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似Like a Flying Horse,天馬般飛奔

10559656_707498115971155_2893317876391780927_n

今天繼續看在地鐵被輾死的狗的新聞,心情很受影響,這個世界怎麼了?這個城市怎麼了?我們對大陸看見人被車撞倒後不顧,看到大陸有人在車廂暈倒而人人火速逃離而不恥,但為什麼香港會有這麼冷血的事發生?這不是大陸化?那可以用什麼可以解釋一班人會可以視生命為無物,用幾乎違反常識的方法去係咁咦救隻狗就算?

呢件事唔只反映港䥫的人的冷血,其實反映的是整個香港現在那種欠缺彈性,只怕做錯事的處事方法已經變成一種病態,連最基本的常識及同情心都妄顧了,這就是城市的發展?這就是著重效益的社會?我只會認為這是徹底大陸化。

這又讓我想起BB車在London 地鐵跌了落軌但被拯救的那單新聞⋯⋯

spaceenglish

不過今日總算有happy news,HKU Space的那個英文教師的翻譯確實搞笑,確實好creative。我看了,同時看了毛孟靜的提議,覺得有幾點的建議有問題。

1.諗起,在中學時好多同學學英文亦有相同問題,就係好鍾意要用中譯英,而果種譯法係好literal直接譯法,但成個重點係,每個語言有其logic 及語言表達的美學,中同英就本身好大分別,硬要用一些中文想法去譯做英文多數唔work,甚至令到譯出來的語言好生硬或唔o岩意思。所以學語言第一件事其實係要學識點用另一個語言的logic 同表達方法去表達,不然好難學好一個語言。

例如「天馬行空」,如果叫我譯,我就只會用creative 或imaginative 。英文不似中文,沒有這些「四字成語」,idioms的用法亦很不同。英文普遍喜歡用形容詞再去解釋補充句子,反而中文喜歡用一個形容詞或四字成員去概括一個人或一件事,就係兩個語言的基本分別,所以學英文第一件事就應該學習呢點。而毛孟靜的out of the box,就明顯不是「天馬行空」更不是「想像力豐富」,說I think out of the box而是指一些人能夠反傳統,可以好彈性諗到新計,即係nonconformal, creative thinking (可參考) 。在creative industry 或普通見工,很多時大家都會強調自己能夠think out of the box,如果你話自己「天馬行空」(通常在實際context 呢個字更有neagtive connotation),咁叫人請你都難。

另一個建議out of the blue就完全錯,首先out of the blue 係adverb,指一些東西突然之間沒有預計下發生,Cambridge dictionary 的definition係

C1 If something happens out of the blue, it is completely unexpected:

2. 「小白臉」的提議亦是有問題,如果小白臉即是那種被包養、靠女人的男人,咁gigolo就明顯錯,gigolo 幾乎等如「高級男妓」,小白臉沒有那麼的含意吧?這是Gigolo 在Cambridge Dictionary 的definition

a man who is paid by a woman to have sex with her or spend time with her

而toy boy 解得通,但亦好似唔係完全正確,Toy boy通常指配cougar ,即是中年女人,比男人伴侶老的女人的忘年戀人,沒有被包養的意思,亦沒有靠女人的意思,在字典的definition是

an attractive young man, especially one who has relationships with older, powerful, or successful people

小白臉如果是為錢,咁我會覺得male gold digger 會更o岩意思,gold digger通常指女人,而男方通常係叫sugar daddy,但小白臉的「錢」元素來講,似乎gold digger可能會接近一點。

其他的提議亦有點問題,不過冇時間諗同睇,都係果句,中英唔能夠咁樣直譯,好鬼煩,我寧願做隻flying ho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