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沙發薯的腦袋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引起廣泛討論,首次參選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雖不敵公民黨楊岳橋,但以學生身分,兼牽涉旺角騷動及名氣不高的他能奪下六萬多票,可見香港人的政治意識及政治取向隨着香港政治環境愈來愈染紅的情况下,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層次,「本土」及香港人身分認同將在香港政治論述及未來的選舉進行徹底性的大洗牌。

另一邊廂,民建聯的周浩鼎取票率直逼公民黨楊岳橋,亦令大家嘩然感嘆︰對這班還未看清局勢的人感失望。

還不是討論緊胡諾言?

這讓我想起,這幾年網上呼籲罷看無綫電視的人呼聲愈來愈多,由早年被批評其新聞專業水準不高,「是是旦旦」變成街知巷聞;到反智公式化師奶劇重複又重複,到這幾年大家譴責無綫親中選擇性報道,誤導群眾,被揶揄為CCTVB。雖然發展到廿一世紀這個年頭,隨着網絡到手機平板電腦的出現,電視的概念早已超出電視箱,電視亦有別以往「由上向下」的被動模式,觀眾不再處於僅是接收信息及沒有選擇的被動角色︰觀眾現在既可選擇幾時睇點樣睇甚至自己拍畀人睇,這等都是電視的新概念——香港人雖然只有「一個」免費電視台,但隨着YouTube到Netflix到非法下載的廣泛普及,理應不再受傳統電視影響吧?不盡然。

年長一輩如五十歲以上的成年人,打開傳統電視機收看免費電視仍然是最普及。就以Nielsen2015年第三季的美國觀看電視的數字來作參考,五十歲以上的成年人平均每周看三十九小時以上,即一天至少看五小時電視。就算年輕人多用了其他平台,減少了看傳統電視,但十二歲以上看傳統電視依然每周平均有十五小時。家母每天除了要畀電視機「休息」cool down一下外,其他時間還不是電視長開,長期無綫;與親朋戚友見面,還不是討論緊嗰個胡諾言在戲中有冇死?

ViuTV 新希望?

幼稚園到小學生也一樣早午晚看「一個」電視,朝早下午看卡通,晚間和新聞報道還不是無綫?不用從媒體或文化研究角度出發這樣深奥,簡單一想,對於缺乏對政治局勢及國際時事新聞的接觸及認識的一群,若然長期看報道偏頗劣質的新聞報道,每天看重複兼反智的無綫劇集,你想這個社會的市民怎能不會去選傳統保守的民建聯?

正如美國亦有傳統保守的Republicans,現今到Donald Trump的崛起,可見一個文明社會中往往總有一班雖然身光頸靚但思想仍然如原始人一樣的人存在。尤其是睇TVB是香港人這二三十年的生活習慣,香港空間不大,生活逼人,自住的人少,要與老一輩生活的人要改變長期開着CCTVB的這個習慣,不受其荼毒,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不過,希望在明天嘛,電訊盈科的ViuTV將於4月6日正式啟播,香港人終於有新免費電視台觀看,算是香港人的生活的新希望——愛國大婆台外的新選擇,希望可搵番個腦。

原文刊載於明報2016年3月10日沙發薯


願似Like a Flying Horse,天馬般飛奔

10559656_707498115971155_2893317876391780927_n

今天繼續看在地鐵被輾死的狗的新聞,心情很受影響,這個世界怎麼了?這個城市怎麼了?我們對大陸看見人被車撞倒後不顧,看到大陸有人在車廂暈倒而人人火速逃離而不恥,但為什麼香港會有這麼冷血的事發生?這不是大陸化?那可以用什麼可以解釋一班人會可以視生命為無物,用幾乎違反常識的方法去係咁咦救隻狗就算?

