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真偉大,Motherly Kate Bush

三十五年沒有公開演出過的Kate Bush 對傳媒解釋,鳫來這廿年來不走出來的原因,原要是因為為了兒子著想,想兒子在正常環境下成長。然後,當在Before the Dawn演出之中,看到她十六歲的兒子Bertie 作和音、演員及演唱,就特別令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Kate Bush改了The Ninth Wave的結尾曲The Morning Fog 的歌詞,由I tell my father 改為I tell my son,她唱出這句時的那個表情,母愛泛濫程度簡直爆燈,真情過真情。

然後一直他們兩母子的互動肢體語言都是很好看的。話說,原來Kate Bush 之所以夠膽重出江湖開演唱會也是因為Berite,她更說他是她的創意靈感。2013年三月她突然問Bertie,「Shall we do some live shows?」Bertie 回應「Yes. Absolutely!」如此這般,就是因為Kate Bush 說她想做與唱片不一樣的工作並突然感到有很強的觀眾交流的意慾,所以Before the Dawn 就成事,她花了過年時間籌備。

kate001

幸運地,我竟然買到門票,買到這個在銷售後十五分鐘就賣淸的演唱會門票。然後,看這個演出,實在突然感到真的love is all around。現場觀眾的激動及投入,是我看過這麼多演唱會中沒有見過的。他們不是瘋狂,但就是每首歌的掌聲都突別響亮,他們每每站起鼓掌都突別有勁。當然了,三十五年沒看過Kate Bush,誰又不興奮?

整個演出就正如外間所說一樣,好Kate Bush,好theatrical,好奇幻亦好British。基本上這是我首個看過的演唱會當中,真的把一個演唱會變成兩個敘事話劇,沒有bullshit 沒有多餘地方。它是既有點old school 亦很現代,既奔放又含蓄的一個演出。

kate003

事前Kate Bush 早透露她的聲音已唱不到早期的高音歌曲,所以基本上早知道她不唱Wuthering Heights了。唱了整張The Hounds of Love,你還想點?

能夠看到傳奇性的Kate Bush,除了是唱作女生的先峰,然後她一直都是沒有按住本子做事的人,鍾意唱就唱,鍾意自己點跳舞就點跳舞,鍾意收埋自己做師奶做左十幾廿年就係咁話——這才是真正的artist,真正的歌手。回家後仍不斷翻看她的MV 及演出,實在是神奇。她的神奇及藝術性,不是扮出來的,由她平時說話的細聲細氣絲絲文文十分posh,到她一出聲就怪聲怪氣,一跳舞就完全變左另一個人,就知她是真正的藝術表演者。最近好頂不順各界齊hype 的St. Vincent,其實她亦是KAte Bush的fan,St. Vincent,就是那種try very hard to be different to be special 的那類,受不了。

原來許菇芸翻唱過Moving,叫《放聲大哭》


【2014年版本】音樂是我的雷達,終於跳船到Spotify

終於,由挪威的Wimp 跳船到Spotify,終於可以與世界接軌。有時那種要支持本土支持弱勢的一方的心態是很奇妙的,但當你發現用了五六年他們的進步空間還是那麼的細後,那我就再沒有容忍的理由,跳船到Spotify。

Spotify 的UI到程式的運作都確實順得多了。我花了一天時間重組自己的音樂library,整理了一些音樂。首先搞了一個2014年的單曲playlist,這個名單基本上是什麼都有,是所有2014年值得記得的出色歌曲,你由Sam Smith到Nico and Vinz,Morrissey到Mac Demarco都可以到。有興趣聽今年有什麼新歌曲歡迎follow了。

音樂還是生活的養份,突然轉手用上Spotify,因為其social networking的functionality,突然很想分享一下今年的音樂。對我來說,今年焦點新單位是Jungle及Teleman,尤其是看過Jungle 的現場演出後,就更加肯定他們下張專輯應該會更加紅。

Teleman 相反則是indie pop的精品,由Bernald Butler 監製,Teleman 的前身是Pete and the pirates,現在玩的是精緻的獨立流行,而主音Thomas Sander的高頻聲線的那種delicate, fragile質感配合這種音樂實在是㚒得不能再㚒。

