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濕碎之一【咖喱同蛋糕】

其實我唔知有幾多識我的人有睇緊我的長角,多多少少都唔care,其實又可能好care,但最近的思想訓練就話我知朋友其實真係係偽科學裏頭最深奧亦最弔詭最虛偽的一個學問。開始用腦袋建了一個Facebook,為所認識的朋友分類排名畀分,呢D真係我的指數了。

在挪威愈久,思考的空間愈大,其實最怕朋友問一些簡單問題,我真係好難好簡單答你一些問題,我唔想將所有野變得簡單,因為其實我好唔簡單,呢個世界好唔簡單,我的思路好難簡單。以前覺得要簡單化所有恨仇,現在覺得要簡單的是一些態度,態度可以變得簡單,點解,好難解釋,態度我可以利用分功能選擇去選畀你,畀你一個A的,我就用A MODE 答你問題,呢D 就係簡單囉。

睇到擔舊新聞其實係講一個挪威足球明星將一個flirting sms copy and paste 畀左無數個有名氣的女人。其實有咩大不了,mass production ,記得起你的名字已經是一個確認了,copy and paste ,咩都要custom made?當然,要,但有時重環再用都係時勢所迫,難道要獨突到每一個人都給對方一個獨突的方法說hello 嗎。一開始總是刻板啦,你肯認同的,自然會變成custom made ,專屬為你啦。

2010nov001_effected

係呀,我有好多projects想做,人老了,思想比以前更老了,好多野都想轉變,寫的東西都想變一下。你知唔知道我在做緊咩?唔知?我都唔想講,亦唔好問,冇乜心情講,但想講係我最近做過的一D事,咩事,冇乜特別,我都諗緊好唔好講,都係講,相都放了,係,煮下野食咁O者,係呀,整左個蛋糕,人生第一個,應該係,有焗爐真係好易做蛋糕。成本亦低。哈。點解整,果日心血來潮眼見對面加拿大女生時不時整餅,佢話好簡單,我眼見亦好簡單,咁突然想吃甜品,咁未整囉。不過呢個第一個蛋糕真係一塌糊塗,因為個「餅架」唔O岩位漏走哂 D料,最後用第二個,然後又唔小心撈左水⋯哼。

2010nov002_effected

另一個係整日本咖喱,係呀,好好味,整了一大煲!同同層挪威人分享,佢地都吃左好多,但仍然吃足一星期,好滿足。


挑起楊千嬅的文藝生活線

miriamyeung002

當重新燃起對楊千嬅的熱情及回憶時,當楊千嬅準備要在重返華星娘家的演唱會上唱起華星的一系列舊歌甚至side tracks(聽聞終於會唱《曾幾何時》),我總覺得楊千嬅音樂掌紋上的一條線是仍然被忽略的。(當然,我知道楊千嬅畢竟已不係華星時期被投放的果種「個性歌手」,佢只係「歌星」「藝人」,我冇諗過演唱會會唱《台北夜沒有車》或再唱《台北夜沒有車》呢類歌o既情懷,嗯)

或者這樣說,要數到最具代表性,甫從【直覺】一碟裏頭,林夕用《再見二丁目》幫楊千嬅打造了一個東瀛、感性及thoughtful的一面時,黃偉文便用《友誼萬歲》幫楊千嬅製造了一個愛情弱者的形象。無疑,這兩個「面」成為楊千嬅往後歌詞的主線,林黃二人更像互相補足﹐幫楊千嬅的這兩個「面」二合為一,變為一個往往勇敢去愛卻往往都是受傷的角色,卻往往會有一定哲學去支持自己的情傷。不過,是的,仍然是不夠的,楊千嬅的歌裏還有一個重要的線,是何秀萍。

