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電動墨西哥

Mexico_Cover

跟朋友說起,原來這個夏天意義重大。意義重大的時候,總是特別多事發生,意外地,幸好,都應是好事。

意義重大,離不開改變——不過,我是很矛盾的人,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喜歡改變。說起改變,我總想起海洋,因為海洋就是改變,這是我從小說裏看到的,自此亦成為我對改變,或是海洋的聯想。我其實,很害怕改變,但你選擇不了改變,這是由改變選擇你,這才是改變的真正義義吧。
(more…)


摩式青春撞上奥斯陸

smithsfriend

來自Ålesund 的Tellef Raabe推出最新單曲EP《The Smith’s Friend》,顧名思義,就是一首向The Smiths致敬的作品。單聽音樂,很容易誤會這是瑞典indie pop ,因為這種淸爽的電結他風格的indie pop 明明就是更瑞典,挪威較少出產的;加上Tellef Raabe的發音咬字很較瑞典,怎知道,原來是挪威啊。
(more…)


新音樂,新未來

leifandthefuture

生活有時真的很悶,要推動生活,離不開用新音樂來推動。有好音樂的一陣子,心情特別興奮,一陣子沒有出眾音樂的話,通常都覺得悶悶不樂。認識新音樂亦有點像上堂學習一樣,習到新東西,除了覺得人醒了點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獲得了新知識,成為你生命的一部份。
(more…)


北歐灰啞的天,變動的心

scandisky

中學年輕時,還對世界充滿好奇,其中讓我窺探這個世界,以為這個世界有著不可思議的美麗樂土的,就是瑞典的Indie Pop。由The Cardigans或Wannadies的開始,就聞到這些流行與當時的Brit Pop的不同;跟著瘋狂地聽瑞典indie pop,就是在香港避世之道,幻想著遠方北歐的淨土,森林,原野一片、雪地茫茫,加上Ingmar Bergman等導演的影像幫助,瑞典,就算真實世界不是完美,至少在心目中,仍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地方。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