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寒

取自facebook Michael Cheung

記得是搭很遠車,轉幾次車,然後那是一個不是放假天的晚上,由出發到回家也許沒有超過四小時,但還大概記得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一個又小又有點舊的機動樂園。

只記得家姐曾說其實那個什麼鬼屋什麼其實也蠻恐怖。我們沒有試過,我們甚至少有用任何錢玩過什麼,這趟是趕在在執笠前讓我這個小朋友去看一看。那年原來是九七年,那年我才是個小學生。那年原來已經就在那年這兩個字一樣陌生遙遠。

我現在想起,老爸帶我去公園,真的只為我去看一眼這個公園。我們不用錢,不用玩,就這樣走走,我記不起我心情如何,但至少我知道是個愉快的晚上。

老爸也常帶我到麥當勞換不同的玩具,記不起我跟老爸會說什麼了那時候。其實我說什麼?其實發生過什麼?有時記憶就同電影的橋段一樣,在你的腦海裏也只是若隱若現,記不起,但就是留住了那些一格又一格的映象。

這陣子每天都在想,想很多東西,在計算著,在計劃,又在盤旋,又在惆悵。想到很多事,想得太多事。用佛家角度,越想得開就代表你越輕鬆,越能放得開凡塵,是這樣嗎?以前我還相信,現在則覺得這麼多東西放得開,其實也是一種完美地獄。

想起花錢,我記得小時候跟老豆老母到大家樂吃飯已是樂事一樁,開心得不得了。那時候,吃一個焗豬扒飯,那種異常味道,同抽中閃咭的心情沒兩樣。我記得我曾經叫過一次鐵板燒,是的,叫過一次我一世同老爸吃飯也不再叫了,因為太貴了。我不記得是老爸肉痛的臉給我看見,還是我自己的領悟。就是這樣,我幾乎沒有再叫䥫板燒。這種慳,這種思考方法,這種austerity式的生活想法,也許我家庭的風格,也或者是因為我遺傳了太多老爸吧。

我記得由小時,老爸已經開始說,好的不似他,差的就最似他。手震,睡得少,緊張大師,什麼什麼,我都遺傳了。

荔園怎麼樣子,我記不起了。看到這張相,我只覺得很美很美。


嫩綠,Hopeless but hopeful

情緒比天氣更難捉摸,忽然間就下起雨來,說不定,也沒有天氣報告,這天晚上就有一罩污雲驟降,我突然間只想被某種東西用力猛撞,或者是野豬或者是北極熊。

有些東西你雖然是喜歡,然而時間走過了,就是總會留下一些尾巴,你記不起來,直至你回頭看,直至你再碰到他們,音樂如是,朋友如是。距離瑞典的The Book of Daniel的首張專輯原來已好幾年,我在想幾年前我在幹些什麼呢,我也記不起了,只記得我是很喜歡這專輯。取自新碟《Visions of the Newborn Grass》,暫時有兩首新歌《Hopeless but hopeful》及《The Newborn Grass》。《The Newborn Grass》帶著說不出的溫暖,像夕陽,溫暖美好卻有說不出的哀慟,she said hold on,他是這麼唱,我總覺得這是在哀悼什麼。

時間過得太快,這兩天再幫Øya音樂節當義工,感覺上一年其實就是昨天的事,改變的只是我的年齡,我的經歷。上一年的這個時份我在幹什麼,我記得,原來上一年這個時份我已經失去了,我記得,我在想,我在重組。記憶像砌不好的砌圖,凌亂,卻真實。記得的,那些感受,像用刀徐徐把果醬塗上麵包上,是這樣的。某個層面上,我仍然覺得很不真實。我仍然很掛念老爸。


六月,森林,夏天,無眠

年齡不應是讓人感到有壓力的東西來的,是嗎,忘掉年齡的人也許會是最開懷最樂觀的人。我不擔心年齡,但年齡是相對的東西,我的數字在增大,每個人的數字也在增大。我討厭。

這麼快就一年了。我還停留在上年的夏天,是人生最痛苦亦最無奈的一個夏天。我經歷了人生的一半,得到了人生的一半,失去了人生的一半。如果生命是一個方塊遊戲,我的生命應是缺少了重要的一塊,永久地。當然,方塊永遠有不同的組合及變化,人人都得經歷變化,可是當失去了那一塊時,你就是失去了那一塊。

