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後現代生活

postmo.jpg
導演︰ 許鞍華 ︱ 地區︰ 中國 ︱年份︰ 2007

在死亡時期到戲院欣賞《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很好看的電影,電影很好笑,也很傷感,一啖沙糖一啖屎,死未?

起初我會有個疑問,為何這樣一套黑色幽默的電影,會選用久石讓的插曲?屬於壯麗淒美的音樂,似乎與故事前半段的活潑諧趣有點格格不入。不過,看到後段,我便知道久石讓的音樂的作用了。

斯琴高娃飾的姨媽在前半部面對姨甥的歡顏,那些誇張的荒誕表現,是故事前半部為姨媽打造的形象,不過略感這段姨媽與姨甥的感情不是太過深刻。然後,來了,來燃亮姨媽的男人出現了,周潤發飾演的潘知常。

周潤發演繹的潘知常是如此的生動過癮,雖然上了年紀,不過滿口文彩底下那身風度台形十足的軀體確是依然瀟灑遍遍。讓他去撩動姨媽的寂寞芳華,適合不過。他們的故事確實讓整間戲院的人笑不合攏,周潤發雖是騙子,確是一個有品的騙子,在最後他要看守姨媽整晚才肯滾蛋,似乎是為他塑造了一個很有情有義的形象,他以MARK哥的姿勢離去,似不留下一點情感,卻狠狠奪下了姨媽的整個人生。

尾段姨媽的人生毀了,吹牛說在L.A.的女兒趙微原來只是在東北,回來帶走她,讓她重返現實,一切一切,都好像夜裏看見的那個就在咫尺的月亮一樣不真實。回到了東北,姨媽應該算是死了。不過,在最後的部份,我卻從斯琴高娃的雙眼裏看到了童真,誰又會真的接受現實?她,心底裏似乎還活於在上海的幻想吧。

在這個荒謬現代的社會裏,誰不是活在自己的陰影下?寬寬年紀小小叫自己是瘸子,口口聲聲都是瘸子;飛飛活於半邊臉被毀容的毀容人身,對婆婆愛恨兼備;趙微飾的劉大凡年少被姨媽年少拋棄,背後卻似是遺傳了母親的不甘於平凡,追尋夢想志向的人生;最後誰慘得過姨媽,經歷了文革,避難期間組織了家庭,卻放不下大學生的尊嚴,放不下對上海的憧境,拋夫棄女,獨個兒在上海追求她的忠貞人生,過著後現代生活。

在「現代」不斷更新的社會下,我們都會變得後現代,姨媽帶著很多現今社會的人的影子,原來,我都很後現代。

pmloma_6.jpg

喜歡他們在上樓梯那段再老套不過的劇情,跌下的西瓜,姨媽放下儀態徒手吃西瓜,已經表達了姨媽守禁了數十載的寂寞一下子湧出來,情感很露骨澎湃。

延伸閱讀︰《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小感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官網


李志的《曖昧》很變態

leechi.jpg
李志
梵高先生
Label:口袋音樂︱2007

這個星期都在聽李志的【梵高先生】,很動聽,但也是很傷感憂鬱的音樂,聽得人鼻酸的音樂。

其實在音樂上,我不是最喜歡這首帶著細碎電子節奏的《曖昧》,不過,在這樣電結他的低垂徘徊下,李志的聲音的沙啞,實在很陰暗,有某種聽著The Knife【Silent Shout】的黑暗。不過最精彩的地方在於李志的vocal上又與及歌詞上,都盡是黑色幽默,我覺得很變態,那些看似無稽的比較,像人生的變態,令整首歌很變態,變態得想讓人流出淚來。

曖昧 李志
歌詞︰李志

妹妹 你的辮子很長 它比你的愛情長
妹妹 你的愛情很長 它比我的弟弟長

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出發
什麼時候你才能忘了他

妹妹 你的咪咪很大 它比我的理想大
我說 妹妹 我的理想很大 它比我們的未來大

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出發
什麼時候你才能忘了他

妹妹 你的辮子很長 它比你的愛情長
我說 妹妹 你的愛情很長 它比我的弟弟長

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出發
什麼時候你才能忘了他

我說 妹妹 你的咪咪很大 它比我的理想大
可是 妹妹 我的理想很大 它比我們的未來大

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出發
什麼時候你才能忘了他


當大尾篤成了大美督,一切都可以改變了

大尾篤定名大美督
02月 26日 星期一 【明報專訊】

「黃仲衡舉例,昔日大埔區的燒烤郊遊勝地「大尾篤」,名字源自古代農村,指該地方屬「大埔的最尾『篤篤』」。黃仲衡表示,「大尾篤」名字由來已久,但近年有村民代表指「尾篤」隱含最尾的意思,感到不祥,地政總署與地區代表商討後,決定將「大尾篤」正名為「大美督」,取其美麗意思,新名稱將在2007年版本的地圖中率先顯示。

然而,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鄉議局副主席張學明反對「大尾篤」易名,他指出「大尾篤」名字源遠流長,有其歷史價值,不應因名字好聽與否隨意更改,破壞歷史。」