打從由陳小霞作曲蔡德才編的《直覺》,氣質已經是屬於那個很minimal 但卻其實很grand很多細碎的情感spiral 的感覺,那些鋼琴與string的配合其實甚至讓我覺得亦是像向Phillip Glass這些大師偷師的。而何秀萍的「何謂快樂 何謂不滅的愛」,「世上每件事 就算無常 成敗完全來自直覺」,用的筆觸都是很簡單卻很細銳,是屬於那些思緒上的文字,那一沫文藝味,都是屬於生活日與夜的煎熬與挑戰而引發的。

(我亦多少懷疑楊千嬅確實不喜歡這作品,或者是有關之前此曲與梅艷芳棄曲的傳聞?因為楊千嬅基本上除了當時是新歌外都沒有現場唱過)

也不得不提《不一樣的夏》,當年在《閃電傳真機》裏日日播的青少年暑期活動主題曲,卻其實是用了于逸堯曲,梁基爵編曲,何秀萍的文字。不要睇小,我覺得咩叫做初生之犢就係咁解,梁基爵當年編呢首歌真係擺盡心思,落左唔少細微動作令首歌好聽。此曲微妙程度與《因為所以(畢氏定理)》同級,但往往係underrated的,可惜。

(睇下呢個由蔡錦添拍的TVB版本MV,一樣都有擺心機,簡簡單單,卻其實是SUSIE AU的風格了。)

到楊千嬅走了去做音樂劇【仲夏夜之夢】,停了一陣出來再推出【一至一百】,要再次讓楊千嬅是那種生活上的一份小品,屬於假日裏會翻開的一篇短篇集,都是要靠何秀萍的《一些生活》,在許冠傑的曲上把那些會出現在寶麗來照片裏的獨立影像用文字與情感輕輕地串起來了,「一些等待 等到虧待 終於非常無奈」,「時間 流逝中不會暫停 玫瑰 曾盛放在春天 沒有不變事情 每天都會發現 再無聊 也都想回家」。這仍是我最喜歡的歌詞之一。

當然,【夏天的故事】的點題作應該係何秀萍幫楊千嬅填詞中最HIT的一首了,而亦係全碟內的命脈,其實只係寫盛夏裏的單方向戀愛,何秀萍是可以幫楊千嬅寫出那種少女情懷之餘,亦將城市空間與生活細節並列,「黃色的 無邊的沙灘 同時內心沙灘 也沒有遊人」,單戀而不恨不痛,反而自得其樂,非何秀萍寫不出來了。

(【冬天的故事】沒有了何秀萍,于逸堯便擔起大旗繼承何秀萍的工能了。「 每件毛衣都挨得很靠近 每條圍巾都貼近」是有何秀萍的神髓的。亦多得于逸堯,在往後新藝寶時期沒有何秀萍的專輯時,依然為楊千嬅保持著這條生活線)

(寫到呢度有D累,想分上下集,但都係費事,鍾意一整篇多於分篇)

楊千嬅離開華星,新藝寶首張專輯【Miriam】不再玩concept,然而碟內卻以楊千嬅喜歡的「紫色」一開為二變為兩首作品,延續華星時期給楊千嬅的那個很personal的image。《紫色》甚至應是專輯的點題作,四方果(這真的是四方果暫時為止給楊千嬅的最後作品了,《娃娃夫人》是以普普樂團為名)這作品其實大概是把他自己的作品風格分出來了給楊千嬅。而「靜靜籌備革命 靜靜塗掉過去從頭襯色」,其實就是那些自我療傷,要為生活改一改顏色的傷痛時間了。當然,其實仍是流著《直覺》的血脈,那份執著,那份對生活前境的信念。

到【M vs M下半場】時,為了改掉上半場的過度話題性,下半場則終於重新把楊千嬅的生活面重置,有兩首何秀萍的作品,《適量運動與均衡飲食》及《慢.熱……北海道夏》,這次已改為是都市女性了。【Music Box】的過度商業性及K歌化,幸好還有像是《冬天的故事》的延續,由Eric Kwok作曲、何秀萍與于逸堯一起填詞的《聖誕禮物》保持著楊千嬅的質感。

