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夏,多少錯

人生是很簡單的。有些東西你是避免不了,有些東西總是會繼續重覆的。

這不是什麼不幸,而是這就是你的一生,你的一生不是那些電影上書本上的如意人生,卻是總好像有點又不夠好又不夠劇情化又不夠好運的那一種。

不過...


討厭填充,Car Seat Headrest的新「青春」挽歌

生活雖然忙,但總是落力找最多的新音樂,讓生活可以繼續有歌伴我行。或者因為美國的社會經濟背景的影響,特別出產到一些較「硬朗」的反叛聲音。Ezra Furman是上半年我的喜愛,用懐舊rock唱出drag guy 的樂與怒,這次愛上的美國之音則是來自, Virginia的樂隊Car Seat Headrest的大碟【Teens Of Denial】。

Car Seat Headrest的聲音主體是很簡單的...


夏日心情,Whitney 湖頂的光

時間飛,轉間眼來到夏天,Oslo 這邊一下子突然踏入盛夏,每天太陽猛烈地照,天天溫度達至近三十度。

挪威凍的日子比暖的多,所以一到夏天就是大家急著出外享受陽光的時候。雖然我喜歡冬天,但也不能否認來自太陽的維他命D是最接近快樂的東西。在乾爽烈日下...


過去的未來,現在的過去單軌空中列車

在Traffaut 的Fahrenheit 451 中,其中一最令人深刻的一定是當中的空中列車。我睇時仲不斷諗六十年代,佢地點樣可以做到呢個特效?模型嗎?電影不是在London 拍嗎?原來,這個空中列車是真真確確存在,而這個場󼐽是在法國當在SAFEGE試行時拍攝的。

活到老學到老...


杜魯福的Fahrenheit 451無書世界

Hello, it’s me, 大家還好嗎?

這陣子終於有時間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及開始籌備我的計劃,亦差不多可以開始再寫長角,分享生活電影音樂小事大事。是開心事,但也是大件事極煩事,太多東西要做要開始,也不知從哪好;但潛在內心的那個記錄自己的記憶及文藝所見所聞的urge 也確實存在...


香港,取消modern slavery,放過現代奴隸吧

讀到盧斯達的「取消外傭最大愛」一文,忽然覺得終於有人說出了我一直想說但沒有時間寫的東西。

21世紀了,雖然香港已經沒有東西再make sense,已經被強國化到一個腐爛程度,但,好,因為葉劉呢個人渣的話,大家都開始討論東南亞女傭的問題了。

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