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rra!!!五月十七日!

source:nrk.no

10月1日中國國慶,香港人大多只當是普通假期一日,我就更加討厭那些賀國慶電視節目,不知賀及誰人看,這些爛節目似是表演給高官高層多於普羅大眾,我們只好容忍看少一晚平日的連續劇。

5月17日也是國慶,不過不是中國,是我現處身在的挪威。

天陰陰,下著雨,臨出門口心裏想著「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大好日子,天公不造美,還無損我出去市中心逛逛的興致,十時便出發,趕上十時的遊行。

挪威國慶日,男的都會穿西裝,或是民族服裝;女的多是穿著民族服裝;畢業的高中生呢,早在五月一日就會穿著代表著他們將來會選的大學顏色的工人褲,紅色是大多數,代表普通大學;藍色則是商科學校。他們從五月一日開始便夜夜笙歌,每晚都乘著自己購買的巴士派對派對,每晚他們播放極度巨大的聲量在Sognsvann宿舍旁邊穿梭不停,真刺激。還有,早就經鄰居瑪莉娜口中知道他們於國慶日會派發個人「名片」,果然,這天他們都會拿著一大疊附有照片及笑話的「名片」派發給小朋友。因為我偷拍其中五位高中女生,他們便給了我名片,哈哈,我在遊行隊伍時也像小朋友一樣伸手向他們索取名片,最後再得三張,滿足之極。

這個小朋友極好笑容,望著我傻笑,更搖擺身子;另一個小朋友難得好好打扮,全程苦瓜口面,怎樣都不笑。

走到海邊,這位斑點男像個魔術師呢!haha!

如此我走著走著停著停著,便逛了三小時多,挪威的天空被國旗映照著一點紅,被衣服襯托得一點紅,被情緒牽動得一點紅,被人群的熱鬧引來一點紅,我不覺今天的天灰呢,唯望也能將我染紅,只要一點。

挪威人講挪威國慶


Belle And Sebastian之夜

也許是最後一次到Rockefeller來看演唱會了,第四次到來,看的是Belle And Sebastian,選了一個沒有試過的二樓位置,倚在欄杆觀看。這裏確實無論是坐、倚或是站著跳舞,都是一個頂級的場地,香港如果有一個類似,就好了。如無意外這次是最後一次到Rockefeller看演唱會了,唉,可否可以打包返香港呢?

坦白說,對Belle And Sebastian不算是很狂熱、特別喜歡,但是心想機會難得,不如一看便來了,票價不過二百三十,香港應該花雙倍價錢也是看不到。自己一個站著時,突然有位亞洲人與我傾談,問我是不是他們的朋友,我說當然不是,原來這位韓國裔的挪威人Kenneck是B&S的忠實支持者,兩年前也在同一地點看了他們演出,與他說了一會兒音樂,他對我這位香港人會認識B&S感到好奇,問其他香港人是否也會留意獨立音樂,我說也是小眾吧,如此談了接近一小時,來自瑞典【Labrador】Label的Supporting Act Suburban Kids With Biblical Names便出場。

他們一行六人先唱《Marry Me》開頭,就是精彩,有點怕羞,但是表現投入,只是唱了六首歌曲但已經讓我對他們充滿好感,比唱片的感染力更甚,編曲上也少了花巧,反而更樸素可愛。我不捨得他們呢。

到Belle And Sebastian一行七人,原來Stuart Murdoch與Stevie Jackson是氣氛製造者,兩個人不斷唱雙簧,說話時間加起來應該共有十分鐘,話之多確是驚奇,Stuart Murdoch更落台問女觀眾借紙巾,難得的Nice。

說回音樂,B&S的現場演繹比專輯裏的來得有生氣,Stuart Murdoch的聲音原來是很動聽的,如Kenneck所言,他們是隊沒有甚麼Trick的樂隊,就是動聽。

附送鬼馬版的「祖兒占」式兩男一女Jonathan DavidMV故事及洗衣機變隨意門的The blues are still Blue


挪威有奧斯陸也有夏威夷

hawaiioslo.jpg

得知本年電影節有北歐一環節便立即查看挪威被選上的電影的名字,她是給我《香港有個荷里活》等聯想的《Hawaii, Oslo》。

2004年由Erik Poppe執導的Harald Rosenløw-Eeg編寫的劇本的《Hawaii, Oslo》。電影名稱的由來,簡單地說就是一個關於在三十度酷熱天氣下發生在奧斯陸的「Hawaii」的故事吧。《Hawaii, Oslo》由一套五組不同的故事串連而成,亦可以說是由一個主故事將五個小故事構成,大概是這樣,最主要的角色是Vidar(Trond Espen Seim),精神科診所的男護,他每次發夢都能預見身邊的人(甚至不認識的人)的未來,他在其病人Leon(Jan Gunnar Røise)生日前的一晚夢到他會在生日的傍晚被醫療車撞弊,故事便展開於Leon生日,即是4月24日的一天。

這電影與其說是圍繞著愛不如說是圍繞著奧斯陸的「迷你」這特質吧,各不認識的主角都因為奧斯陸地方的小而各自遇上穿插,坦白說,主線Leon找舊女友ÅSE一段沒有多少情感所寄託,ÅSE對Leon的愛也是沒有多少能看見,除了產下心臟先天缺陷的夫婦的人物個性最活靈活現外,其他角色都略感平面呆滯,然而,整體故事的順暢及各角色的牽引都是比同類電影來得絲絲入扣,Leon哥哥劫銀行令急救車司機眼部受傷及Frode打劫失敗;Leon的棄錢而Frode拾遺來付手術費,各故事的互動牽連都是微妙用心的。另外,對於「穿針引線」的Vidar給我感覺是失去了翅膀的天使,修行未夠唯有處處盡力,結局不算出人意表,反而當中其動機以及對Leon的情感之曖昧更令我感到興趣。

得到挪威Amanda Awards的最佳電影的《Hawaii, Oslo》,應該會更精彩吧?總之,我喜歡故事的節奏及情感的不濃不淡,電影都沒有太人工或刻意的地方。反之我不太明白用萬花筒Pattern作Motif來剪接的用意,感覺反而是稍為斬碎電影的連貫性。還有,配樂蠻動聽的,淡淡的,像淡化版的Yann Tiersen,可惜,電影沒有推出Soundtrack。

官方網頁相關資料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