其他今年的重點專輯包括Morrissey 的【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應是Morrissey solo以來其中一張最出色的專輯,以latin 元素點綴Moz最好聽的風格;有Todd Terje 的【It’s Album Time】;有丹麥Sleep Party People 的Floating;有Pavement 的Stephen Malkmus and the Jicks的【Wig out at Jagbags】;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Futurology】⋯⋯

單曲方面今年有不少喜歡的單曲,Caribou 的《Can’t do without you》絕對是top songs之一,然後Perfume Genius 的《Queen》亦然,Morrissey 的《Art Hounds》,或是Alvvays 的《Archie, Marry Me》亦是,呀,Hot Chip的Alexis Taylor 的《WIthout a Church》亦是⋯⋯


挪威之夏,流行之下

呢個夏天真的很熱,熱的程度讓集中力與創作力都全被溶掉了。這個夏天實在有太多事發生,多到數也數不完,個人的還是世界大事,一樣多事。

夏天的來臨,同時間代表是朋友的來臨。夏天的挪威特別美,尤其是好天氣的時候,天藍海濫,天淸水淸,熱就跳進海游呀游,就這樣吧。來自法國的瑪嘉烈只不過是二十多歲,上年突然中風,令人好不擔心。這次在她中風半年後見面,以往跳跳紥的她依舊跳跳紥,讓大家都鬆一口氣。

我的生命總有一些特別跳跳紥的朋友,那些朋友總是意想不到的朋友,因為以我的個性,與跳跳紥的朋友總是合不來,又或是我其實是不太喜歡太陽光燦爛的朋友的,還是略帶陰影較適合我。不過,早前丹麥過來的莉莉與瑪嘉烈其實都有著相同的陽光個性,或者黑暗真的是最能招引陽光吧。

還記起早前見了一個頗為胸懷大志比我年輕幾年的男生,他跟我說起事時,總是覺得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樂觀得來卻不自大,有一種「我就是有本事」的氣勢,說話亦滿口學術詞語——那種自信就讓我不明白他是哪裏學回來的。他跟我談人生,然後以科學主義去解說,說著又說著,其實還不過是那些說過無數次的討論吧。

跟瑪嘉烈說起,原來她亦懂Nico and Vinz 的《Am I Wrong》,不過,她以為這是德國或是英國的單曲。「我怎樣也想不到他們是挪威人啊」,當然,這樣sleek 的production 配這樣好的groove 與beat 在挪威不是常見,但亦不是不存在,像Erik & Kriss又或是Karpe Diem 都是Nico and Vinz的類似組合,不過分別是Nico and Vinz唱的是英文吧。

Nico and Vinz原叫做Envy,首支單曲《In Your Arms》上年已在挪威電台播足大半年;之後《Am I Wrong》在挪威上年亦已經播左一輪,點知今年年初Envy 正式簽美國華納,單曲就響美國走紅,成為繼A-ha 及What the fox says 後第三支打入Billboard 二十大的作品,實在犀利。

而家單曲在英美歐洲都大hit ,youtube 有過四千萬點撃,好野。而單曲《In Your Arms》確實是抵紅的,sleek, smooth 得十分流麗,而歌詞亦寫得好,以很personal 的筆調寫出不少underdog的青少年心情,寫出那種desperation 及接近confession的層次,尤其是這句就特別美麗

Now am I wrong (am I wrong)
For trying to reach the things that I can’t see?

同期加映另一挪威act Kid Astray,即將推出新專輯,新歌依然好鬼年輕亦好鬼pop,相信會越走越紅,watch out。


This city has dragged us down

稍稍前看到BBC 4由Jeanie Finlay執導的Sound it Out documentary,講述一間在英國東北部的Stockton On Tees的獨立唱片店。當中看到由唱片舖到人到城市到到音樂的故事,是很精彩的紀錄片。

當中臨尾播放了一首由Scotland 的唱作人King Creosote (他與Jon Hopskin的合作應最出名)的作品《So Forlorn(again)》,實在太適合整個紀錄片略帶悲哀的調調。

劇中大家講述音樂對自己人生的意義,其實最後蠻簡單的,就是沒有音樂,或者人生就根本不能走到今時今日了。

So Forlorn, some hope。

或者音樂就是像一頭咒,你越是沉迷當中的意境美態,你就越不能從當中裏頭走出來,有如萬劫不復,有如,有如。

平靜和美好,或者等下一世。

Suffer alone, some home.


