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世界最長電視節目︰134個鐘海灣遊!

挪威官營電視台NRK一向都好夠膽,當其他商業電視台主打播美國娛樂節目時,佢地就極力做Documentary同買英國同北歐電視節目。仲未夠癲,知道挪威景色靚,由Oslo 奧斯陸到Bergen的八個鐘頭景色靚,所以要將全程景色拍低,再原汁原味在電視播放,八個鐘伴以本土Country music,無添加,無剪接,一集過。仲要注意喎,節目在黃金時間播放,你估好似無綫咁將文化節目放響晨早未起身時間咩。

當之前的火車節目得到「一致好評」後,NRK便決定將另一出名的Hurtigruten(直譯意思係Fast Route)船旅程拍成電視節目。船程由Bergen為起點到Kirkenes到終點,沿著西部海灣到北部海灣接近將整個挪威遊完。好,變成電視節目又係原汁原味播放,好,咁船程幾耐?五個半日,哈哈,一百三十四個鐘,由挪威聽日六月十六日夜晚七點九開始播,播到六月廿二日中午三點五十分,正不正?我就話超正!我要睇足五日半!

當然,大家會問,點解五日半都要叫做「快路」?因為船航響1893年已存在,因為科技發達令到可以行得更快,令以前不可能的任務變成可能咁喎。

我愛(挪威)State Channel!


六月,森林,夏天,無眠

年齡不應是讓人感到有壓力的東西來的,是嗎,忘掉年齡的人也許會是最開懷最樂觀的人。我不擔心年齡,但年齡是相對的東西,我的數字在增大,每個人的數字也在增大。我討厭。

這麼快就一年了。我還停留在上年的夏天,是人生最痛苦亦最無奈的一個夏天。我經歷了人生的一半,得到了人生的一半,失去了人生的一半。如果生命是一個方塊遊戲,我的生命應是缺少了重要的一塊,永久地。當然,方塊永遠有不同的組合及變化,人人都得經歷變化,可是當失去了那一塊時,你就是失去了那一塊。

我仍然覺得人生很虛幻,很不真實,突然覺得一切輕得像煙。什麼都失去了重量,彷似,一吹,這個世界就會被吹散了。

我在想像,一個人在一個盒子裏,在黑暗裏,很悶很孤獨。我想起聞一多的《死水》。當我昨晚凌晨三點多與同層的人再一次三更半夜,在挪威現在幾乎沒有夜晚的凌晨時份,那只是深藍色的天空下,我的雙腳一步一步踩上濕濕的泥土,我想起了《死水》。那些泥。那些森林或是大自然的聲音。我想起。

我不知道我下一站在哪裏。很不安定。但我相信,我會找到方法,像在森林裏,我們總找到出口,我不喜歡森林。不是,我感到我不想一個人在享受這個森林,我希望,你也能享受這個森林。

真正的朋友,請不要跟我說生日快樂。其實我一直最討厭。


有關生活,從Eurovision說起。

single_follia_damore_cover

今天完成了一連四天的在家考試。有關電影歷史。有關美國。獲益良多。其實自己還是最喜歡讀有關電影音樂藝術的東西,Media Studies 有趣,但其實我真的在Branch out。可能性真的太多了。

最近生活忙,人很累,都沒時間來寫blog ,實在是錯。我很想說說自己的近況,雖然不知誰有興趣聽,但我還是想說,但卻不知從哪入手。從哪。不如,說說Eurovision。

Eurovision一直都覺得它是不值一提的無聊東西。那些甚沒創意老土自戀元素均是本人鄙視的原因。而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的道理,朋友間都一向與本人的意見相若,大家只當笑話一場。這不是音樂。這是無聊。

不是不是,經歴了在酒吧裏大概二百人一起看Eurovision後,我明白了Eurovision的意義了。我亦漸覺得,我一貫的執著,亦像銀包的錢一樣愈來愈要少了。

其實寫到呢度,我已經唔想再打字,有D累,要訓了。遲D再講。但係,不如先送大家一個見面禮,這是一首理應不屬Eurovision的範籌的歌曲,意大利的代表Raphael Gualazzi – Follia d’amore。


