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Mew






聽來自丹麥的Mew沒有多長的時間,Pop Rock但擁有獨突的冰冷感覺令我特別喜歡,像在冰上燃起的火花一樣。是晚在Rockefeller 的演出當中,他們一樣表現如此的冷,主音的聲音如是,結他與Bass的聲音也是那麼地冷。整個音樂會流暢刺激,沒有半點鬆懈的地方,背景的錄像更是令我的眼睛長期聚焦,且謀殺了不少「菲林」。只可惜因為背景的關係,令拍下的照片十居其九對錯焦。


有湯水

food0012.jpg
要到Rockefeller看來自丹麥的Mew,先到了北島的家作晚飯。滿挪還是當大廚師,雖然只是加熱了預先準備好的Pea Soup及蒜溶包,但也一樣令我吃得飽滿非常。青豆湯濃濃鹹鹹的,尤其喜歡那種滿口都是湯料的感覺。很久沒有喝正正經經的湯水,實在幸福。飯桌時與滿挪用英語談話,發覺自己的英語越說越差,生字也越識越少,尤其是一些日常生字,少得可憐,所以只換來身旁北島的嘲笑,真是羞家。

飯後還吃了我隨手買下的一個自製朱古力蛋糕,原來不好吃的,只留下濃烈的甜味以及嘴邊的朱古力漬,可惜。

然後,我們出發了。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到了挪威後,體驗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感激給我練習的人和事。
日復日的練習當中,不知道人有沒長大,但至少內心變得堅韌了點,希望有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