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代的香港,與世無爭嗎?

hkinthe60s

我想,六十年代的香港即使沒有ICAC社會還沒有那麼繁榮,但至少比起現在的香港來得美麗吧?

Hong Kong In The 60s,是來自英國的一隊三人組合,利用六七十年代的lo-fi音效打造舒適夢幻的電子小品,那些與世無爭的旋律啊,是不是叫我們真的要回到舊香港才能尋找美好?


Villagers,我在等待,沒有等待

villagers-awayland

等待是一個過程,等待的過程有時是刺激,有時沮喪。等待是人生中重要的過程,沒有等待人生就再沒有動力。你或者會問等待?不是期待嗎?期待不也是等待的一種嗎?等待就像焗蛋糕的過程,焗好後吃飽後,肚子又變得一空。可是等待沒有像焗蛋糕的簡單,這不只是關於physical的過程,而是心情上所有的一個過程。心情上的焗蛋糕,再等蛋糕吃飽後的空虛,很像很難理解,卻又好像很容易明白。

聽著愛爾蘭樂隊Villagers 《Nothing Arrived》一陣子了,這首歌的歌詞寫得很簡單,卻又很真實又殘酷。Conor O’Brien寫的東西很黑暗,但又很美麗。I waited for Something, and something died. So I waited for Nothng, and Nothing arrived.這不就是人生的過程嗎?

明明知道肚子會變空的,為何還等待?我不再等待,就讓肚子一直空空。

Savanna scatters and the seabird sings
So why should we fear what travel brings?
What were we hoping to get out of this?
Some kind of momentary bliss?

I waited for Something, and Something died
So I waited for Nothing, and Nothing arrived
It’s our dearest ally, it’s our closest friend
It’s our darkest blackout, it’s our final end
My dear sweet Nothing, let’s start a new
From here all in is just me and you

I waited for Something and Something died
So I waited for Nothing, and Nothing arrived
Well I guess it’s over, I guess it’s begun
It’s a losers’ table, but we’ve already won
It’s a funny battle, it’s a constant game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came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arrived)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arrived)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arrived)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arrived)
I guess I was busy (when Nothing arrived)

I waited for Something and Something died
So I waited for Nothing, and Nothing arrived
I waited for Something and Something died
So I waited for Nothing, and Nothing arrived


Haim三姊妹︰唔夠愛我就唔好救我

haim

聽電台有樣東西最救命的是就是電台播歌的模式就是要播完又播播完又播去將一些歌變為大熱作。播完又播播完又播通常就會好易摧毀一d 寫得尤其簡單的一招了的流行曲。聽多一兩都要叫救命。不過,早前電台播完又播播完又播的《Don’t Save Me》則是少有地我聽完又聽都覺得依然係一首出色作品。

來自美國的三姊妹Haim因為簽了英國唱片公司而將英國變為基地,更被選為BBC Sound of 2013。三姊妹因為Last name 是Haim 所以就將樂隊改名為Haim。有趣地其實在不少Germanic 的語系中都解Home的意思,可謂十分有趣。之前單曲《Forever》已經精彩,挪威的簡約電音大哥Lindstrom 亦幫手做了隻Remix 助慶。到《Don’t Save Me》就被電台播到爛,先是小眾電台播,然後主流大電台也不斷播播播。

《Don’t Save Me》簡單來說就是直接爽快加十分有型格,尤其在主旋律上聽到有不少懷舊元素,總之整體就是簡單直接,什麼東西都到位有勁。再加上看她們的MV看到三個一碌竹身形的典型那種美國嬉皮hipster女生就覺得她們將會是下一個大東西了。


人生再沒有大雄,Mikhael Paskalev首張專輯

電影有電影設定,角色有角色設定,我們總好像不經意的去投入某些自己或人家給予的設定。星座如是,其他形容詞如是。我們愛依從,有時候真的很悶;但當始終一天,北韓不再邪惡封閉,技安不再霸道,胡杏兒不再煩到想打爆電視,TVB不再製造垃圾節目,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為什麼這刻你反而會覺得若有所失呢。

挪威的Mikhael Paskalev的首張專輯標題就是【What’s Life Without Losers】。Mikhael Paskalev絕對是挪威的最新最出色的音樂輸出。


Cristina so good, 第二個世界有多好

我這樣子想,有時候身體重了點,但靈魂輕了點;有時候靈魂重了,身體卻反而輕了。坐著站著,總找不到什麼生氣,不如睡一睡。

我不喜歡舊音樂,不是不喜歡,而是我總是在聽新音樂。有些人常說新不如舊,其實不過是一種偏見,新樂隊的新音樂每每帶來衝撃新想法,這是推動人生的動力。好歌很多,能夠令你迷著的,卻不是常常出現。Moshi Moshi,來自London 的新三人樂團Teleman 的《Cristina》就是一首令我每次聽到都像站在第二個世界的歌曲。

歌曲其實整個結構很簡單,但是氣氛就是很奇異——或者,就是配合這個噯昧故事的最佳音樂。Cristina so good。


冷郵差,救贖我的夢

常在想,究竟人一世在做什麼,是在完成偉大夢想還是開開心心簡簡單單過一世。人常在追夢,但其實人只是不斷在夢中掙扎,一個夢破碎又再追尋另一個所謂的夢,究竟夢是氣泡還是真的是夢?

很想每天有多一點時間,其實最好一天是兩天,一天做喜歡的,一天做不喜歡的。

挪威的獨立樂隊Cold Mailman帶來最新歌曲,讓夢重生,夢中有夢。挪威這個地方有夢嗎?這世界有夢嗎?我還有夢嗎?


聖誕的creep

英國Birmingham新樂隊Peace 都其實好promising,但真正叫我要記得佢地的確係呢個Creep x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的live mash-up。

好。聖誕是很creep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