呢件事唔只反映港䥫的人的冷血,其實反映的是整個香港現在那種欠缺彈性,只怕做錯事的處事方法已經變成一種病態,連最基本的常識及同情心都妄顧了,這就是城市的發展?這就是著重效益的社會?我只會認為這是徹底大陸化。

這又讓我想起BB車在London 地鐵跌了落軌但被拯救的那單新聞⋯⋯

spaceenglish

不過今日總算有happy news,HKU Space的那個英文教師的翻譯確實搞笑,確實好creative。我看了,同時看了毛孟靜的提議,覺得有幾點的建議有問題。

1.諗起,在中學時好多同學學英文亦有相同問題,就係好鍾意要用中譯英,而果種譯法係好literal直接譯法,但成個重點係,每個語言有其logic 及語言表達的美學,中同英就本身好大分別,硬要用一些中文想法去譯做英文多數唔work,甚至令到譯出來的語言好生硬或唔o岩意思。所以學語言第一件事其實係要學識點用另一個語言的logic 同表達方法去表達,不然好難學好一個語言。

例如「天馬行空」,如果叫我譯,我就只會用creative 或imaginative 。英文不似中文,沒有這些「四字成語」,idioms的用法亦很不同。英文普遍喜歡用形容詞再去解釋補充句子,反而中文喜歡用一個形容詞或四字成員去概括一個人或一件事,就係兩個語言的基本分別,所以學英文第一件事就應該學習呢點。而毛孟靜的out of the box,就明顯不是「天馬行空」更不是「想像力豐富」,說I think out of the box而是指一些人能夠反傳統,可以好彈性諗到新計,即係nonconformal, creative thinking (可參考) 。在creative industry 或普通見工,很多時大家都會強調自己能夠think out of the box,如果你話自己「天馬行空」(通常在實際context 呢個字更有neagtive connotation),咁叫人請你都難。

另一個建議out of the blue就完全錯,首先out of the blue 係adverb,指一些東西突然之間沒有預計下發生,Cambridge dictionary 的definition係

C1 If something happens out of the blue, it is completely unexpected:

2. 「小白臉」的提議亦是有問題,如果小白臉即是那種被包養、靠女人的男人,咁gigolo就明顯錯,gigolo 幾乎等如「高級男妓」,小白臉沒有那麼的含意吧?這是Gigolo 在Cambridge Dictionary 的definition

a man who is paid by a woman to have sex with her or spend time with her

而toy boy 解得通,但亦好似唔係完全正確,Toy boy通常指配cougar ,即是中年女人,比男人伴侶老的女人的忘年戀人,沒有被包養的意思,亦沒有靠女人的意思,在字典的definition是

an attractive young man, especially one who has relationships with older, powerful, or successful people

小白臉如果是為錢,咁我會覺得male gold digger 會更o岩意思,gold digger通常指女人,而男方通常係叫sugar daddy,但小白臉的「錢」元素來講,似乎gold digger可能會接近一點。

其他的提議亦有點問題,不過冇時間諗同睇,都係果句,中英唔能夠咁樣直譯,好鬼煩,我寧願做隻flying horse。


A letter to BBC, from a hopeless Hongkonger

hk

圖片取自香港不合作運動

其實寫信給國際傳媒不是第一次。但是,再傻再沒結果的事也要繼續做。我再花了一點時間寫上這封信給BBC。以前沒有公開,但這次覺得一定要留底公諸於世,讓網絡記錄下來⋯⋯不熟政治及法律用語,當中用字或有問題,請指正,謝謝。

To speak on behalf of the majority of Hongkongers who have been pursuing freedom and democracy for decades, I am writing to urge the BBC to expend the coverage on the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in order to make the world aware that China has been maliciously handling Hong Kong just like what they have been doing to Tibet. Frankly, we have been, continuously,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e BBC and the likes of the prestigious international media for failing to cover the gradually deteriorating human right and democratic situation in Hong Kong. (more…)


你不用討厭政治,政治又與你何關

noneofyourbusiness

就算在有民主的世界,很多政治遊戲還是由不到你來理會,何況在香港?這個腐敗沒有良心沒有基本常識的地方,大家都要愛中國的時候,割什麼地又有什麼關係?因為這就是本身預定要上演的了,你一日在這個制度內,你還只能夠繼續忍受,忍得幾耐我唔知,但我幾相信香港人真係好捱得好好忍的,捱到死果日都應該仲忍到,獅子山精神嘛。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