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少年走出畫框

常常狂想,究竟《20世紀少年》動畫化後會是怎樣的光境,當中健次的歌曲究竟會是怎麼樣的音樂,健次究竟擁有怎麼樣的聲音,雖然《健次之歌》已經一度流傳,但對於官方經過蒲澤老師的確認的音樂還是滿心期待,不要忘記《Monster》電影版我們是聽著David Sylvian 的片尾曲的,我相信《20世紀少年》的音樂也絕對非等閒。

22-cover1.jpg

如此這般幻想後,當第22期在日本推出後,發覺幻想成事實,《20世紀少年》搬上大螢幕,不過非動畫版,而是真人版,這點最令人擔心。

不管如何,仍然期待。

官方網頁


安達充的交叉遊戲

crossgame001.jpg
安達充
Cross Game
Label:天下︱2006

看安達充的漫畫,你總可以在十分鐘便看畢一期。這絕對不是負面的評價,然而,背後暗示的是安達充總能夠著墨不多便能交代情節與將整體的感情散發出來,其新作《Cross Game》(台灣譯︰幸運四葉草)亦繼承這樣的傳統,而且,給我的感覺就是更加昇華,應該可以算是其敘事與情節的交代已經到達登峰造極之境界。

crossgame002.jpg

仍然,《Cross Game》的人物的樣貌也是依樣的安達充人物來的,你分不清究竟男主角是《Touch》的達也,或是《H2》的;又或是《Ketsu!》的男主角,女主角也是,總有不少人投訴為何安達充可以這麼樣的交行貨,我卻心想,主流電影的角色也多是由當紅的藝人所擔演的,單以香港為例,你也分不清究竟梁朝偉是《花樣年華》的那個,還是《2046》的那個,還是《春光乍洩》的那個,唯一可分辨的只是電影的造形。對,若然你能仔細觀察,你也能分清其實安達充筆下的角色的衣服也有其不同之處的(笑)。

言歸正傳,一小時時間看畢四期的《Cross Game》,我依然看得高興,依然看得感動。安達充處理的情感與情節交代,絕對是不落俗套,若葉的過身,不是情節上的讓你感動,而是那些細膩的筆觸,那輕描淡寫的交代,那光仔在靈壇前的幾個鏡頭,再到在祭典時阿光看見石村然後痛哭的幾格,足以騙去我的眼淚。這次的感動比和也的《Touch》更加觸動,因為這次安達充寫得更加抽離,那種突然的無可奈何的感覺,通過那冷冷的敘事手法完全表達。試想想在祭典上誤認背影相似的女孩為若葉的那幕的Cliche,若然出於其他畫家下是會多麼老套麻木?唯有安達充,才能夠將Cliche,也許更是行貨的東西寫得動人。

在安達充的漫畫中,空間感是很重要的,因為通常故事發生的地方只會集中在某兩三個場所,從不同空間的故事所刻畫出來的,卻是有另一番的面目。在《Cross Game》中也是給我更上一層樓的感覺。天空的一格,學校的一格,捧球場的一格,然後女主角的一格,再到男主角的一格,安達充的漫畫可以那麼簡單,卻往往從從這些空間碎片而獲得很深的體會及情感。

crossgame003.gif

當然,你可能會對棒球題材,又是那些看慣看熟的情節感到厭惡,這也難怪,安達充的故事情節一向不是甚麼特別的出人意表,除了一些情節的幽默外,你根本大概可以將故事的發展瞭若指掌。看安達充,好看的不是故事,而是情節的交代,那些含蓄的曖昧,與及感覺到人物的感情,感覺到有血有肉,當然,少不了那份青春的味道。

說到尾,我還是要說,我就是喜歡安達充,喜歡那些電影感的空間碎片,喜歡那些留白,喜歡那份詩意,喜歡青春。

官方網頁安達充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