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取消modern slavery,放過現代奴隸吧

gotslaves

讀到盧斯達的「取消外傭最大愛」一文,忽然覺得終於有人說出了我一直想說但沒有時間寫的東西。

21世紀了,雖然香港已經沒有東西再make sense,已經被強國化到一個腐爛程度,但,好,因為葉劉呢個人渣的話,大家都開始討論東南亞女傭的問題了。

很簡單,東南亞女傭在香港的存在其實就是modern slavery 的寫照。它的存在就是種族歧視,他們不會獲永久居民亦就更是䥫一般的種族歧視䥫證。而你說,香港人是在幫他們,給他們不錯的金額及住宿。這種恩主心態,其實不過是過時自我感覺良好的典型港式偽善,又或是全世界喜歡收奴的人的心態——那些禁固人在密室一世的變態狂徒,亦是用同樣藉口的︰他們好食好住,其實他們是幫他們一個忙。有時甚那些被禁固的人甚至會有stockholm syndrome,真心多謝喎,是不是好beautiful 呢成件事?

給人家三四千,要人家為你一星期工作六天,住在你香港細細的家,冇自由冇娛樂仲要成為社會公認的低下層,再加上離家別井,講得好聽就係人家來打工,其實有良心肯正面面對這件事的,就明白這是徹徹底底的剥削,是不合時宜的勞(奴)工制度。在廿一世紀的香港,根本不應再出現。美國在二十世紀初仍然流行黑人當富有白人家庭的傭工,在媒體的美化下也將他們變成是勞苦,愛錫家庭及家庭的孩子的coloured nanny,但當讀到真正的紀錄,就會明白那不過是十九世紀黑人奴隸的延續,當中的辛勞不公是如何嚴重,只是在主流傳媒裏看不出。

當然,Slavery 要消除是有難度的,尤其是在這個slavery 制度那麼流行的香港,太多slave holders,很難解決的。當然,domestic worker 可存在,但工作條件、薪金到待遇就要徹底重寫。不過,左膠當然不會理,他們只幫強國人。所以,這個modern slavery 在港相信仍不會有改善。有睇Game of Thrones都明白,好似Daenerys Targaryen解放奴隸一樣,一定會引發好多問題,響香港喇喎,一定冇得搞。

都廿一世紀,香港越來越似大陸,冇發展只有利益輸送到大陸;講大愛原來只係應用於對大陸的大愛,真係替一眾愛國人士及左膠開心。


究竟是要光環,還是要民主要重整香港?

halo

每每看到那些左膠泛民人士,面對政府暴權他們不會上火批評,講幾句便轉個話題;相反每每面對同路的抗爭者,他們卻每每七情上面,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鬧爆那些「衝擊」、「激進人士」。

然後他們會說,這樣做就錯了,這樣做就出師無名,這樣做就拉跨運動,這樣做就令我們不再站在和平理性爭取民主的道德高地。確實,說到尾,其實香港很多人只不過想佔領「道德高地」多於想幫香港爭取民主,盡是在想如何可以在鏡頭在市民在學生前如何理直氣壯說自己道德情操高尙所於想幫香港刪洗所有中國赤化的禍害。

講到尾都是光環累事,說到尾都是面子緊要,站不住道德高地,一旦革命失敗,那他們亦再不能威風地講他們如何光勞地抗爭失敗,如何和平理性地撤退散下更多的民主種主,喚醒更多人心。相反,保持和平理性,事件最後成或敗,他們都是人民英雄,如何著數?

呸。任何革命任何歴史事件,都是沒有預演沒有固定劇本的,任何變數——是「好」是「壞」——都是能夠推進運動的。這些左膠泛民每每能變先知,預先知道某些行動是無效,其實他們都是坐時光機的嗎?還是,只要不按照他們華麗理直氣壯的抗爭方式,那他們就更應被消滅?

想不透,警察暴力我不見左膠這麼用力去批評,要與警察劃淸界線。相反,有抗爭者用自己前途生命去抵押,去嘗試為行動出一分力,最後還被捕,反而,卻還到所謂的「同路人」猛力遣責?

道德高地上的光環確實遮蓋了良心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