冰島電動墨西哥

跟朋友說起,原來這個夏天意義重大。意義重大的時候,總是特別多事發生,意外地,幸好,都應是好事。

意義重大,離不開改變——不過,我是很矛盾的人,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喜歡改變。說起改變,我總想起海洋,因為海洋就是改變,這是我從小說裏看到的,自此亦成為我對改變,或是海洋的聯想。我其實,很害怕改變,但你選擇不了改變,這是由改變選擇你,這才是改變的真正義義吧。

說起改變,我亦會記起郭富城的歌,「改變是美麗,事實上舊時代亦應退位」。郭富城的歌是很婆媽老土的,但這首講他要成王成新世代天王的,卻說出了一點有趣的東西。

說起王,又令我記起剛看了戴佩妮拿金曲獎女歌手的片段,林憶蓮頒獎時,要逐個介紹入圍女歌手,那些稱號,真的是很要命,這就是現在中港台的假大空亂咁吹唱片文案風氣,原來金曲獎係反智到拎埋呢類反智稱號搬上台,難怪整個風氣咁盛行。什麼歌后什麼天后什麼什麼,其實蠻有趣的,很多人對社會上成規的東西是不會反思的,什麼天王天后其實已經是上世紀傳媒用來愚民幫手宣傳的技倆,今時今日大家仍然樂意用樂意叫,証明社會還是沒有多進步過吧?王或后,本身就已經是遠古時期的產物,歐洲仍行monarchy 的地方亦已不多,王或后其實早已變成為傳統的傳統,偏偏大家就是仍然迷戀這些能夠賦予的權力及地位的文字,除左因為自悲同真係要靠吹水外,係咪咁迷戀古代?唔怪知得對人權對自由冇感覺亦冇反應啦。

係囉,不過我講咁多也只係想講我冰島樂隊GusGus的新碟【Mexico】,當GusGus幫John Grant 監製左上一張大碟大獲好評後,GusGus自己的新碟就一定係上力之作,會引到更多人注意,所以新碟真係好醒神。其中《Obnoxiously Sexual》真係obnoxiously sexual ,好聽到飛起;而《Crossfade》的MV則走北歐theatrical 的absurd風格,十分好睇。

BTW, Gusgus之所以叫Gusgus原來係因為咁,哈哈

The band’s name refers to the 1974 German film Ali: Fear Eats the Soul by Rainer Werner Fassbinder, where a female character is cooking couscous for her lover, pronouncing it Gus Gus. The band regards it as a sex reference.


你不用討厭政治,政治又與你何關

就算在有民主的世界,很多政治遊戲還是由不到你來理會,何況在香港?這個腐敗沒有良心沒有基本常識的地方,大家都要愛中國的時候,割什麼地又有什麼關係?因為這就是本身預定要上演的了,你一日在這個制度內,你還只能夠繼續忍受,忍得幾耐我唔知,但我幾相信香港人真係好捱得好好忍的,捱到死果日都應該仲忍到,獅子山精神嘛。

在FACEBOOK 看到那些「好嬲」之類的status,我已經覺得是好笑的程度,喂,呢D 荒謬事發生左好多年啦,你地嬲呀失望呀離哂譜都講左咁多年啦,同那些泛民繼續話會繼續抗爭之類的,基本上不就是重覆又重覆,係Deja Vu,好唔好咁煩氣?一日呢個政府存在,一日呢個機制仍在,一日大陸仲存在,香港就只會慢慢下沉架啦,你睇無綫劇又或是荷里活戲都成日估到劇情啦,點解偏偏呢D 咁簡單的事你又要一次又一次估佢唔到又要講到係「香港最黑暗的一天」之類的說話?黑左咁多日啦,不如認真睜大你對眼啦。

