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Mccarthy 咁樣係咪屎?

paulmccarthy

看著西九的那堆屎由被鬧爆到真係爆開,竟然不足四十八小時,實在神奇。

其實社會大眾鬧爆堆屎,其實根本是預設反應,大眾不會喜歡一堆屎,亦因為大眾對政府慶過火屎,根本就預設畀人鬧的。大眾鬧是良好反應,只不過我則真心覺得這舊由我喜歡的Paul Mccarthy 做的這堆充氣屎,確實有點屎。

屎,是Curation屎,因為這件事out of context了。喜歡Paul Mccarthy 的東西從來是因為他的作品夠provocative, 將一些不尋常的東西放在很尋常的setting 或是反之亦然。其經典作品是那段錄象,他如何糟質自己,戴著拳套不斷打自己;以茄汁埋單,塗上身以及性器官上,這不是因為做這些東西很藝術,而是這些東西在整個觀看的歴程中,是整個不尋常的尋常體現。

將一舊巨型屎放在一大片爛地上,就是屎。整個作品沒有了context 。一個草地上有「一舊屎」,何其正常?有一舊大屎,不是什麼智慧東西,只是會讓人覺得,哇,邊隻狗痾了這麼一堆大狗屎。這個作品一定要放在公眾空間,才有意思的;放近一點在側邊的高樓大廈旁邊,整個意思就不一樣了吧?就像對面海的那隻鴨,就是簡單地玩了scale 了。

屎爆了就是一灘屎。我反而覺得最好笑的是一眾寫字人甚至寫藝術的人都要加入這堆屎是否藝術的討論。問是不是藝術的香港人,讓我想起那些跟人家見過一兩次面的少女,回到家,睡不著,愁眉苦臉,七上八下,傻豬地問「咁樣係咪愛?」的畫面。

唔識Paul Mccarthy? 睇睇訪問

Only one comment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