我仍然覺得人生很虛幻,很不真實,突然覺得一切輕得像煙。什麼都失去了重量,彷似,一吹,這個世界就會被吹散了。

我在想像,一個人在一個盒子裏,在黑暗裏,很悶很孤獨。我想起聞一多的《死水》。當我昨晚凌晨三點多與同層的人再一次三更半夜,在挪威現在幾乎沒有夜晚的凌晨時份,那只是深藍色的天空下,我的雙腳一步一步踩上濕濕的泥土,我想起了《死水》。那些泥。那些森林或是大自然的聲音。我想起。

我不知道我下一站在哪裏。很不安定。但我相信,我會找到方法,像在森林裏,我們總找到出口,我不喜歡森林。不是,我感到我不想一個人在享受這個森林,我希望,你也能享受這個森林。

真正的朋友,請不要跟我說生日快樂。其實我一直最討厭。


一個橙與那及那些血

blooodorange_effected

我不喜歡吃橙,從來都不喜歡。或者不只是橙,或者我一向不是生果之友。記得就算到初中時老爸還是強迫我每天要吃一個生果,有時是橙,有時是蘋果。但多數橙。記得那時候還未上網上得那麼狂,反而是夜晚忙做功課同睇宣傳易後的電視劇,有時就是潛意識不願意下把吃生果的動作忘了。而為了不讓老爸牢騷,我就通常都會將生果放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第二日才了結生果。

想起往事,往事己多久遠了,人已大人已老人已走遠了。怎知道過了人生一部份我終於喜歡吃橙。但不是普通的橙,而是意大利聞名已久的血橙。

喜歡試新東西也許都是老爸遺傳的,我在超市看見血橙,就毫不猶疑買了。怎知驚喜地比一般橙更平。在挪威吃個橙,一般已要十元港幣了。所以早已不會買一般橙。

好,又回正題,這個血橙讓我喜歡的地方是在它還未太熟時,它竟然有橙的甜與及西柚的酸。這是一個很奇妙很弔詭的配搭,不是嗎。從來我不喜歡橙是因為不喜歡它的甜,可能受它太多副產品影響吧,覺得太甜,如果真係有上帝的話,佢一定響整橙時落多左糖。但血橙則冇呢個問題,甜中帶酸,好好味。當佢熟時又酸味則減退,甜味多了,但仍然有一陣淡淡的酸。一個橙何以那麼特別,就只是全賴這一滴血吧。


老豆和我,六月十八

六月十八這一天我出生了,二零一零年的六月十八日,陳爸爸選擇在這天離開這個世界了。

老爸常說我們太倚賴他了,也許,這是老爸給我們的考驗,長大了,要重新生活,更硬淨,更有鬥志,像老爸。

關於老爸的事,我不會單靠這樣一個ENTRY來解釋,亦無法細訴,關於老爸,關於我們,以更大形式待續。

老爸的話,我早一直記在心牢。像好友添說,從此我的生日,就添加了我老爸的人生,為他的人生喝彩—替老爸活好他的一份。

生有盡,活無限。我明白。

從老爸身上學習,從音樂上學習,從幽默學習。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death,Life’s a piece of shit,
When you look at it,Life’s a laugh and death’s a joke, it’s true.
You’ll see it’s all a show,
Keep ‘em laughing as you go.
眼淚停不了,用笑聲壓制。

繼續尤默。

Some things in life are bad,
They can really make you mad,
Other things just make you swear and curse.
When you’re chewing on life’s gristle
Don’t grumble, give a whistle.
And this’ll help things turn out for the best.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If life seems jolly rotten,
There’s something you’ve forgotten,
And that’s to laugh and smile and dance and sing.
When you’re feeling in the dumps,
Don’t be silly chumps.
Just purse your lips and whistle, that’s the thing.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histle)
Come on…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For life is quite absurd,
And death’s the final word,
You must always face the curtain with a bow.
Forget about your sin,
Give the audience a grin,
Enjoy it – it’s your last chance anyhow.
So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death,
Just before you draw your terminal breath,
Life’s a piece of shit,
When you look at it,
Life’s a laugh and death’s a joke, it’s true.
You’ll see it’s all a show,
Keep ‘em laughing as you go.
Just remember that the last laugh is on you.
And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Always look on the right side of life,
Come on guys, cheer up.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Worse things happen at sea, you know.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I mean – what have you got to lose?
You know, you come from nothing,
you’re going back to nothing.
What have you lost?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