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視上學習何謂大愛

社會流行「大愛」,明星常談大愛,大家亦追求大愛,但什麼是大愛,又沒有明確標準。若然你閒時沒事幹google 大愛的直譯英文big love,那搜尋結果應離不開2006年HBO 電視劇Big Love,一部有關「大愛」的電視劇。

此「大愛」不同我們熟識的大愛,Big Love 是有關Polygamous多配偶制的美國家庭的故事,探討Polygamous家庭的複雜關係、對這些在多配偶制家庭的子女成長的影響與及維持多配偶婚姻的困難等等。這故事雖虛構,但polygamy在美國不算是陌生事,事關摩門教mormonism 在美國十分普遍,而摩門的旗下Mormon fundamentalist 摩門教基本教就認同多配偶婚姻。

Big Love 是虛構,但Channel 4的最新紀錄片Three Wives, One Husband就把真實的Big Love 家庭在電視上上映。紀錄片到訪有最多實行多配偶制的摩門教基本教教徒的Utah省 沙漠進行一年的拍攝,紀錄數家多配偶制的家庭的實況。由於多配偶制在美國所有省份仍然是不合法,所以這些家庭通常都會聚居在偏遠的效外地方避免閒言閒語,就如紀錄片中住在山卡啦沙漠的家庭一樣,就是住在在七十年代教士Bob Foster 成立的多配偶制避世之地Rockland Ranch。

越多愛,上越高層次的天堂

摩門教基本教教徒相信他們越能分享他們的愛,就更接近上帝的愛,就可達永生,到達天堂的最高境界。「你不相信多配偶婚姻,你就成不了神」正如其中一家庭的丈夫Enoch所言。Enoch一家有16 個子女,他的第二位懷孕妻子Lilian正會為他帶來第十七個孩子。Lilian 是Enoch 第一任妻子Catrina在結婚八年後建議加入他們家庭。她解釋︰「我與Enoch深深相愛。我見證他有這麼多愛去奉獻,就希望自己能將他的愛與其他人分享。」

兩位妻子外,他同時亦與一個新的女生Lydia交往,並希望她能成為她的第三任妻子。他的兩位現任妻子支持,但相信人人平等,每個家庭成員都有發言權的他們,認為作出這重要決定前要先得十六個孩子的同意。他在家庭會議發問後,只有其中一幼童不舉手同意。「你不想Lydia 做你的母親嗎?」父親問。小男孩即害羞地舉手同意。

Mockumentary宣揚純素主義

這種大愛不是人人接受,另一種較易接受的大愛純素主義veganism,將愛佈及動物,就在近年人氣不斷急升。隨著全球暖化,大家了解到animal farming 對環境帶來的破壞後,減少肉類的消費成為世界重要議題。現今吃純素不只健康不只能救地球,更是「有型」十分潮,事關不論是名人年輕偶像如Miley Cyrus或Brad Pritt等皆高調宣揚他們是vegans,呼籲大家都成為純素食者——BBC 上的最新短劇 Carnage 便是支持Veganism 的mockmentary 幽默劇。

Carnage是英國喜劇家Simon Amstell 的創作。Simon 以串嘴訪問明星歌手而成名,曾主持騎尼電視節目Popworld以古怪把戲玩盡娛樂圈名人,他稍後主持BBC 長壽音樂淸談節目Never Mind the Buzzcock 而成為英國家傳戶曉的喜劇家。他在2010年自編自演Grandma’s House,是「改編」自己際遇的出色電視劇。相隔幾年,出奇地,他帶來充滿說教意味的Carnage,一部有關veganism的短劇。這劇雖充滿資訊及主題正經,卻一貫幽默。

「我寫了拍了一部有關veganism的電影。對不起。」他在訪問中幽默地說。這種帶有自嘲自省的幽默,亦在劇中常見,亦屬對veganism 最適合的處理︰因為縱使veganism 是正確選擇,但是在肉/雜食主導的社會上,vegans純素食者仍然受著不少白眼及針對——不自命不凡的態度應更容易讓人接受吧。

劇中,2067年的英國成為了純素食的國家,將概念倒過來,吃純素的是沒有稱號的平常人,而吃肉的就是肉食者carnist。Carnage 的出發點與Black Mirror 對科技作出的what if 提問有些相似,都是有預測未來的取向,充滿創意的想像,是能刺激大家思考及發問的好電視。