新藝寶最後任性的一碟【Make Up】基本上是楊千嬅近年無顧慮的作品,所以亦出現了像華星時期的玩味及與indie units合作的陣容。《啼笑姻緣》便是何秀萍最幽默的「逆境苦笑」自我安慰作品,「吃夠了就笑 睡夠就更妙
偶爾也忘形尖叫 我已發現了 幸福的奧妙 拜託那個寧靜的空調」,還要再把玩80年代日本電視劇的映像,絕對是將wry 這形容詞玩得妙絕的作品。

好了,終於寫完,何秀萍在楊千嬅身上的最後一筆,就是在怨婦位置的【Single】。亦多得《長恨哥哥》裏藍奕邦的曲梁基爵的編曲及何秀萍的歌詞,使【Single】的氣氛沖淡了,亦是碟內少數能夠保持楊千嬅應有的幽默感的作品。

寫完了,我不知為何突然有個衝動要將何秀萍所有為楊千嬅填詞的作品閱覽一遍,確實何秀萍的歌詞從來都是那麼生活地symbolic的。或者我希望楊千嬅演唱會會唱這些作品,或者是未來楊千嬅的唱片會再有何秀萍的作品吧。其實我還真的想聽楊千嬅的新大碟嗎,唔,想的,楊千嬅與人山人海仍然給我很大想像空間的,畢竟我的年代是由楊千嬅開始認識人山人海到四方果到AMK到黃耀明達明一派的,是一條橋,是生命或生活裏的一條硬橋。有d 好笑,就好似面對一d舊建築一樣的心情,日對夜對,其實係保育呀,保育呀,促進人類發展呀,哈。


老豆和我,六月十八

六月十八這一天我出生了,二零一零年的六月十八日,陳爸爸選擇在這天離開這個世界了。

老爸常說我們太倚賴他了,也許,這是老爸給我們的考驗,長大了,要重新生活,更硬淨,更有鬥志,像老爸。

關於老爸的事,我不會單靠這樣一個ENTRY來解釋,亦無法細訴,關於老爸,關於我們,以更大形式待續。

老爸的話,我早一直記在心牢。像好友添說,從此我的生日,就添加了我老爸的人生,為他的人生喝彩—替老爸活好他的一份。

生有盡,活無限。我明白。

從老爸身上學習,從音樂上學習,從幽默學習。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death,Life’s a piece of shit,
When you look at it,Life’s a laugh and death’s a joke, it’s true.
You’ll see it’s all a show,
Keep ‘em laughing as you go.
眼淚停不了,用笑聲壓制。

繼續尤默。

Some things in life are bad,
They can really make you mad,
Other things just make you swear and curse.
When you’re chewing on life’s gristle
Don’t grumble, give a whistle.
And this’ll help things turn out for the best.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If life seems jolly rotten,
There’s something you’ve forgotten,
And that’s to laugh and smile and dance and sing.
When you’re feeling in the dumps,
Don’t be silly chumps.
Just purse your lips and whistle, that’s the thing.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Come on…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For life is quite absurd,
And death’s the final word,
You must always face the curtain with a bow.
Forget about your sin,
Give the audience a grin,
Enjoy it – it’s your last chance anyhow.
So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death,
Just before you draw your terminal breath,
Life’s a piece of shit,
When you look at it,
Life’s a laugh and death’s a joke, it’s true.
You’ll see it’s all a show,
Keep ‘em laughing as you go.
Just remember that the last laugh is on you.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Always look on the right side of life,
Come on guys, cheer up.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orse things happen at sea, you know.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I mean – what have you got to lose?
You know, you come from nothing,
you’re going back to nothing.
What have you lost? Nothing!


