香港的賣點。回歸以來那些「中港融合」,香港未來靠大陸,不過是讓我們自我矮化靠向大中華的論述。其實中國也不是要靠香港的國際地位?不然外國人那有台板做生意?

同時,對於中國經濟飛起的情況,其實中國的經濟泡沫,外國人早一直感到「不樂觀」,除了不知道泡沫何時爆外,其實印度的經濟同時也在起飛,大商機不只在中國。最近就已經有數據指出中國經濟增長已發緩。同時,中國的成本上升,亦令到外國廠商開始轉移陣地,移到亞/非洲甚至東歐國家。你沒有發覺你的衫已經較少made in china 了嗎?英國近年就開始重檢在中國的可能性,最近一Channel 4 節目便是講述一間做cusion的工廠在選擇中國還是本土的工廠,最後發現原來中國設廠的經濟利已經比幾年前減低,所以他們索性徹廠,將廠商徹回英國。

我想說的,是大家不要再迷信中國幫到香港經濟的保藥黨論述。如果救得了,一早救得了。經濟狀況不景,不只是香港,還是全世界。全世界資本主義受到衝擊,其實正証明這個維持了一世紀的經濟模式是有需要轉變,而不是將經濟不景變成靠向中國的理由。你又會問,靠向中國有咩唔好?我又話你知一個經歷。

最近在某些工作場合說普通話,被一些大陸客人跟我說︰「你的中文真的很差,只有小學程度。」又不知說到哪,突然他們提起「難搞」這一詞語。然後一個女人,嘴臉大概像那個余綺華一樣的,突然說「他(即係我)不明白什麼叫難搞。」我只能O嘴,我說︰「我明白,為什麼不明白?」她然後以像余綺華拍完枱的那個表情,同我講︰「那你告訴我是什麼意思?」

這個故事,除了是那個大陸女人的無知外,我想說的是香港人如果自願靠向中國的,就只會將自己的定位及賣點完全消滅,變成真正的loser。當中港真係融合,人家會覺得你連「中文」都講唔好,還說什麼前途?還說什麼機會?人家的眼中,中文就係普通話,廣東話不過係鄉下話,係方言。響一個國家上,小數者、文化差異者會成為弱勢一群;一個社會上,方言永遠都係地位低,被睇唔起的,你明唔明白?

你香港在歷史到文化背景甚至地理位置都根本同中國大陸係有好大差異,呢個係鐵一般事實。中港融合,就正正係呃你入局的陰謀,將你矮化,將你邊緣化,將你成為低下的中國人的論述。正如先前提及,citizenship education 在歐洲國家是給移民的「integration」program來的,將我們中國人的愛國情緒放大,再等我地知道我地的邊緣人身份,然後再讓我們感到有強烈自悲感,不就是整個國民教育的目的嗎?

香港人的身分,就是有國際視野,能說英文。至少,這還是香港人很鮮明的優勢。自願斷臂,係咪咁傻?我們不需要國民教育,也不要國情教育。國家情況新聞可見,教導學生留意世界運作,才是正確。對,是世界運作,我們放眼的不是中國,而是世界。要我們將世界眼光縮窄到中國眼光?這是不合情理。香港人或者更要強化的可以是常識科的天文地理,而不是中國國情。其實香港港情不是更重要嗎?帶不少連屯門都未去過的香港人去去屯門,認清十八區,不是仲有意義嗎?拜託。


二十世紀的少年,黃之鋒?


剛花四十分鐘看畢城市論壇,還是要說,最近與朋友都覺得看到黃之鋒,就突然覺得香港還是有希望的。黃之鋒的淡定,談吐的節奏,說話的到位,我都覺得是久未在香港看見的大將格。

看城市論壇,我懶理兩位紅色老師的遊花園浪費大家時間,說到尾都是含糊其詞。那個擺明大陸的「國民小先鋒」,就分明係紅到出汁,說到尾自己終於出醜,無辦法,心術不正的人突別容易失控。你看黃之鋒,他發嬲時只是變得氣勢迫人;變得潑婦罵街,再展出沾沾自滿的笑容的,還不過是小人奸角。

吳美蘭亦是另一感動到我的地方。對比那個擺明大陸打扮的余先鋒,吳美蘭的外形就徹徹底底的是香港中學老師。她說話或者不是很到位,又或者她在鏡頭前很不自然,不過,她在最後用了「良心」二字,便真正符合一個老師應有的特質。我們記得納粹黨佔領其他國家時是有推行洗腦教育的,而那時候亦有老師站起來說不。當然,他們賠上了生命,卻贏得了國家甚至世界的永恒尊重。

還有的是,那個在英國生活了一世人,英文發音還是很大陸的現場觀眾。外國的「Citizen Education」,例如最近才實施的荷蘭,其實是為新移民而設的,目的是讓新移民學習荷蘭語,融入社會的。簡單點,其實也不過是中共政黨又一次希望赤化矮化我們的新玩意?你又告訴我,香港人,為何要突然變了「中國的新移民」,要我們去融入他們的生活?

還有就是那些發言同學,其實也不用客套說國民教育原意是好,這是bollocks。原意就是邪惡,要認識中國,像吳美蘭老師已講得很好,我們的中文科或是中史科不就是一直在學習中國嗎?我們有需要去用一科去了解國情?我們不可以從新聞或是其他方面認識中國嗎?香港教育制度一團糟還不用錢去理,國民教育則動輒用幾億,什麼心理,什麼動機,不是很明顯了嗎?

不過,最尾其實要回到呢篇的題目,我突然覺得黃之鋒好似《二十世紀的少年》的青蛙…而咁橋另一個學民思潮的同學,那個說話很有hip-hop感覺的那位,是不是很建次?


死貓識飛,荷蘭藝術家將愛貓變直昇機

荷蘭藝術家Bart Jansen 成功攻陷國際新聞,憑其死貓直昇機作品成功取得全世界報導。Bart的貓Orville 因交通意外死去後便將愛貓變為直昇機,全因愛貓生前愛雀,所以希望愛貓能夠飛,因此將其轉變為半貓(死貓)半機械的Orvillecopter。

藝術其中一個功用就係令人思考及反問,而呢一個將死貓變直升昇機的作品就明顥在這方面有好強的功效。除了好核突好creepy外呢d 感覺,究竟將死去的動物變為一個藝術品或「機械人」係咪過左火?咁同響The Walking Dead入面將變左做喪屍的親人禁固,一齊生活;或一d Sci-Fi片裏面將親人或愛人變做機械人有冇分別?呢個係咪就係我地的未來?咁其實係咪又同養鬼仔有乜分別?

新聞來源Cats away! Artist turns his dead pet into flying helicopter after it is killed by a 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