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問題︰示威者與逝世警員

有時,坦白講,我真係唔明好多香港人個腦諗咩,又或者佢地用咩野思維去諗野,又會令我諗究竟係我有問題定佢地有問題。示威者上天橋示威,辦工警員因為失足跌死,其實顯然當中係冇因果關係,失足擺明係意外,點解會搞到要話示威者搞事累死警員?慘劇還慘劇,道理還道理哇。

講logic,好,當然,我明白Facebook的【沉重哀悼墜橋殉職警長 強烈譴責陳偉業癲倒是非】的Logic,因為陳偉業都用了一個幾乎冇Logic的遺責︰「人民力量陳偉業表示,周一嶽如果肯與該名示威男子見面,警員失足墮橋的慘劇可避免。」見示威者->冇示威->警員唔會死。好似合理,但其實唔合理,因為都係冇直接因果關係。所以癲倒是非的朋友,用同一個幾乎係莫須有原則,冇陳偉業幫示威者->冇示威->冇人死,可以叫做以牙還牙,卑鄙鬥下流,愚昧鬥無知。

撇除任何政府社會因素,其實問題好簡單,亦有人已提出了,警員的失足好明顯係冇安全措拖之過。要反思的,應該係點解爬高爬低我地的尊敬警員沒有任何保護。係咪?

其實意外係冇任何因果關係,即係你不會因為消防員因為救火殉職而話引起火警的人係殺人犯害人精。當然,暗訝底,我們明白的,警察是無需要危害自己條命去保護市民,好似八號風球到海灘游水而又浸親的人,我是贊成警察係唔需要救的。每個人都有呢D(不)文明人道諗法,呢D就真係價值觀問題,意見分岐的話講多十年都冇結果的了。若然你係認為市民唔應該示威唔應該做「危險」行動的,咁你有你睇法,我吹你唔脹,但唔好將警員意外逝世變為示威者要負上全部責任。(當然,當你係死者家屬又或是示威當事人,又或是好投入好感情用事去睇呢件事,我明白有人會將責任推上示威者身上。無可否認,示威者係事件的「起源」。但呢類不盡合理的「內疚」或「怨恨」,除了係當事人因為突然的巨大情感而變成合理化外,事外人,用邏輯諗的話,就真係唔該唔好一樣感情用事亂去指責。)

你都唔會因為食飯啃親就話飯係邪惡以後唔吃飯繼而遣責叫你食飯的呀媽或老婆啦?


愛工作,要罷工

這天在挪威大家都瘋狂地在提款機提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挪威的提款機有近十人在排隊。點解?因為聽日起銀行罷工。

每個國家都會有某些生字是缺乏了的。在香港,擺明就是罷工是消失了。除了的士司機會偶爾慢駛,航空公司偶爾會罷工外,真正的罷工真是少之又少。當然,我不是說香港要有法國的瘋狂罷工風氣,但西方國家的罷工概念,香港真是需要學識的,尤其是香港這一個打工文化屬於病態的地方,尤其是香港這一個老闆大哂大家都驚冇左份工的社會,尤其係香港這一個很多打工仔都打得不高興的地方。

我們需要公平待遇。總覺得,香港的窮人打工階層,是需要有罷工等措施與強權資本主義抗衡的。


仍然要寫,得人驚香港思想

原本已不打算再理此事,但在沖涼時仍然在為這件事感到懊惱,所以決定唔可以畀一班思想極度可怕的人佔據言論,要在這裡一次過打出自己的想法。

其實對於此事,叫我感到可怕的要素有很多,我逐一列點︰

1.所謂的「苦主」口口聲聲說要為免再有受害者所以才會有如此行動,但是我唔明白點解所謂的「為人民造福」的行動需要將人家的電話、電郵及背景等資料公諸於世。究竟係報復心態要發洩心頭憤定係為人民造福,自己知。

然後那些口口聲聲話同情苦主的人,話你唔係受害者梗係咁講的人,我真心覺得好笑,你結婚時就算請夏永康來影,佢都一樣有機會撻Q影唔到你滿意。意思即係既然咁重要,一來你就唔好那西,做到確保成件事work令自己放心;二來影相結婚相呢d 咁繁忙咁多野影的隨意相裏面,你要穩陣capture哂所有野,唔該唔好只搵一個來影相,呢d 係common sense,我相信係。

2.香港所謂的「消費者至上」的心態已經去到一個可怕的地步。原來之前趙燕萍事件仍然未有叫大家汲取教訓,仍然係本著我畀左錢你做唔好你就死畀我睇的地步。再諗返,我諗響餐廳度食十幾蚊一碗麵因為侍應做錯一樣野而鬧到人狗血淋頭的情境,係咪香港獨有?

