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來的Shame,哪來的壞

shame

終於看了Steve McQueen的【Shame】,與想像中的類似,情緒複雜得令人亦看得心情極度緊張,當中fucked up 複雜的兄妹關係亦是真實得令人沮喪,把家庭這概念寫得到肉到一個令人感受到當中的痛的程度。某程度上【Shame】其實有點像stripped down 版的【Antichrist】,當中探討性與家庭的主題其實蠻相似,尤其是當聯系到主角Irish 背景的那些保守宗教元素就最是接近。
(more…)


夢亦有夢,【Inception】反轉三百六十度

inception

(冇spoiler的各位,即管睇)

看Christopher Nolan新作【Inception 潛行凶間】,基本上可以說抱有極大期望,亦可以說沒有期望,因為不大知道在片裏除了期待那些360度反轉再反轉的場景外,我還能期待什麼。當然,單是Hans Zimmer的那個重低音score 已經叫人夠吊胃了,什麼胡蘆賣什麼藥呢。

早由朋友口中知道電影獲得一致好評,再在飛機上看了幾本權威性的雜誌也對電影有讚無彈,拋開什麼Freud什麼是最佳有關夢的電影,唔,好,應該是比【Memento】的更勁吧這次。

自覺【Inception】其實像是【Memento】的荷里活頂級重製作,由主題到主角背負的命運及目標都確實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不過,Nolan並非是有大投資便忘記本質的人,相反,【Inception】讓我見識到Nolan或者是其中一個最有良知的導演,充分用盡荷里活式大製作的場面及特技,配合他那個字字誅璣卻未能成篇的故事主線。

【Inception】讓人見識到Christopher Nolan在說故事技巧到並行剪接的把握已是大師到不能再大師(還記得【The Dark Knight】裏的船爆炸那段的parallel 進行嗎,緊張到死了)。坦白說,我覺得故事來說,【Inception】是頗弱的,除了玩那些夢的概念及意識的東西,劇情主線其實是頗隨著荷里活大片型式的走向而走。Nolan 把玩的故事技巧,那些層層揭盅的洋蔥式說故事技巧,其實說的故事也頗是陳腔濫調。所以,最叫人犀利的係Nolan 的說故事技巧與及visual的效果完全補足這些故事結構上的不足,作為一套荷里活式Blockbuster,你還能要求什麼?

總之電影確實是愈發展愈有趣,到最後基本上你是無法抗拒這樣的一套sci-fi thriller的,太緊湊,太多場口太有趣了。只是我有一點頂不順Hans Zimmer在結尾的那段音樂,over 了點吧。


Harold and Maude 在六十年的盡頭相遇

harold

有時候,看電影也是講緣份,要看的你避不到,像這套1971年的電日【Harold and Maude】,根本沒想過要看。不是沒有興趣,只是忙得太交關,時間一係用在社交一係用在學習上,可謂從未這樣子的「忙」。

看【Harold and Maude】,讓我想起的其實是【About a Boy】,同樣都是小品式喜劇,同樣有正斗的英國唱作人做OST,不同的是,喂,【Harold and Maude】仲要好睇好多。

【Harold and Maude】是一套很簡單的電影,沒花巧,簡單故事,卻有大如天空的人生道理,以及一大堆惹人發笑的幽默感。妙在電影的設定,使一大堆精警的對白都沒有變得淺白兀突,反而盡是變得absurd 啜核。

我們由一開始看到有錢有車有樓的十九歲Harold ,怎樣迷著死亡,怎樣厭世,有一個怎樣煩厭的老母。然後,我們看到一個七十九歲的Maude,一個擁有著也許是世界上最美麗最灑脫最前衛最勇敢最開放的人生觀及性格的女性。然後,兩人認識而相戀,Harold 有新開始,而Maude也有不一樣的開始。

當然,撇除觀者自己的那些sentiment 或是過份投入,這電影仍是一套輕鬆趣怪的一套喜劇。電影最別人著迷的地方是兩人的火花如何燃點,一個應是走到生命盡頭的人如何燃亮一個應在人生最奔放時刻的,卻是活死人的生命。

當然,Maude之所以那麼令人迷倒,是歸功於電影的電影screenplay …而有趣的是,Colin Higgins的screenplay 是based on 佢的MFA的thesis…絕!