復活節在挪威跑呀跑

blogpaske002_effected

這個復活節,真的是天氣好到不得了,太陽高高掛,我與短留兩日的Gerda 走過挪威的森林,登上了一個小小的山峯,俯看奧斯陸啊,好美,好美。生活的美好從來都是在意外間發現的,跟她走這一轉,忽然又再感到大自然的美好,我們看到湖畔上百的青蛙蛋,看到硺木鳥,吃了路邊的葉,我試了一點螞蟻的尿。嗯,放鬆自己讓自己感受不一樣的生活,往往有驚喜的。至少有驚。朋友。

亦幫Seidi到了離遠的地方拿了一張古老木椅。很可愛。那家人很可愛,爸爸矮矮的帶著漁夫帽子,客氣地叫我入去他們的花園拿椅子。兩個小孩也不足十歲,在疑惑究竟我是誰。爸爸用挪威文跟我說話,我還是不明白一半以上,還只是嘻嘻的笑。嗯,拿了椅子。在Majorstuen裏等了半小時巴士,等待途中就一直坐著椅子上看書聽音樂,路人都應該覺得我在玩東西吧。

blogpaske001_effected

復活節沒有太多東西要幹,仍然是功課上的東西,所以放輕腳步,被好天氣感染,雪終於溶掉了,腳步下的是踏踏實實的地下。好,一連三天,真的,人生從沒試過那麼sporty,超越自己,跑向更遠的地方,平時懶到出汁的本人,終於跑超過半小時,跑了三天一小時。從沒試過那麼健康。從沒試過。運動後的自己除了累後就是說不出的滿足感,好天氣,嗯,是不是有好的東西在等待我。我說過的,重新生活,改變方式,我有點沾沾自喜,因為我多少做到了。眼前的陽光或者未必是永久,但總好過只有一片灰。

挪威的復活節很很很很很Peaceful。嗯,我內心也感到peaceful。我有膽,新生活。耳朵也突然間很來了很多新的好音樂。好高興。連華語樂壇也出現不少好作品。很飽滿。弄了朱古力蛋糕。吃呀吃。很飽滿。跟中學同學及老師電話小聚,我確實突破了。

雖然,突然間,我還是感到了一點傷感。嗯,I’m gonna change, gonna change my way。and it feels like heaven。


長角長長回憶長

這個多月很忙很累,突然間好像一下子又發生了很多東西,問問自己其實又好像什麼都冇發生。身體卻感到那不經不覺的經歷的疲憊。怎樣睡都好像還是不感到睡夠,或者可能是因為現在太陽太早工作的關係,睡不長,每日睜開眼看看鐘,不是五點多便是五點多,總是在需要起床的時間線上至少早一兩小時。是的,我由小到大都是這樣子,身理鬧鐘的功能很強,往往在鬧鐘未響時我早已起床。

小學時老爸常說,你咁細個人都訓得咁少。嗯,睡得不好應該是老爸遺傳的,從老爸口中我有很多東西都很像老爸,通常都是他形容的不好的就似足他。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了。

因為幾個城市不斷走,買了很多音樂雜誌,一個月間買了九本,三本英文四本徳文一本瑞典文一本挪威文,真係有D搞錯的感覺。也許突然覺得要淸洗一下自己,也為這大半年的相片好好整理,因為發現十六Gb咭已經爆滿了。原來有大半年沒好好儲存相片,自己也不發覺原來時間真的在快轉,又大半年了,我做過了什麼得到過什麼失去過什麼,自己也搞不淸楚了。因為得到了這大半年拍的相片,與及YY的名信片,那我不如好好把自己房間的牆整理,那亦是我這一兩年的生活的一個回憶牆了,誰有心誰放你在心其實一眼見,其實自己一直都很喜歡postcard,與七小福一起時搞不成那些postcard projects現在想起來還有點覺得可惜。喜歡收postcard亦喜歡寫,這不僅是情懷,亦是將心意物質化的最佳証明。

damonmusicmar_effected-001

挪威有STarbucks

很忙很忙,整個一月過了不一樣的生活,生活節奏不同了,突然有失去生活的感覺。何謂生活,不同你在餐廳問人呢個有咩肉呢個係咩來的問題。我只覺得生活感有點迷失了,所以很想寫東西畫東西,是讓我覺得我還在生活的其中一個証明。

