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pop 「國歌」Common People

BBC 6 Music 叫聽眾選出Britpop Anthem,結果,其實幾正路,由Pulp 《Common People》得第一。

Pulp《Common People》的成功象徴著Britpop年代的高峰,歌頌「普通人」,有很多重意義,是一隊原來玩了很多年的一隊Indie Band Pulp 終於在商業上取得大成功,見證著英國各地indie scenes湧入主流;是Brit Pop的「做自己」,indie精神的pinnacle;是來自英國工業城市Sheffield,一個在英國人眼中甚為落後灰暗的城市孕育出一首屬於草根階層的軍歌;是有art school background 的流行音樂的主流成就⋯⋯

本人有幸看到Pulp 之前reunion的演出,亦算是人生其中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最高點,心情好了幾日。Jarvis Cocker 台上演繹的「狂」,不是那些普通歌手的acting,而是來自他本身的性格及文化修養,記得一首一首他們的大作響起,台下的觀眾已經興奮得跳到顛了(這亦有別看Blur,Blur的歌因為編曲的twist,通常有種Karaoke 元素,感覺似是大合唱多於Pulp 作品的那種一鼓作氣的編排)。而到到《Common People》,當然唔駛講,現場已經癲左。

好了,《Common People》一定是Brit pop anthem,那如果要我選其他,我又不知會選那幾首⋯⋯我諗,Blur 《Parklife》,Blur《TracyJack》,Pulp《Do You Remember the First Time》,Longpigs《She Said》, Suede《Animal Nitrate》,Suede《So Young》,Ash《Girl from Mars》,The Divine Comedy 《National Express》,Catatonia 《Road Rage》⋯⋯⋯⋯

最後係William Shatner的cover。

Pulp @ Øya Festivalen

Blur @ Øya Festivalen


身在何處亦避不了英倫憂愁

說到Britpop,不如說所有英倫搖滾,多是充滿著working class平民的情感,渺小,不被重視,那種無奈不安的感覺與主題,全在英國出產的搖滾裏見証。記得有個澳洲朋友沒有怎樣聽過The Smiths,他劈頭一句就是,又是你們(當時有英國朋友在場)英式壓抑傷感音樂吧?

這兩天的天氣都很陰暗,那陰暗連申到朋友的黒暗宇宙,他,仍然沉醉在他自製的煩惱當中,日復日,重覆又重覆,說起來,他已在這狀態接近半年,在同一種傷感的泡泡中翻來翻去,在想像的黑霧裏徘徊停滯。作為旁邊的我,我沒有意外,我們雖是兩個荒島,卻同樣聽見此起彼落的瘋狂鳥聲,同樣在驚濤駭浪過著每一天。我沒有意外,亦沒有意見,更加不想多說一句,因為我們都是荒島,我們在同一個宇宙,卻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裏,再尖叫,還是傳不到我內心最深的一隅。這就是世界的定律,這就是世間的定理,這就是我們改變不了的現實,無奈,沉悶,重覆,但仍然繼續。

Inspiral Carpets from Manchester, 1990, This is How It Feels.

Black car drives through the town,
Some guy from the top estate
Left a note for a local girl,
And yet he had it all on a plate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Husband don’t know what he’s done
Kids don’t know what’s wrong with mum
She can’t say, they can’t see,
Putting it down to another bad day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So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lonely
This is how it feels to be small
This is how it feels when your word means nothing at all


E先生跟我們都在重覆著昨天

自從知道其實你不必對食品的「Best Before Date」認真後,我真的就對所謂的過期食品很放心,確實一直都沒有出錯過,吃落口,一樣好吃一樣正常。不過,或者,其實其他沒有過期日期的東西,就更易過期吧,尤其那些,明明是跟足你一世的東西,那種感覺,那個纏繞心頭的一陣微微的悸動,都隨著時間而流走。

我小時候迷過很多樂隊,以前不知道音樂也有一個時限,不是說往後再聽音樂變差了,只是,聽到的聲音就是不一樣了。EELS,又或是MR. E,又或是 Mark Oliver Everett,他就是小弟成長時其中一隊本人最喜歡的樂隊。Mark Oliver Everett的歌詞總是帶著陰暗面,他的家人相繼離世,影響到他的作品多提及生命及死亡。