我對政治冷感,理應我對香港政府的敵意及憤恨也不多,可惜,事與願遺。

事緣好友通知地政署打算改掉大尾篤的名字為大美督,那刻真的感到很傷感,因為特別喜歡大尾篤這地方,以及這個很有本土文化色彩的名字。

面對這個易名之事,首先,我很愚昧地認大尾篤理應不只是屬於那個地區的村民的,而是屬於整個香港市民的,所以我不認為地區代表有權能改變居住地區的名稱。其次,地區代表反映不祥,還可理解。然而地政總署接受,我卻感到無稽。這情況與之前《秋天的童話》只接受到一宗投訴便裁定當中的粗口粗俗不準播出一樣,問題不在市民,而是無能缺乏思考分析能力的評議員。

一個名稱對一個空間的重要性,不是說不祥不美就可以更改的,地方名稱背後所蘊藏的情感、人物以至歷史都是經過時間所累積的,名稱的更改與移平一個地方再重建相差不遠。現在大尾篤改名為大美督便已經對我有這樣的衝擊作用。

一直不少城市都會因應不同時代而易名,全因政治需要,算是迫於無奈。現在因為一班村民代表說不祥便更改,可如斯的兒嬉?何飛飛笑言,香港的香香香聲,也要改;西環的西又髒又粗俗又不吉利,更應改;我說虎地的虎令人感到很苦,也要改;屯門的門與悶發音相近,也要改。一大蘿香港地名也是很不吉祥的,全應該改,香港,第一個改。

連政治冷感的我也日感香港政府各部門的出色表現,難怪關心政治的朋友會如斯痛心,哀哉。


07年香港國際電影節

hkiff.jpg

一年一度電影節,你選購了哪幾部電影呢?基於之前幾年都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缺席了電影節,今年終於得償所願,可以在首天便購下電影節門券。

原本大概選了二十套,再因時間金錢而最後取捨成八部,一些大片例如朴贊郁的新電影、《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惡童》都因為往後可以在普通戲院欣賞而除名,其他主要是中國電影、歐洲電影及北歐電影都是我的選擇,張愚子等問看不看Avant Garde,不看了,沒時間,往後再看吧。我的選擇如下︰

《浮生》 導演︰盛志民 ︱中國
《我自求我道(PREMONITION)》原名︰Pressentiment, Le
導演︰Jean-Pierre Darroussin︱法國
《愈扮愈開心(THE BOSS OF IT ALL)》原名︰Direktøren for det hele
導演︰Lars von Trier︱丹麥
《仔仔一堂(SONS)》原名︰Sønner 
導演︰Erik Richter Strand︱挪威
《亡命英倫(LONDON TO BRIGHTON)》 
導演︰Paul Andrew Williams︱英國
《花樣迷情(GOD WILLING)》原名︰Om Gud vill 
導演︰Amir Chamdin︱瑞典
《暮色燈火(LIGHTS IN THE DUSK)》原名︰Laitakaupungin valot
導演︰Aki Kaurismäki︱芬蘭
《超完美地獄(THE BOTHERSOME MAN)》原名︰Brysomme mannen, Den
導演︰Jens Lien︱挪威

其實本來有好幾套中國電影,好幾套東南亞電影,但全都除名,因為哪有那麼多時間?
芬蘭的《暮色燈火》成為我與張愚子及顯示器的唯一共同電影,也許是那些偏藍偏綠的screenplay 所吸引吧?讓我想起DAVID LYNCH 的電影起來。瑞典的《花樣迷情》其實本應與冰島的《浮生難忍》一樣被除名,因為黑白電影原來不是我的一杯茶,最後留下是因為演員名單竟然有Nina Persson,對,The Cardigans的那位,所以基於好奇,便選了。

我們有甚麼共同電影?也許到時在戲院打個招呼吧!哈哈。


王貽興︰梵高名畫奪命狂呼!死左都彈返身

十年唔睇一次電視,想在打打wii時看到我們的才子王貽興竟然出現在《問題娛樂圈》內,那就看一看。

才子果然才子,確實有藝人風範,更恭喜他贏得冠軍。

當然,他看到一幅張信哲被扭曲的圖片時高呼,「奪命狂呼梵高名畫!」,我真係奪命狂呼。

我諗,加重呢個奪命時刻是因為,王貽興是一位寫得一手好字的文字創作人,也應該是披著很有文化的形象吧,然而在他口中聽到這番說話,不管是一時記錯還是怎樣,也確實很詭異。在節目中他不斷捉李彩樺寫錯字,頓時覺得寫錯字,小兒科罷。

我諗呢一刻過了身的梵高與及Edvard Munch 都彈返起「奪命狂呼」了!王菀之是否要再唱唱一首「你聽過梵高吧?」讓大家知道梵高有甚麼名畫?


年廿八洗邋遢

年廿八,洗了邋遢,洗了房間的邋遢,很累。

對於年廿八,我一直都視之為神聖之日,也視之為壓力之日,要洗東西,抹東西,很累。不過,將東西抹得乾乾淨淨,卻是我最喜歡的。

其實我很愛乾淨,記著,乾淨與凌亂,不是衝突,乾淨的凌亂,我的最愛。

發覺開始討厭一些東西,越了解一些東西便會越對那些東西的神話被幻滅,也開始幻滅了。很懶散,不過最近音樂很多,聽得很多,感覺很豐裕,彌補了空虛的自己,感覺又是空虛。

Labrador 開始將全張專輯放在last.fm裏試聽了,Labrador 果然是間好Label,明白試聽才是新趨勢,哪像香港那些白痴唱片商只放三十秒音樂試聽,三十秒聽得真搵你買。

The Mary Onettes Loveninj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