Polygamy或veganism能概括你的大愛嗎?你的愛,夠大嗎?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4月6月沙發薯


讓我的悲傷成為屬於我自己的悲傷

What makes us human,這也許是最困難亦是生命中其中一最重要問題。生存的意義,記得高中時的中文科的範本探討生命的意義,那究竟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當然,我不會低能到在這裡探討󼷴解答,這亦沒有什麼好解答,答案是什麼,還不是老掉牙的那幾個回答方法。若你是林夕,他或者叫你做一葉舟;你問Oscar Wilde生命或者只是一場玩笑。

最近很沉迷看一套電視劇,其中一場口是女角情緒崩潰地哭訴求情︰「讓我的悲傷成為屬於我自己的悲傷。」這不是陳昇,不是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的老土抒情,而是有關記憶有關生存有關什麼是我的哲學問題。

有人生存講求熱情,有人生存為求享樂人生。在熱情與享樂之間,有沒有一個細細狹窄的空間可以讓兩者並存?

身體累了,但靈魂可以強壯嗎?


Pokemon Go,盛夏

冬天長,夏天短,這年過首個「工作夏天」,意思即是放假多過工作,旅行多過在家,也不知有多久工作那麼少了,包括一切所有東西。

這個夏天熱,但不夠Pokemon Go 的熱潮熱。週街週巷都是玩Pokemon Go 的人,什麼人都有,一家大細尤其sweet,又或是那些身體較大的人也真正動起來,實在厲害。我也因為這樣通街走及踩單車四處走,今天踩了人生四小時的單車旅程,終點是海岸,天氣酷熱,一身臭汗,就這樣跳下水——我也沒有想過Pokemon Go 會令我突然間這樣活躍健康,一切一切都必然好像美好了——我忽然把所有那些恐怖襲撃ISIS BREXIT 全部忘掉。

盛夏將完結,然後又冬天。活著真好,是嗎,至少我們有pokemon go 這樣出色的設計,或者世界上除了大自然外,就是人類的發明。

在碼頭臨跳落水的時候猶豫了一陣,看著側邊的小朋友在緩緩由梯級爬上來,再看一看光得看不見的太陽,我想起

Confront what you are afraid of

噗通。


多少夏,多少錯

人生是很簡單的。有些東西你是避免不了,有些東西總是會繼續重覆的。

這不是什麼不幸,而是這就是你的一生,你的一生不是那些電影上書本上的如意人生,卻是總好像有點又不夠好又不夠劇情化又不夠好運的那一種。

不過,感性好強的你總喜歡想像著自己會是某一個完美的自己,始終一天你會成為自己最想成為的那一個人,縰使不是完美,但,這還是一個基本有少少ego 又或是有少少要求又其實只是較敏感的人都會有的想法。

只是每當遇上什麼的時候你又好像原地踏步,突然像在玩飛行棋時被打返大陸一樣,你會在想,這麼多年你究竟其實在玩了一個什麼的遊戲?能夠返㱕了嗎?

大雨,悶熱,濕焗,轉眼間,又過了幾年,你好像又突然忘記了一切的兜兜轉轉,忘記了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以為自己離那個完美的100%接近的時候,又是你不小心整個人跌進泥䊢的時候。

夏天,正式開始。


香港,取消modern slavery,放過現代奴隸吧

讀到盧斯達的「取消外傭最大愛」一文,忽然覺得終於有人說出了我一直想說但沒有時間寫的東西。

21世紀了,雖然香港已經沒有東西再make sense,已經被強國化到一個腐爛程度,但,好,因為葉劉呢個人渣的話,大家都開始討論東南亞女傭的問題了。

很簡單,東南亞女傭在香港的存在其實就是modern slavery 的寫照。它的存在就是種族歧視,他們不會獲永久居民亦就更是䥫一般的種族歧視䥫證。而你說,香港人是在幫他們,給他們不錯的金額及住宿。這種恩主心態,其實不過是過時自我感覺良好的典型港式偽善,又或是全世界喜歡收奴的人的心態——那些禁固人在密室一世的變態狂徒,亦是用同樣藉口的︰他們好食好住,其實他們是幫他們一個忙。有時甚那些被禁固的人甚至會有stockholm syndrome,真心多謝喎,是不是好beautiful 呢成件事?