小時候很愛聽EELS,簡單直接,沒有多花巧。不過,真的很久沒有聽EELS了,聽到他將會出新碟,新作《Mistakes Of My Youth》在電台播,歌曲有關回望過去的坦白直接歌詞卻令我再次有重溫EELS音樂的衝動。不過,再聽後,感覺卻不一樣了。

當然,我不是說這種口味不會改變,就是在這個時候再聽,EELS已經不是那個我以前著迷的EELS了。不過,新作《Mistakes Of My Youth》依然令我感慨,就像是要離開前的說話吧,很唏噓吧。

「there’s no way to get around it,
I’m not the younger man.

I keep defeating my own self,
and keep repeating yesterday.
I can’t keep defeating myself,
I can’t keep repeating, the mistakes of my youth.」

這又讓我想起Bob Dylan的《My Back Pages》,
「Ah, but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I’m younger than that now.」

逝去的都已逝去,一切都會逝去,吧。找不回,就找不回了,也許,就是有機會,會回來。

EELS – Mistakes Of My Youth

在日後漸老的日子來臨前,
我要重看我的路。
我知道這不會是太遲吧。
所有我說過的蠢東西,
和所有我曾經傷害過的人,
我希望這不是我的命運,

去繼續打倒我自己,
和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在漆黑的夜裏,我或者
可以令自己在想
我仍然是一個年輕人。
但是當光線照下來,
這就沒有其他兜轉,
我不是那個年輕人了。

去繼續打倒我自己,
和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這個選擇是我自己的
去為自己創造一條更好的路
我選擇的這條路,
正在向沒有出路進發,
但是這不是太遲去轉過頭來。

在最後的時刻
我希望我知道我可以嘗試
去做我可以的

去停止自己繼續打倒自己,
和終止重覆昨日,
我不可以繼續打倒自己,
我不可繼續重覆犯下我年輕時的錯誤。


食物色情

foodporn

看到一張台灣牛肉麵的照片,拍得很靚,牛肉很有光澤,麵條看落彈牙爽口,忽然很想吃。不過,究然又想起,我在台灣亦吃過好味的牛肉麵吧,又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令我滿足的地方,為什麼呢。這就是人的食欲吧,你想吃時,總是想它的最好,那種想像出來的口感,那種肉質澎湃的感覺,那種尤如伙頭仔昆布裏頭奇妙的滿足感覺,會像爆彈一樣從你的頭內爆發出來——是的,想像總是最美好的。

記得很多人問我香港有什麼好,我常答香港食物特別好。上一次返香港,吃了不少好東西,但是否真的很好吃,我又不敢說。或者是那種失落感吧,又或是人生本來無法避免的飽落與失落,口福的滿足,不過是數秒,然後,又是一陣空洞。爬得越高,跌得越高。吃不到,反而一直心思思,味道變得更好味。小時候對美食的幻想,一一都幻滅了,原來什麼美食,不過是一種奢侈,一種消費,一種身份的像徵,吃下去,還不過是那様子,美味是美味,但一嚥下,就即消失了。

滿足感去那了?熱情去那了?我們的生命,還是要靠色情,才讓想像的好永遠活在相片影片之中。

Kaja Gunnufsen – Faen Ta


廚房的那些污跡

money

這個世界每樣東西都有一個價值,這個價值,雖然,很多人告訴你未必等同金錢上的「價值」,但是,很多時最後也會發現原來「金錢上的價值」就是那樣東西的「最終價值」。很弔詭的,但其實一點都不弔詭。一切東西,我們都講用料,而用料的好與壞,就正正是看其價值,而該用料價值越高,亦代表該「金錢價值」越高。所以,很難避免,這個世界最高價值的東西,都是那些昂貴的東西;而那些昂貴的東西,正正是用料最好的東西。

這聽起來有些恐怖,說什麼深度說什麼人的價值感情價值,到最後,很多價值都是與金錢有關的。或者,金錢真的很重要吧,我不否定,那金錢究竟又有多重要?金錢真的異常咁重要,如果happiness是人生的意義,那金錢就是人生的燃料,沒有金錢就根本連享受人生與及那happiness 的機會都沒有。講到尾,人的一生都是追求有價值的東西,那些東西可以是實在的,可以是不實在的,不過,實在還是不實在的,最終都離不開金錢。