「消費者至上」就令到大家覺得可以公開一個人的身份聯絡方法,真係可怕。更可笑的是有人堅持咁樣同openrice冇分別,佢地一樣打開門做生意。係呀,你自己都識講打開門做生意,餐廳舖頭任何有組織的「店舖」概念的單位都叫做打開門做你生意,但做freelance的好多都係閂埋門做生意,由人介紹或者只係ad hoc 的,個人資料任何時候都係冇必要畀全世界人知。你有權公開事件再作批評,但冇權將人地資料電話學校背景公諸於世,再作vigilante利用人地身份行私刑。

諗返其實而家咁多顧客都咁恐怖,各「service provider」其實也要自保,不如搞個openrice 咁o既archive式網頁,等d 各freelance 又好乜野都好,將一d 難頂顧客資料公開,集合各難頂customers資料,畀人評級。但最緊要係一定要有相同電話再加上資料背景,唔係其他freelance 或舖頭認唔到佢唔可以唔做佢生意架!

做個freelance o既人都知有d 客幾難頂啦,多多要求,當你生神仙,影結婚相為例,以為你一個人帶十萬樣架生,又要影外景又要影室內又唔同人講明,結婚咁重要,你影唔到我滿意o既我未鬧爆你爆你大獲要全世界人替我可憐!

係咪要咁?

3.睇人仆街,或者即係食生花呢d 野都係大家而家最鍾意響網上做o既野,但呢d 私刑公審存在著一個最大問題就係事主個版本究竟同真實版本其實可以有好大分別。

究竟有幾多人真係用心諗過呢d事?呢d 所謂苦主故事,佢講o既版本同成件事o既版本有幾成真係故事幾多成,大家知幾多?佢淨係話人地態度唔好但佢自己態度其實又係點?

要引大家食生花去一齊討伐一個人,真係唔係難事。

若然只係一個稍有良知及稍有知識水平及腦袋的,我真係諗唔到點解會用一d 咁樣o既手法去所謂為人民服務等人唔好再搵佢影結婚相;亦諗唔到點解會有人唔質疑點解苦主只係post 幾張相而唔將成個album公諸於世等大家認真客觀咁去狠評呢位咁差o既攝影師。以偏概全,再引導大家去可憐苦主,將人地身份公開再搞大件事,呢d 同唱衰冇分別。

4. 係,唱衰,最叫人可怕的是一班人可以如此積極去「唱衰」另一個人。唱衰一直在媒體裏都是八婆或潑婦及師奶的專利,是典型的stereotype。你諗返tvb 劇集d 八婆師奶講「你咁樣我要唱衰你呀」果時個黑人憎嘴臉,真係好討厭。

在舊年代唱衰係,以訛傳訛威力已經大得不得了,到今日網絡時代要唱衰一個人真係話都冇咁易,最得人驚係以前都真係唱衰人o者,而家搞到係你要將人地身份電話背景公開,要搞到全世界人都知呢件事為止,等果個人畀人響討論區拎祖宗十八代出來品評然後畀人打電話騷擾收email騷擾奚落,最毒真係婦人心。

最後要加返,我絕對唔係要撐邊個要幫邊個,只係根本成件事個出發點已有問題,你要公開件事,唔係咁樣公開的。人地再錯,唔代表你可以用網上暴力的。以暴易暴然後向全世界講自己好可憐呀,又叫人點同情你?


由馮小剛裏的隨想

還未看《非誠勿擾》,但對於馮小剛的話則有感想。

香港確是一個接受能力低的社會,是嗎,我不清楚,只是在香港裏大部份人都會對不熟識的題材、背景及演員都會標籤為「唔知係乜」、「騎騎呢呢」的稱號而拒絕接受。當然,站在一個實際角度,消費者在消費中往往play safe選擇一些自己覺得好看的電影是情有可願。只不過,我是慨嘆為何香港人缺少了一份可以接受一些自己不熟識的題材的胸懷,更加缺少了一顆好奇心去識知一些他們不所知的事與物呢?

改變吧,香港的文化藝術要改變,就先要改變社會裏的一些狹隘心態。

馮小剛沒有說錯! 文章日期:2009年3月28日

【明報專訊】馮小剛是內地最賣座的導演,《非誠勿擾》有3.4億元人民幣的成績,13億人口的市場征服了,卻無法討好香港這700萬人的小市場。

《非誠勿擾》在香港僅收150萬元,馮小剛一語中的,指香港觀眾嫌內地電影老土。

他講出了事實,也證明他很在意這事實。

在商言商的話,13億的大市場已是他的囊中物,何必在乎香港這一小批觀眾。

但電影人就是電影人,明知不可能討好全世界,就算被極少數的人嫌棄,也會耿耿於懷。

香港觀眾比內地觀眾難討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13億人口的大市場,即使觀眾口味有變化,相對來說也比小市場穩定。