牆角裏面看著牆,Naiv Super-1

veggen

因為上挪威課的關係,要讀一本挪威文小說【Naiv Super】。

只是看到第二章節,便喜歡了這書來。那位廿五歲男生的種種無助感覺都從那些簡短碎碎的句子裏表達。第一章,是「Veggen(牆)」,碰牆又或是對著牆,牆從來都是人類的好朋友亦是壞人,我們被牆包圍所以有安全感,亦因為被牆包圍而被局限。對著牆,敲破它,還是要好好與它相處,困難,這樣也就是所謂的碰牆,碰壁。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Show som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Courage


3/8,誠實地 無懼地 隨遇地 行過去

剛巧出發的日子是8月3日,即是《3/8》,是一首我不熟的謝安琪歌曲名字。

黃偉文說謝安琪的年紀是大概她的八份三,所以填了這樣一首給她。

我的人生也大概過了有八份三,於八月三出發,雖然整體來說我只喜歡副歌的歌詞,但是,單是副歌也頗有共鳴了。

由這裡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誠實地 無懼地 隨遇地 行過去
彈指間 第幾關 原來都走到這裡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於這裡
寫好這刻這一句

行過去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華麗地 懷舊地 前衛地 行過去
路彎彎 步跚跚 由無知走到這裡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多幾歲

八分之三

作曲:周博賢
填詞:黃偉文
編曲:周博賢
監製:周博賢

一朝驚醒已在目前 怎麼走了這麼遠
屈指一算突然發現 很多好戲已上演
離原本想的有些遠
好比揀選歌舞的路線
但拍了一齣打鬥片

由這裡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誠實地 無懼地 隨遇地 行過去
彈指間 第幾關 原來都走到這裡
別說出發以後習慣失去
鮮花開過掌心裡

把握青春最後十年 珍惜中午的光線
很多支票未曾兌現 只因長大了看穿
成名得獎一概不算
不可更改的最佳路線
何謂幸福秒秒在變

由這裡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誠實地 無懼地 隨遇地 行過去
彈指間 第幾關 原來都走到這裡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於這裡
寫好這刻這一句

掌握青春經歷老死中間不免有唏噓
今天這一階段至少不只可以談空虛

行過去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華麗地 懷舊地 前衛地 行過去
路彎彎 步跚跚 由無知走到這裡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多幾歲


亞洲星光大道什麼的意識形態

不由自主地觀看兩台的「星光大道」,今日先看亞視的【亞洲星光大道】,不禁有幾番感嘆(但寫到這裡已經覺得寫了很多,其他的那些感嘆就不說了)。

首先,找現役歌手當評判不夠說服力是必然,找DJ甚至老一輩歌手當評判也是不能兒戲。這一點在台灣星光大道便是很聰明的,找的評判除了是具份量外,最重要是他們口中的評語都是具分析力及針對歌手聲音的。但香港呢,當一個表現十分良好,聲線條件十分優越的參賽者表演完畢,評判說的盡是空洞回應,參賽者就謙虛地問「我想知道我一些弱點」時,周國豐的一句嚇窒我︰「你要減肥!」然後就請來一個九唔搭八的Walter Ma(其實我真係唔識佢)來再批評她的衣著,是什麼的玩笑?

我不知道是亞視因時間關係而大量刪減評語還是怎樣,我認真地看了一整集,普遍的評語也是空泛多於針對性,什麼「聲音很舒服」,甚至是什麼「你樣貌似三十二多過似廿二」這些可以提,但絕不是一個身為評判要評價一個演唱者的重點。

評判欠缺對聲音的詞彙、reference,都是不稱職的表現,重點是他們未能用可令人理解的語言來客觀地表達比較主觀的審美標準及口味,反觀台灣的星光大道,大部份評判盡能表達他們的意見,可以是極度主觀可以用的語言是大眾化,而盡不是含糊其詞甚至是不能說出一點關於她歌唱上的評價而轉而去批評她們的外觀。

亞視在製作節目方面仍然是有待改善,面對CCTVB 的慣性收視,爭氣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