我已經嬲到冇乜可以再嬲的程度,因為我嬲的已經唔係個政府,同一班人渣垃圾妖魔嬲,係SIDE氣的。嬲的,只係香港人本身。

當外國民主社會如英國,連明人好似Russell Brand 最近提倡不提票,認為政治無意思,而Morrissey新碟亦打正旗號同你講「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而香港仍然在無希望下爭取乜野中國認可的民主,難怪香港所有野都冇進步落後左幾十萬年。又難怪極右的英國UKip走populist 路線,而家唱著要増加公投次數會咁受低下市民歡迎⋯⋯不過,講返Morrissey,佢當然仍然是主張Anarchy吧,當中唱警察濫權之類的已經是老調重談,最新的還是當中「不投票」的主意,everytime you vote you support the process,就是咯,有民主都這麼無力無奈,冇民主的香港人,真係活在地獄。

由Morrissey 推出其Autobiography 後,我的日子就很The Smiths,很Morrissey。新碟【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看來至少是【You are the Quarry】後的最佳作,我就覺得應該會是比起這張更出色,因為四支曝光singles 都已經覺得Morrissey 再上力,而且他的情緒應該比起Quarry時期更黑暗更深忱,《Bullfighter dies》是Morrissey 一貫的黑色幽默爽勁短打,與The Smiths的《Panic》是同系,唱著「Hurray Hurray The bullfighter dies, and no body cries, because we all want the bull to survive 」,實在是很簡單直接。

另一首《Earth is the Loneliest Planet on Earth》,則似是三十年後回應所有The Smiths 時期的傷感主題,包括How Soon is Now,Please Please Please let me get what I want 等人生如地底泥的作品,日復日他們說「始終一天⋯」,但你在錯的地方,你有一張錯的臉,而人類其實不是十分人道,地球是最寂寞的地方;永遠有一些理由令你被拒絕,而他們總責備「是你的錯」,地球是最殘酷的地方,殘酷得我們不明白,但卻沒有人能夠做任何事。

只能夠怪,我們生在錯的地方,或者,生成中國,唔係,北韓人就最快樂啦。


愛在瀉下,我們需要任何人嗎

這次再踏足英國,還是覺得英國有去不完的地方。一個地方有沒有東西參觀,不是在乎它有多少個景點,有多少個購物商場。一個地方,最重要的還是當中的人,因為有人就有文化,有文化就有值得看值得欣賞的地方。這次到了Brighton, Bristol與及再次到London,最迷戀的,或者還是East London。

East London 的複雜有趣,確不是一言兩語可以寫出來。其中自己最喜歡的地點當然是Rough Trade East。而極幸運地,我終於可以在此看到這年多以來自己最喜歡的最新樂隊Teleman的Album release gig。很多時都是講緣份的,竟然輾轉反側,最後我都可以在這裡看到他們的演出,還不是開心得跳起?

teleman2

從來都喜歡minimalist 的音樂美學,要做到簡約卻充滿力量,是最不簡單。這張專輯【Breakfast】由其中我最喜歡的label Moshi Moshi 發行,由Suede的Bernard Butler製造,它除了有其krautrock、synth pop 美學外,它多少亦有Brit Pop年代的六七十年代的舊英倫華麗爛漫感覺,像23 Floors Up的音樂甚至MV,已經是看到Blur或Pulp的美學吧?或是看較意想不到較傳統pop rock sound的《Mainline》,你就知道他們可以pull off 一首pop rock anthem吧?

這個四人樂團,兄弟班Thomas Sanders 及Jonny Sanders與及Pete Cattermoul 均是來自前樂隊Pete and the Pirates,而Pete and the Pirates早於2004年成立,而Thomas Sanders自己亦有solo project Tap Tap,玩的卻是較quirky較folkish的音樂。

好了,為了想紀錄這個樂隊這個演出我很夜還沒有睡,要睡了,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