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真偉大,Motherly Kate Bush

kate001

三十五年沒有公開演出過的Kate Bush 對傳媒解釋,鳫來這廿年來不走出來的原因,原要是因為為了兒子著想,想兒子在正常環境下成長。然後,當在Before the Dawn演出之中,看到她十六歲的兒子Bertie 作和音、演員及演唱,就特別令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Kate Bush改了The Ninth Wave的結尾曲The Morning Fog 的歌詞,由I tell my father 改為I tell my son,她唱出這句時的那個表情,母愛泛濫程度簡直爆燈,真情過真情。 (more…)


愛在瀉下,我們需要任何人嗎

teleman

這次再踏足英國,還是覺得英國有去不完的地方。一個地方有沒有東西參觀,不是在乎它有多少個景點,有多少個購物商場。一個地方,最重要的還是當中的人,因為有人就有文化,有文化就有值得看值得欣賞的地方。這次到了Brighton, Bristol與及再次到London,最迷戀的,或者還是East London。

(more…)


一期一才女,終於到Jessie Ware

在英國本土已經醞釀了大半年的South Londoner Jessie Ware終於推出首張大碟【Devotion】,大碟一出當然取得更多國際注目,絕對是這個夏天的新音樂才女,繼Lana Del Ray後。

從Jessie Ware身上就是將dubstep 等電氣化融入美式Soul唱法,所以在《110%》我們聽到她可以又做Lilly Allen 又突然變Adele式演唱,很是神奇。聽了她的單曲聽了大半年,之前還不太肯定這個女子讓怎樣形容。早前還跟朋友介紹說,喂,英國版新Lykke Li式電子才女呀,說得很錯。因為其實Jessie Ware就如其他一眾South London的音樂人一樣,有種posh高貴「血脈」,單看其MV便知道,你還以為是Made in Chelsea 班friends。所以我覺得要取用一個雜誌式吸引眼球用字,我會說她是The British answer to Lana del Ray更適合。

看她最新MV《Wildest Moments》,又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一次証明,一個出色MV,其實不關成本的事。是創意,是美學水平,是歌曲本身。


呀下呀呀下,倫敦

london2011001_effected

倫敦從來都是我又愛又恨的城市。愛在其文化的豐富及複雜,它的文化建基於文化間的衝突及不協調,倫敦人的愛辯不妥協性格又是使這些衝突能成立的地方。這些都是使英國或是倫敦的文化層面可以那麼有趣罷。恨在於其過份繁忙缺乏應有的人情味吧。我三年沒來倫敦,這次第三度短暫停留讓我的腦海真的變了海洋一樣在蕩漾,很複雜,那裏流這裡衝向哪裏走。

上一次來倫敦是跟爸媽及大家姐來。短短不足四年發覺倫敦已改變不少,尤其是Piccadilly Circus,大型HMV 及Virgin原來已消失了。確實,人都消失了,我不禁在回憶倒帶,那些地方我們幹過什麼那個地方我們怎樣走過。人還不過是城市的一部份,人會幻滅城市難以幻滅。我們的回憶黏在城市上,不如說城市是沿著我們的生命線地在四方百面地發展成長活著的罷。

在倫敦短留根本看不到什麼,看到一大群人在Oxford Street跑呀跑,其實很有趣,就像在香港Nathen Road 旺角一段跑一樣,那種對抗街道本身角色的含義很強。看得我不禁咧起嘴笑。

回到奧斯陸心情又是不一樣,變幻原是永恒嗎,我不覺得變幻原是永恒,永恒的就只有永恒這詞語,變幻是人生,像馬路紅綠燈一樣,你久不久便要碰上一個吧。我站在這個馬路口,我想到的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是用來作破壞的,建立,deconstruct,或是collapse,或是重組,這些都是這世界,或者是我自己不斷經歷過程。

有些東西是沿著路軌走的,不過不知為什麼這個站要提早到達。我不知道提早發出訊號的意義何在,我邊廂就只有感到悲傷。就像是海,大海是變幻的始源,我討厭水,這是Erlend Loe教我的。我討厭水。保持,保持的就只有俗套路軌上的過程罷了。我討厭水。這個世界的磁場總讓水在翻在倒,可以讓它安靜一點嗎?我不明白。剛剛手上的水才平靜過來,為何又要那麼快迫我倒瀉?可知道我的手是這麼震。


地鐵車廂變工作室

london_studio

名為「Village Underground」,是倫敦Shoreditch裏的一座磚建的樓房變為一個展覽空間,以二百磅買入四個地鐵車廂作Artists的Studio的地方。還未知道究竟駐守的Artists的作品是怎樣,但單看外表已經很吸引,下次去倫敦又有新地點要遊覽了。

來源︰Inhabi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