給人家三四千,要人家為你一星期工作六天,住在你香港細細的家,冇自由冇娛樂仲要成為社會公認的低下層,再加上離家別井,講得好聽就係人家來打工,其實有良心肯正面面對這件事的,就明白這是徹徹底底的剥削,是不合時宜的勞(奴)工制度。在廿一世紀的香港,根本不應再出現。美國在二十世紀初仍然流行黑人當富有白人家庭的傭工,在媒體的美化下也將他們變成是勞苦,愛錫家庭及家庭的孩子的coloured nanny,但當讀到真正的紀錄,就會明白那不過是十九世紀黑人奴隸的延續,當中的辛勞不公是如何嚴重,只是在主流傳媒裏看不出。

當然,Slavery 要消除是有難度的,尤其是在這個slavery 制度那麼流行的香港,太多slave holders,很難解決的。當然,domestic worker 可存在,但工作條件、薪金到待遇就要徹底重寫。不過,左膠當然不會理,他們只幫強國人。所以,這個modern slavery 在港相信仍不會有改善。有睇Game of Thrones都明白,好似Daenerys Targaryen解放奴隸一樣,一定會引發好多問題,響香港喇喎,一定冇得搞。

都廿一世紀,香港越來越似大陸,冇發展只有利益輸送到大陸;講大愛原來只係應用於對大陸的大愛,真係替一眾愛國人士及左膠開心。


時日如飛,當天像我跟你

呀,世界太紛亂,ISIS 可否give us a break?

時日如飛,這種感覺就像deja vu,總會時不時就有深深體會,世界在走前,但文明,像香港的,卻不斷在倒後走,如何能重拾信心。

很忙,不知由何時開始變得什麼時候都很忙,無工時忙,有工時更忙,對,稍為知道我近況的人,應知道小弟返了新工。感覺良好,每週schedule 極密,忙得很,卻很充實,只是,很多想做的之前還未做到,這個網的重整,3C Music 的relaunch 還未做就又要等有時間做了。其實有人可以幫手嗎?

之前的書計劃還是未有時間實行,我想要等下年了,唔。

這陣子聽多了廣東話,忽然哼起不少廣東歌,唉,記得以前revisit 陳百強及林子祥甚至譚詠麟的back catalogue 的快樂,那種找尋好音樂,聽回歌手及時代特色的興奮,現在呢,為什麼廣東音樂真的變得如此不滯?一個地方的文化,真的與城市本身的健康有關,現在,不只頭暈,更是全身都有病死要切除。

好了,只是突然很想寫寫,或是以為還有人讀這個blog。還是那句,真的有心的不如留言或say 個hi,小小的,有時會有很大作用。

這陣子亦有不少好音樂想寫,不過時不時聽的仍是The Smiths 及Morrissey。之前去能東看他,原來已有一陣子,時日如飛。


信者得救

推銷自己是一門大學問,有些人與生俱來,有些人卻學一輩子都學不到——當然,不想學的亦大有人在,不過,人家當你是loser而已。推銷自己的最大矛盾是,其實大家都知道推銷又或是單純的賣廣告marketing ,口講與真實的貨品往往都有一定差距,雖然可能並冇呃人,但當中一定有其吹噓成份,只係吹得有幾多的分別。

推銷是一項很討人厭的事,因為你總要有無比的自信,而那份自信確實不是人人學得了的。有些人說起廢話來亦說得特別動聽,沒有絲毫羞愧,這才是人中之極品,正所謂廿一世紀最大的哲學發現就是「人無恥便無敵」,在香港或中國社會,人無恥才是真正的人中之中吧。相反對那些average joe,對所有東西都疑神疑鬼的,什麼東西都會反思,諗過度過的人,就可能一輩子都沒有這種自信。

自信的來源很奇怪的,這幾乎是像一種信仰,即是奇妙得像是信者得救,信則有不信則無。這有點像The Lego Movie,你信就有的了。自信其實就係咁簡單,你信,就有自信囉,唔信就冇囉。

不過,當你就算有朝一日成功練得自信後,可能你最後圥發現,原來信仰呢家野,真係得個信字,信自己一百成,但其實實力只有一成,才是世界往往的真實情況罷;真正明白自己的能力後,才是真正現實的日子的來臨吧。信者係咪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