Harold: Maude.
Maude: Hmm?
Harold: Do you pray?
Maude: Pray? No. I communicate.
Harold: With God?
Maude: With *life*.

當然,別忘了Cat Stevens的OST。Cat Stevens的音樂就像英國的主流媒體裏的靈魂,由他的大熱作到side tracks都仍然在電視劇裏聽到。或者可以想想近年喜歡的電視劇由【Skin】到【Extras】都是流著Cat Steven的血(後者用 《Tea Cup for the tillerman》)。通常這首歌一奏起我便開始鼻酸,何以Cat Stevens你的歌總是這麼簡單而矛盾?

嗯,【Harold and Maude】毫無難度成為本人生命裏最重要的電影之一。


Surreal地up up to the sky

upupup

其實【沖天救兵Up】是很簡單的電影,將童心現實化,天馬行空,成為一套超現實卻帶有現實感觸情懷的輕鬆電影。

我不得不覺得【Up】是興鬆版的德國電影【Cherry Blossom】,都是關於一對老夫妻的故事,關於一個暮年老公對老婆的表達。當然,論描寫的深入程度,【Up】是完全比不上後者,然而【Up】最巧妙的是二人童年時的那個引旨,簡潔卻捉緊了很多扣著人心的元素,夢想啊,承諾啊,現實啊,都是將它們拿捏得很好,而用一個很輕鬆的方法表達。

所以不其然認為【Up】最成功的地方是電影很乾淨俐落地入題,將敘事的比例調得適當聰明。首先用篇幅交代童年,再用片段式來交待二人的時光,然後才真正揭開故事,這不禁讓我覺得Pixar自【Wall-E】開始在說故事的手法與技巧都比以往強很多了。

電影令人喜歡的地方有很多很多,不過最讓人喜歡還是那瘋狂地將一些童年幻想現實化的超現實構思,單是氣球屋已經太有詩意吧,還有,說話的狗又如何?掌軍狗軍團又如何?當然,其他基本元素也足以叫你賞心悅目吧,一樣fine的CG質素,可愛得不得了的人物設計,一貫天真過癮更加重胡鬧搞鬼的橋段……

不過,反而最讓我感到保留的是電影結尾當Carl伯伯成功把屋泊在瀑布旁的那段,他的那個決定—那個「破執」的過程實在太兒戲,幾乎把他一直所develop的形象與執著頑固掃清,這個轉折若能處理得更好相信會更感人。這又讓我想起(好像是莊先生comment)說【Wall-E】最叫人失望是尾段重回典型Pixar動畫forumla,是的,這次【Up】在這個轉折位便似是類似「問題」了。

這樣吧,【Up】不及【Wall-E】,但也足以讓你喜歡甚至喜愛了。


Da da da

dadada

暫沒時間寫【黑金教父IL Divo】的後感,但就一定要先介紹電影裏最後出現的一首作品《Da da da ich lieb dich nicht du liebst mich nicht》。

結尾的那首可愛愉快的小品,其實是80年代德國新浪潮樂隊Trio的大熱作。Trio 就是刻意將歌曲的多餘裝飾洗去,變成這首結構簡單的可愛作品,da da da,我不愛你你不愛我。

其實整張【IL Divo】的Soundtrack 也好聽。

Da da da ich lieb dich nicht du liebst mich nicht – Trio


基本上,看龍珠我是推薦的

dragonball

基本上,看龍珠Dragonball Evolution我是推薦的,因為這是我人生裏少數真心覺得難睇爛極的電影。

其實我早就抱著看爛片心態看,原本就是想買「話題」多於電影本身,只是比想像中的還要更更更差是難以想像的︰以為至少有荷里活電影的官能刺激,哈,食矇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