就是這麼煩的,有又煩冇又煩,人,就是這麼煩,這麼meaningless,所有東西都是有這麼多的love-hate relationship的。又,好像那個音樂,愛音樂又同時恨音樂,音樂可以將你從谷底救起;亦可以將你由谷底拉到更深的海洋,直入海底一百米,進入海底深處人類亦沒有多少資料的位置,與那些尤如外星人一樣的古怪海洋生物一起,沉寂的,烏黒的,在飄著,飄著,你看不見,卻感覺到,那些長得像Alien的怪物的魚就在你身邊,既帶著好奇亦帶著驚恐地,觀察著,凝視著。

就是這麼樣,廚房的用料就是沒什麼價值,結果被水磨蝕了,留下了不些移不走的破壞,一些污跡。其實,沒什麼大不了,這個單位其實又不是我的,我又介意什麼,講到尾,又不過是錢吧,就像那個窗一樣,由上年十一月到現在,依舊穿了一個大洞,還是沒有修好,支離,破碎。


Dear Lincoln, 為什麼緊張?

忽然兩個週末都有朋友來訪,先是很久沒見的大學同學及荷蘭的添飯茄粉,然後到在瑞典裏遇見的英國男生及澳洲女生。或者算是有不少的輕鬆愉快時刻,但當自己停著不幹事又總感到無比內疚。實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太少的時間。

真的要好好的運動的,最近開始抽時間每週都跑一次步,之前做thesis的時候每週末都去跑,可以跑到兩分鐘四公里,但之後一直沒再繼續,花了兩三個月都再跑不到這時間。終於上星期我跑到了。Channel 4 有一個節目叫【Hidden Talent】是在找普通人的潛能,找到潛能後也不是就是在沾沾自喜的,最重要還是push your limit,衝破更多的界限。

我不知道呢。夏天很熱,但很快又會到冬天,然後我們又會在投訴一下這個冬天多冷,又或是一點都不冷,就像在埋怨你吃的食物還是那個味道,又或是你煮的某些東西仍然是煮得不夠好。我們都不過是這樣的重覆著重覆著。

好想像Kiran Leonard這個十七歲男生一樣再次年輕過。再年輕的話我會做不一樣的事。我不會浪費某些時間,又不是說是浪費,沒有東西是浪費的,但確實我又覺得有時有些東西是浪費掉的。


Paul Mccarthy 咁樣係咪屎?

paulmccarthy

看著西九的那堆屎由被鬧爆到真係爆開,竟然不足四十八小時,實在神奇。

其實社會大眾鬧爆堆屎,其實根本是預設反應,大眾不會喜歡一堆屎,亦因為大眾對政府慶過火屎,根本就預設畀人鬧的。大眾鬧是良好反應,只不過我則真心覺得這舊由我喜歡的Paul Mccarthy 做的這堆充氣屎,確實有點屎。

屎,是Curation屎,因為這件事out of context了。喜歡Paul Mccarthy 的東西從來是因為他的作品夠provocative, 將一些不尋常的東西放在很尋常的setting 或是反之亦然。其經典作品是那段錄象,他如何糟質自己,戴著拳套不斷打自己;以茄汁埋單,塗上身以及性器官上,這不是因為做這些東西很藝術,而是這些東西在整個觀看的歴程中,是整個不尋常的尋常體現。

將一舊巨型屎放在一大片爛地上,就是屎。整個作品沒有了context 。一個草地上有「一舊屎」,何其正常?有一舊大屎,不是什麼智慧東西,只是會讓人覺得,哇,邊隻狗痾了這麼一堆大狗屎。這個作品一定要放在公眾空間,才有意思的;放近一點在側邊的高樓大廈旁邊,整個意思就不一樣了吧?就像對面海的那隻鴨,就是簡單地玩了scale 了。

屎爆了就是一灘屎。我反而覺得最好笑的是一眾寫字人甚至寫藝術的人都要加入這堆屎是否藝術的討論。問是不是藝術的香港人,讓我想起那些跟人家見過一兩次面的少女,回到家,睡不著,愁眉苦臉,七上八下,傻豬地問「咁樣係咪愛?」的畫面。

唔識Paul Mccarthy? 睇睇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