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誤會Tank了

之前有網友指出Tank 的《曙光》抄襲Mel C的《Reason》,原來誤會了!

唱片公司華研指出,原來是製作人員「大意」將作曲人寫上Tank 的名字,而兩個版本的《曙光》都被「意外」寫上Tank的名字,根本就是誤會啦!唱片公司老早就跟EMI買了版權,Tank只是負責填詞!

真是替Tank不值,竟然可以讓製作人員那麼「粗心」誤印上自己的大名落不屬於自己的作品上,也許是Tank與工作人員都太忙太忙了,要讓唱片推出了接近兩個月,拿了兩週銷量冠軍,被網友大肆指控下,他們才發現這個「印刷上的漏洞」!所以呢,真是不要怪錯好人,更不要以為這個世界沒有傻子的。

在此,我謹向Tank道歉,你真是被唱片公司玩透了。

———————————————————————————————————————————–
TANK背抄襲黑鍋 委屈見曙光

TANK慘遭背黑鍋,日前被網友大肆撻伐專輯歌曲「曙光」疑似抄襲前辣妹團員Mel C的「Reason」,最後真相大白,原來是企畫人員搞出的「烏龍」,誤將作曲者印上他的名字,害他創作能力遭質疑,令甫踏入歌壇的他有些心灰意冷。

華研獲授權 拼貼經典名曲

TANK在首張專輯「生存之道」展現創作才華,不料卻被讀者爆料,指他「曙光」一曲與前英國女子樂團「辣妹」成員Mel C(媚兒喜 )單飛後第2張專輯「「Reason of Dawn」」中的歌曲「Reason」,無論音高、主旋律都極為相似,有網友將2首歌「Mix」成男女對唱版本,讓網友們認為TANK抄襲。

經記者查證後發現,TANK所屬公司華研唱片,早就在去年向該曲版權公司EMI申請授權,EMI版權公司總經理曾郡萍表示,時下不少歌手流行把經典名曲做sample拼貼,像陶吉吉的「望春風」、「月亮代表誰的心」都是例子,國外歌手更是比比皆是,她可證明TANK並無抄襲。

送印 忘印原作曲人名字

華研也解釋,這一切都是企畫人員搞出的「烏龍」,害TANK背黑鍋,這首歌是去年他們取得授權後,交由TANK填詞、重新編曲寫成「曙光」,不料送印歌詞時,企畫卻忘記把「Reason」原作曲人名字印上去,才讓TANK被扣上抄襲的帽子。但之後的版本他們都會更正這個錯誤,希望網友們不要再誤會創作能力一級棒的TANK了!

TANK說,自己背黑鍋心情當然很低落,但也能體諒公司同事的辛苦,「畢竟他們為了我的專輯,經常忙到三更半夜,之後更正就好了!」因此寧願把委屈往肚子裡吞,而不願歌迷埋怨或責怪到同事身上。

自由時報記者張釔泠

原文︰華研音樂


十大大文金曲第一季

在個多月內,寫了三十多篇碟評,成不了世界紀錄,卻成了自己寫碟評以來最多產的紀錄。

連續每天都聽中文音樂,感覺就像每天吃公仔麵一樣,味精味已經在口腔裏紮根了,口腔滿佈的都是味精,凝固了一層油脂,再吃不出什麼味道。

在此,介紹一下個多月來有印象、有感覺的專輯︰

No Name

No Name只管聲音不管名字【慢.慢愛】

在首張專輯中已經對其低沉的嗓子有深刻印象,在這張【慢.慢愛】中,全力進攻民謠的曲風,嗓子顯現更多靈性,尤其喜歡他唱那種調子慢慢,充滿詩情畫意的作品,《慢慢愛》或是《白床單上的陽光》都是我的最愛。不過,事先聲明,他的音樂真有齊豫的味道。

這張專輯在製作上是用心的,而且,我最驚訝的是對於一向對Hip-Hop麻麻的自己會發崛到對這專輯的興趣,尤其喜歡《我愛台妹》,很有型,也有格調。

結他的編排的細膩是讓我最欣賞的,沒有刻意玩音效,沒有做不讓做的東西,總之是一張安份守己,動人的專輯。Post Rock之餘還帶有Indie pop、Dream pop 味道,聽聽吧。

我聽完這張專輯後,首個反應是「哎,沒有聽過她的舊輯,真是可惜」。一向都特別偏愛陳小霞的曲子,聽罷,更愛。

記得以前叫家姐在台灣幾經辛苦買回他的專輯,我這個鄉下人特別喜歡鄉下音樂。這一張,比以往更有靈性,舒服得過份。

好聽。搞掂。


抄炒皺︰抄!

tank.gif

其實,自己創作是否這麼難?

自問一直喜歡做私家玩意,畫自己的畫,寫自己的字,明白到有「自己」的東西是多麼難得,多麼值得驕傲的事,所以對坊間指責抄襲的新聞,都會小心翼翼地對待,覺得那有人那麼苯會做一些日後必定會被揭發的東西,應該是人有相似,物有相類吧?

怎料,確實有人是這麼苯。雷頌德被指抄襲都司空見慣,沒有太多感覺,一直都覺得他只是在編曲上偷師,如果不是太嚴重,就由他吧。花兒的抄襲事件,卻有點令我心寒,原來有人真的可以厚顏無恥到如斯境地。再跟著,之前在【3C音樂】中寫過的TANK,原來也是抄襲。

最諷刺的是,《曙光》一曲是專輯中最出色、動人的一首,更要有兩首不同的版本,抄襲還敢出兩個版本,真是….

大家自己聽聽來作判斷︰
連結


3月21日Mew






聽來自丹麥的Mew沒有多長的時間,Pop Rock但擁有獨突的冰冷感覺令我特別喜歡,像在冰上燃起的火花一樣。是晚在Rockefeller 的演出當中,他們一樣表現如此的冷,主音的聲音如是,結他與Bass的聲音也是那麼地冷。整個音樂會流暢刺激,沒有半點鬆懈的地方,背景的錄像更是令我的眼睛長期聚焦,且謀殺了不少「菲林」。只可惜因為背景的關係,令拍下的照片十居其九對錯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