在內地,也分北方和南方兩大市場,馮小剛的票房,主要來自北方。

香港觀眾嫌棄內地片,主要是時裝片,古裝相對來說會好一點。

我們把常進戲院的觀眾分成四大類來看:一類是青少年觀眾,二是女上班族,三是男性觀眾,四是一家大小的家庭觀眾。

馮小剛的愛情時裝片非家庭觀眾及男性觀眾喜愛的品種。

青少年會捧愛情小品場,但會嫌《非誠勿擾》主角不夠年輕,內容也太成熟,對白雖好,但難起共鳴。

本來女上班族是這類片的主力觀眾,《色慾都市》電影版也收千多萬,《穿Prada的惡魔》成績更好,但香港女觀眾看愛情片要有靚人靚衫靚景。

《非誠勿擾》靚景有,遠赴北海道取景,比一般內地時裝片講究,服裝也合理。至於靚人,舒淇沒問題,葛優不是靚仔,很難令她們看得投入。

《游龍戲鳳》同一個舒淇,換上了劉德華,在香港收千多萬,就是這麼簡單。

郭繾澂


依然‧ 親愛的at17

當一張EP【Over the rainbow】是變了質的at17後,很快地我們得到來自下一張EP的單曲《依然‧ 親愛的》,卻像帶來能彌補上一張EP的安慰。歌名取自林憶蓮的《依然》及關淑怡的《親愛的》 ,並由林嘉欣作旁白。

不多不少的樂器演奏,回到應有的簡單乾淨,結他輕輕的勾勒,synthesizer 的輕描淡寫,是典型亦是久違了的人山人海風格(蔡德才與梁基爵編曲)。隨意走動的旋律恰好讓人想起哥哥林一峰的《空中小姐》,配上慵懶的演繹,到尾段的brass的吹奏,有點像黃昏的雨天,有點濕悶有點可愛。再加上林嘉欣婉弱聲線的讀白,是八十九十年代的情義情懷。

依然‧ 親愛的 (feat. 林嘉欣) – at17

依然.親愛的

主唱:at17 
獨白:林嘉欣
作曲:at17
填詞:林二汶@at17
編曲:蔡德才.梁基爵@人山人海
監製:蔡德才.梁基爵. at17@人山人海

歌詞

那年 那遇見的一天
你我 彷似從沒有分別
若你在 天多冷都很暖

(你話 你想一齊開間老人院
到老咗無人要
大家 都可以照顧大家
你話你鍾意關淑怡 我話我鍾意林憶蓮
我哋竟然傻到用晒d零用錢
嚮卡拉OK全日淨係唱佢地啲歌
如果係宜家 你仲會唔會…
你仲會唔會咁陪我呀?)

難得 一切有她伴我
只想共她三天不出家門
噢 這時間 可慵懶
不用怕 怎麼都不會怕

難得 (喂?)一切有她伴我 (做緊咩?)
只想共她(係…好耐無見…)三天不出家門(你有無時間丫?)
噢 這時間 可慵懶(um…)
不用怕 怎麼都不會怕 (咁…唔緊要……下次先)


亂寫好戲量

呢年頭公共空間取代左「集體回憶」成為被濫用的詞語,「街頭藝術」亦隨之亦被大幅運用,當時銅鑼灣時代廣場一獲,好戲量曾挪用「time freeze」當自己發明的活動,義正詞嚴好戲量好戲量在將自己名字好好宣傳多於爭取公共空間,亦是「Time freeze」活動中將策劃者角色投射到無限大的先例。這件事使我對好戲量沒多好感,但有趣的是綜合各方好友的表態後,原來沒有一個對好戲量有好感。

行人專用區有雜技有唱歌連商業機構sell寬頻電訊的都不及好戲量黑人憎,諷刺地好戲量是唯一一個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矛頭指向的團體個個只針對好戲量,點解?

「霸正路中心」與及「積極想公眾參與」似乎是黑人憎的主要論點,無他的,藝術尤其是街頭藝術本應不是那麼pushing的,嘩眾取寵是可以,但明顯over了。正所謂有麝自然香,你霸得旺角行人專用區,香港人流最多的地區,若能好好運用,其實絕對比得上幾千萬靚位的海底隧道對出廣告位,亦比得起像容祖兒日以繼夜廣告攻勢的洗腦宣傳方法,但是那種驚死你睇唔到驚死你聽唔到的表演方法,再加上在一直迫到冇朋友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正中位置表演,其實同高速公路上放個路障要你兜個迴旋處睇馬戲團表演一樣不合理。想起倫敦的Covent garden的表演風氣,好睇的自然有成街人企定定望住你睇啦,吸引觀眾是靠表演本身而不是只懂搞噱頭吧。

正值立法會選舉搞到滿城風雨,亦令行人專用區性命不保,我本應亦要保持中立說不將好戲量踢走的一番話,踢得好戲量亦代表破壞了公共空間的藝術權利。不過,他們有權表演市民亦有權反對,亦不要因為某人反對好戲量便說香港人保守接受不了藝術扼殺藝術來無限上槓,言論自由嘛,鍾意講乜未講乜囉。

延伸閱讀︰
寄語好戲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