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fjan Stevens《I Walked》出走

sufjan

oh my god,這是Sufjan Stevens嗎,當還在聽【All delighted people】 ep時,還在被這首長達十三分鐘仍然能把你心情牽動的作品時,他竟然頓把新專輯【The Age of Adz】的單曲《I Walked》讓大家免費下載。哇,應該是【 The BQE】後風格轉變的專輯吧,怎麼變了這麼電子,就好似把downtempo及trip hop與minimalist的電子甚至是neo-classical來個碰撞。旋律走向與平時完全不同,oh,你係得o既!

<a href="http://sufjanstevens.bandcamp.com/track/i-walked">I Walked by Sufjan Stevens</a>


Jens Lekman世界末日係緊要過愛

jens

瑞典的Jens Lekman的幽默搞鬼從來都是如此令人喜愛,加上他那些lovelorn 歌詞,那些深情肉麻的內容,令佢加起來的形象除了詼諧還有著一種難以難測的神秘感。新單曲依然是under Secretly Canadian,叫做《The End Of The World Is Bigger Than Love》,有點兄弟姊妹站起來似的tagline。

這次新歌依然延續上張大碟的風格,編曲上依然是走grand的路線,偏向orchestral,只係這次少有地Jens Lekman把聲真係由頭到尾都咁愁咁深情,好窩心o者。不理如何,大家搶先聽,在鬼鼠地做加拿大人裏有免費DOWNLOAD。好,十分期待新碟,本人亦有幸在Amsterdam 睇他的live,十分十分期待,跳起yeah。


Alexander Rybak《Oah》的傻仔求愛路線

rybakmv

Alexander Rybak在挪威已經是媒體裏過度曝光的一粒星,冇計,為挪威贏了EUROVISION,算叫做「紅遍歐洲」到自己國家。遲陣子繼續紅不紅到仍然是不少人在猜想的問題(畢竟eurovision年年新鮮年年甘),其實我也不大關心;就算是之前在國慶日與他近距離接觸,我也沒什麼感覺。反而,對其第二張大碟首支單曲《OAH》我則較為留神。

最初在收音機聽此曲時也不知道原來就是他唱(其實基本上我除了認得佢個樣我都認不到他其他野),混合bluegrass country 的原素玩成的這首熱熱鬧鬧求愛作品《OAH》,確實是賞心悅目。而且在電視上看到他的MV,更讓我不得覺得要在這裡寫一下,因為實在搞笑,也好,Rybak不走靚仔路線,在MV也只是飾演一個煩到爆的痴情男子,比起耍靚仔有情人終成眷屬呢D 老土大路線,Rybak 呢個傻仔路線確實更可愛吧。


Britta Persson臨死前要見熊

meetbeer

瑞典的Britta Persson自從第二張專輯開始便走著帶點怪雞quirky的尖銳風格,尤其在旋律方面走向愈來愈怪,像這首來自最新專輯【Current Affair Medium Rare】的先行單曲《Meet a Bear》,依然有著不屬此年代的旋律走向,不過這次她的演繹反而是最弔詭,我真的幾乎聽不到她唱的每一個字。

當然,這個由Bold Faces導的MV亦讓我愈看愈興奮,用一個白色的STUDIO 背景,玩盡了鏡頭的搖動、鏡頭的框界、層次….犀利,再次証明,還是想法創意最重要。

歌曲下載

(其網站有另一首《Some girls some boys》試聽)


瑞典Parken你在灰灰的天看到星嗎

parkermv

聽了來自瑞典的Parken已一段時間,一直經營可愛的電子INDIE POP,但沒想到來到第二張專輯的單曲《Ser Du Stjärnan I Det Grå?》實在好聽到不得了,沾染了像同國廠牌Yours Sincerely的具放浪與沉澱感覺一身的電子作品,題目為「你在灰灰的天看到星嗎」,爽朗卻加上電子音樂營造的醉意,實在動人。MV也簡單有型,十分配合。

Parken – Ser Du Stjärnan I Det Grå? by florafauna


沒有放肆的你 何來斗膽的我

經歷過老黎的A Music陰影後,再次以華星名義出發,意義之大,就像重生。記起【All About Love】演唱會,打從序幕便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我想,無論是楊千嬅或是樂迷,都是很想洗牌重新來過。

