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式青春撞上奥斯陸

smithsfriend

來自Ålesund 的Tellef Raabe推出最新單曲EP《The Smith’s Friend》,顧名思義,就是一首向The Smiths致敬的作品。單聽音樂,很容易誤會這是瑞典indie pop ,因為這種淸爽的電結他風格的indie pop 明明就是更瑞典,挪威較少出產的;加上Tellef Raabe的發音咬字很較瑞典,怎知道,原來是挪威啊。
(more…)


新音樂,新未來

leifandthefuture

生活有時真的很悶,要推動生活,離不開用新音樂來推動。有好音樂的一陣子,心情特別興奮,一陣子沒有出眾音樂的話,通常都覺得悶悶不樂。認識新音樂亦有點像上堂學習一樣,習到新東西,除了覺得人醒了點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獲得了新知識,成為你生命的一部份。
(more…)


人生再沒有大雄,Mikhael Paskalev首張專輯

電影有電影設定,角色有角色設定,我們總好像不經意的去投入某些自己或人家給予的設定。星座如是,其他形容詞如是。我們愛依從,有時候真的很悶;但當始終一天,北韓不再邪惡封閉,技安不再霸道,胡杏兒不再煩到想打爆電視,TVB不再製造垃圾節目,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為什麼這刻你反而會覺得若有所失呢。

挪威的Mikhael Paskalev的首張專輯標題就是【What’s Life Without Losers】。Mikhael Paskalev絕對是挪威的最新最出色的音樂輸出。


冷郵差,救贖我的夢

常在想,究竟人一世在做什麼,是在完成偉大夢想還是開開心心簡簡單單過一世。人常在追夢,但其實人只是不斷在夢中掙扎,一個夢破碎又再追尋另一個所謂的夢,究竟夢是氣泡還是真的是夢?

很想每天有多一點時間,其實最好一天是兩天,一天做喜歡的,一天做不喜歡的。

挪威的獨立樂隊Cold Mailman帶來最新歌曲,讓夢重生,夢中有夢。挪威這個地方有夢嗎?這世界有夢嗎?我還有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