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Lincoln, 為什麼緊張?

忽然兩個週末都有朋友來訪,先是很久沒見的大學同學及荷蘭的添飯茄粉,然後到在瑞典裏遇見的英國男生及澳洲女生。或者算是有不少的輕鬆愉快時刻,但當自己停著不幹事又總感到無比內疚。實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太少的時間。

真的要好好的運動的,最近開始抽時間每週都跑一次步,之前做thesis的時候每週末都去跑,可以跑到兩分鐘四公里,但之後一直沒再繼續,花了兩三個月都再跑不到這時間。終於上星期我跑到了。Channel 4 有一個節目叫【Hidden Talent】是在找普通人的潛能,找到潛能後也不是就是在沾沾自喜的,最重要還是push your limit,衝破更多的界限。

我不知道呢。夏天很熱,但很快又會到冬天,然後我們又會在投訴一下這個冬天多冷,又或是一點都不冷,就像在埋怨你吃的食物還是那個味道,又或是你煮的某些東西仍然是煮得不夠好。我們都不過是這樣的重覆著重覆著。

好想像Kiran Leonard這個十七歲男生一樣再次年輕過。再年輕的話我會做不一樣的事。我不會浪費某些時間,又不是說是浪費,沒有東西是浪費的,但確實我又覺得有時有些東西是浪費掉的。


挪威毒男開心過暑假

6monthsis

夏天總是需要一些新的夏天音樂的——有時音樂確實是蠻functional 的,是嗎——這個夏天終於等到一張很夏日愉快的專輯,就是kakkmaddafakka的【Six Months Is A long Time】。

記得挪威Bergen的kakkmaddafakka嗎?那班唱無厘頭歌詞的「跳舞組合」,與Kings of Convenience 的Erlend Øya很friend 的那班kakkmaddafakka。新大碟繼續由Erlend監製。隊員原本以為可以一個星期完成大碟,怎知Erlend要求高,想這次他們的音樂達到另一層次,結果一做做了六個月。這就是唱片名稱的來源了。

全張大碟都充滿著像六七十年代的R&B、surf pop風彩,充滿著爽快可口的melody,與及那些一個又一個有關音樂geeks 的搞笑故事。像那些I am forever alone, I am just a mother fucker之類的自嘲,確實是挪威版本的高登情趣。

Roosevelt的《Someone New》Remix 亦很好聽。

BTW, 提多一次,我為長角設立了facebook page,我在那裏share 一些我懶得在這裡share 的東西,有興趣的請follow 。


夏天,啊呀,我唔想聽電話

peace-in-love-2013

夏天到了,這陣子是每天穿拖鞋的時刻。昨天經過一架Caravan,我在想,有天可以生活在Caravan 其實是寫意事,不過最好是可以大一點。還是需要空間大一點的。

這陣子要找房間搬,很煩,搬家,搬已經煩,還要去買東西,裝置新居更煩。煩的層面是關乎金錢時間及精神,是多重的煩。

夏天到了,這個夏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淸新音樂,好像沒有。最令我最開心的,反而是英國Birmingham的新樂隊Peace。聽了他們已一陣子了,debut album 【In Love】是一張很solid 的作品,每一個single 都獨當一面。有新世代的音色外,還有很多英㒢經典的元素。像這一首我認為是這個夏天的主題曲的《Lovesick》 ,就是聽到The Cure那些快樂調調的影子。

Peace說他們的作品是來自生活的沉悶平庸,尤其是他們做過一些派傳單的工作後,便更有此感覺。

確實,I don’t wanna pay the rent, I don’t wanna take the call, I just wanna lay down dead.這是夏天嘛, 這是另一種和平。


挪威潮童鬆馳你把鎗

alr

又消失了一陣子。早前又天旋地轉入了醫院一陣子,然後又要一直在做很多東西。很忙很忙。時常都很忙,是正常嗎。

不過,好的是,夏天終於來臨了,穿短褲的日子已到,穿拖鞋的日子,是人生最快樂的日子,這是真的。我不怕冷,但是夏天的最佳禮物,就是可以穿拖鞋四處走。

不知怎麼說起,我還是說音樂好了。挪威的新樂團Alfred Hall(最初以為是Albert Hall)其實出了首張專輯【WIlderness】已大半年,他們玩像瑞典yours sincerely 的輕快淸爽電子歌曲,能與surf pop 拉上關係。看過Alfred Hall的樣子及所有週邊設計,就知道這班友仔是走那種簡約型格的hipster路線。你看他們的相片,還會以為是某fashion brand 的硬照呢。

贏上了P3 Urørt後,由獨立變簽上主流大唱片公司SOny,所以製作費亦大増,最新MV《Loose that gun》便是導演在印度拍攝的。

這就是夏天的音樂及產色嗎。


跳翻了,飛上天,Daft Punk 拍Nile Rodgers的的士高復興

daft-punk-get-lucky

原來如此,當大家聽Daft Punk的聽到high 癲,當中聽到的那份舊日disco味道,原來是來自昔日樂隊Chic 的結他手Nile Rodgers的手筆。Nile Rodgers是disco音樂的大頭目,不只Chic 經典,他正正是Madonna 《Like a virgin》的製作人。(自己睇wiki 啦)

他是《Get Lucky》的製作人及結他手。Daft Punk 找他幫手原來就是想歌曲是用古老手法去寫及錄製。所以一切樂器均是真樂器,更是錄到錄音帶上。

Daft Punk ,確實犀利。這首歌有舞場偉哥的作用。

Disco’s back as Nile Rodgers tops chart again – with help from his French friends

唔駛自己loop, 送上loop 足一個鐘版,哈哈哈。

原來Nile Rodgers 都監製過Smap的一首作品,omg,犀利。


雷貓心碎阻礙,孤獨難免

昨天是Record Store Day,是呢,也許是兩三年開始告訴自己要減產,不再買CD,因為我的居所每一陣子就轉變一下,一大堆CD 實在很麻煩。結果這兩三年買的CD 確實不過幾十隻(以往的我一星期可以買至少一張)。再到最近就幾乎不買CD,轉買Vinyl。因為CD明顯已經果頭近。

我還是每天在聽歌。兩三年前在忙Thesis 時還在想我會不會變。還沒有,我還是每天在聽新音樂。有時候覺得埋頭聽這麼多歌讓自己很孤獨;但很多時候卻是聽新音樂讓我感到生命有多好,這個是一個paradox——誰對誰非,誰是元兇,我不淸楚。

Spotify登陸香港,香港人反應還是很冷漠。接近全世界的出色音樂給你聽啊,不是應該開心得跳起嗎?究竟香港人真的是那麼冷感那麼對音樂沒興趣?李嘉誠也懂得投資Spotify啊。

不說其他了,不如說說新音樂。Thundercat出新碟了,由Flying Lotus當執行監製啊。新專輯under 其label RAINFEEDER叫【Apocalypse】,首支單曲《Heartbreaks + Setbacks》已經讓我得已開心一陣子了。

BTW,這是我Spotify 的playlist,包含最新好聽單曲,follow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