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mu Karjäär詭異的壙場監獄游泳池

rummu

這幾天奧斯陸的天氣竟然到達record high 的三十五度,我就是不斷在出汗,沒有心情工作做事,有如重回香港的感覺。

再看新聞,挪威竟然接到恐怖襲撃的警告。今年世界真的很亂,難怪大家都覺得現在根本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world peace is indeed none of our business。

說回Estonia,這次到Estonia 的時間其實超短,因為其實這只不過是往音樂節的一個stopover。在Tallinn的時間很少,第二天我們基本上整天都不在市內,在其他地方四處走。

Estonia 是個forward-thinking前衛環保國家,它有世上其中最多最密的電子車充電站。因為這個原因,友人想到就不如租一架電子車代步,而電子車亦不是那種小小像IQ博士那種,而是正正式式一架可坐五人的車。租24小時亦不過四十歐羅,好抵。

我們走了不少地區,其中走到了北部Rummu 這個俄羅斯人的區域。我們駛過俄羅斯人的居住屋村,感覺有如坐上時光機一樣,不只建築舊,最重要是俄羅斯人的裝扮亦一樣舊,像回到九十年代;而俄羅斯人亦不帶有友善眼光,通通帶著staring eyes,目露兇光,早走早著。

不過其中Rummu Karjäär就是整個愛莎尼亞的highlight,這原是一個壙場,在1938年成立,但在91年Estonia 由Soviet Union 解體正式再獨立後,壙場便不再需要,故此它們亦不再排水,令到整個壙場水浸,變成一個天然湖。而湖中及湖旁的建築其實是監獄,原本就是壙場的壙工,在湖中的「爛樓」現在變成大家的遊樂設施,很正。

不要以為湖會很污糟,其實湖出奇地淸,呈寶藍色,十分之靚。水更是想像不到的深,超過十米深,有不少魚在當中,所以這裡成為潛水的好地方,當日亦有人釣魚,不過釣唔釣到咩就唔知啦。

Photo by Andres Live

湖旁的山其實是由沙人工地砌成,實在是誇張。而湖的淸及靚,亦令沒有準備要游水的我要著住底褲去即刻試試水溫,實在是十分淸涼。

Rummu Karjäär這毎地方實在十分奇妙,聽聞這地方亦在Estonia 正式成為一個流行地點,去Estonia 的人記得去試啦。

BTW,俄羅斯人在Estonia 有近三成人口,他們有不肯融入自成一角的文化,不少俄羅斯人不肯學習當地語言,仍然覺得自己是俄羅斯人。聽聞國家有新的融入政策以及新一代的俄羅斯人態度有所改善,但經過Ukraine 一役後,大家都知道Russia 除了是nuts之外,更是計時炸彈,令愛莎尼亞人都忽然感到很大壓力。像是當地Tallinn市長就是一月個pro russia 的大混蛋,而今年本地一音樂節原來請來過氣動作明星Steven Seagal作表演嘉賓,但原來呢條蛋散係收俄羅斯錢之餘更懷疑同Ukrainian separatist forces 有聯系,結果當然最後其音樂節要取消他的演出吧。

睇來八九十年代的武打明星都係冇咩好野,睇成龍就知。

  • photo 3
  • 10362766_10152615455969603_6245631959056435200_o
  • 1270770_10152615456014603_6995852396162652672_o

Hey yo say something?!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