生活有時就是那種像是老鼠走的輪子那樣,不斷跑,都是重覆沒盡頭,也明顯不是親愛的老鼠最享受的遊戲。現在感覺就是重新踏上這個輪子,有點不真實,不習慣,但又是要不停的跑。好忙呀喂。

言歸正傳,Starbucks登陸挪威了。在挪威其中一個讓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們有很多快餐連鎖店,但就是不多咖啡連鎖⋯印象中僅有Wayne Coffee。香港人親愛的Starbucks去了哪?來了來了,讀報知道他們來了。雖說二零一四年前才會進軍挪威,怎知鄰居基督徒回到家便手拿一在街拿到的Starbucks sample,問我要唔要,他不喜歡凍咖啡。我當然要了。

Starbucks宣傳活動那麼快展開了。我也很久沒飲latte,在挪威都只飲齋啡,亦即黑咖啡,香濃醒神,突然飲平時一般不喜歡飲Latte也忽然覺得它可愛了。

對Starbucks入侵挪威其實感覺複雜,但寫到呢度又要去做野,希望快D有時間寫完Edinburgh跟Gothenburg的記錄吧。

starbucks02

又到聖誕,噢,奥斯陸的挪式聖誕

臨近聖誕,在奧斯陸學生村裏頭流露的非是節日氣氛,而是一貫假日前夕的死寂。International Students都不急急忙忙回家過聖誕,本地學生則走得晚一點,通常在二十日左右才回家。剩下的,就只有好似本人的外國學生留在Oslo過聖誕了。

一到冬天雪地處處,你說白色聖誕氣氛特別好嗎,我又不太覺得,是這樣嗎,可能聖誕從來對小弟來說是一個hustle多於真正重要的節日,雖然你問我邊個節日重要我都可能答唔出,咦,都唔係,可能農曆新年真係比較重要啦。當然,同香港一樣,聖誕都係一個商家活動,各式各樣的東東都會推出聖誕版本促銷,汽水啤洒你講得出的東西都有聖誕版本。

至於我呢D死守學生村的學生,一直睇住鄰居搬出搬入的興替,呢個學期來了加拿大女生安娜終於是一個正常又愛交際的女生,佢來時大家開了個Party,佢走時我們亦來個Party送佢返屋企。Party沒甚特別,來不開飲洒播音樂。不過安娜未走之前,已來了另一個法國黑人女生瑪嘉烈,亦似是一個好人。同層挪威人口無禁忌喜歡玩弄歧視爛gag,昨天便來了個十分長加認真加十分不適合Party場合的討論,甚麼nigger冒犯定不冒犯,我覺得對我來說是having a laugh,只要知道甚麼場合說什麼笑話,其實甚麼玩笑也可以了。

jul002_effected

當然,派對提早收工係因為有一D住在學生宿舍的學生竟然十二點就投訴我地太嘈,真係冇得頂。同層一向火爆愛挑掦的基督徒當然嬲到震,話基本上星期六開PARTY嘈係人之常情,你唔好覺得自己睡眠緊要去殺人地十幾廿人的快樂,人人都會容忍星期六的噪音,只要諗諗他日當你開party 時人地都係咁忍你就得。我諗,其實呢個mentality其實好係反映到挪威人的一些公平想法,沒有文明規定,但公道自在人心果隻,是社會下私底下的約定俗成。確實,學生哥星期六十二點走去投訴人的Killjoy,理應係要揪出去毆打的。

派對過後通常都會特別累,唔係因為玩得累,而係夜訓後睡眠一定有影響,四五點訓依然七八點起身,今日如是,整日都呆呆滯滯不淸醒。好,歐洲風雪繼續,只希望一月五日時雪已停,可以順利去到Edinburgh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