林夕的《飲酒思源》亦是蘊含如此意味,主題仍是楊千嬅式的傷春悲秋,對於過去的懷愐,對於站在今天的感慨,但路仍然是要走。林夕仍然是採用其支離破碎式的歌詞,不連貫不連接不和諧,但卻仍是《我的生存之道》式的針針到肉,句句窩心。

for 林夕的可以說林夕不拘小節,抱後現代精神不注重格式,嘗試以平白手法表現歌者的內心狀態;一貫討厭現在的林夕的人仍然可以說他九唔搭八堆砌不知所謂以行貨壟斷樂壇。最近突然經歷了濃度甚高的甜酸苦辣的我,就開始接受林夕為楊千嬅填的這些支離破碎歌詞。

多少覺得,整首歌不論是歌詞到編曲旋律,都是想把楊千嬅推到去一個老歌層面的。「沒有過去的你 便無今天的我 天不怕 但怕歌 未可唱到奈何」這種直接坦露的情懷,其實應是屬於《每當變幻時》七八十年代的。「沒有放肆的你 何來斗膽的我」更讓我想到早期林子祥的情懷,那種羈懷,那種深情,很妙。

歌詞另一要點當然是其含糊性,你可以繼續把其投射到黃偉文身上,亦可以投射到楊千嬅對音樂本質或樂迷身上,總之都是關於老土的︰冇你就冇我,thanks a lot。

陳輝陽,一貫的陳輝陽曲式及編曲方法(沒驚喜反而是驚喜),卻捨棄了鋼琴作主打,變成以string作主導,不resemble simon and garfunkel 的民歌情懷嗎。當然,還是聽到他招牌美麗的鋼琴。甚至我懷疑他有沒有挪用到任何一首老歌經典,尤其收尾的「I’ll follow」,應是有駐腳。

至於楊千嬅,我完全聽到楊千嬅華星時期的聲音回來了。尤其verse的聲音,那不是關於技巧的演繹方法,而是那種混合一點氣聲、像喃喃自語的狀態。副歌亦然,唱得出那八十年代老歌情懷。當然,那兩粒高音,仍然是有耳都聽得出會批評的地方。像《八步半》。所以,仍然是,歌曲是整篇而讀並非只聽其兩粒音(這首歌key 是set得很好的),你找那一個歌手去hit 兩粒音也未能保証hit得靚,算了吧。

當然,楊千嬅仍然是香港最有趣的歌手,唱功被詬病,卻仍然逍遙生存,這已証明她的存在與所謂唱功是無關的。而坊間反應從來都是兩極,像早有人在【夏天的故事】裏說楊千嬅不再是楊千嬅,不再聽;然後再有人說新藝寶時期的楊千嬅不是楊千嬅,,不再聽;然後人人都說A Music的楊千嬅不是楊千嬅,不再聽。現在我真的感到楊千嬅回來了。你要是與楊千嬅那些sentimental本質相似的,你仍然是會聽現在的楊千嬅的。

謝Jacky,原來歌曲是回應六十年代的老歌《Try to remember》(唔講唔知,原來Tom Jones填詞。《飲酒思源》的版本應是based on The Brothers Four版本。


加入Teenage Fanclub再做teenage

23912_2501

現在每逢看見喜歡的90年代music acts再有新搞作便會讓我極速感到nostalgic的感覺,或者應說是讓我感到重回90年代,那種初初在音樂大海裏發掘音樂的感覺。在電台聽到Teenage fanclub的新 single《Baby Lee》亦不例外。

來自蘇格蘭Scotland Glasgow的Teenage fanclub從來給我的聲音體驗都是像【Trainspotting】中的迷離青春,美好卻顛簸,迷幻卻真實,尤其中期的Teenage fanclub。

相隔五年的新專輯【Shadows】整裝待發,先欣賞新single《Baby Lee》,依然較接近後期的他們,是屬夏日或秋風下的polaroid相片顏色,像《I need direction》的更down to earth 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