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口的希望

一.我希望能夠轉化空間的運用,將室內空間挪用為Barbeque的空間。
二.我希望能夠成功潛入德國,先攻陷Berlin,再直搗Frankfurt,然後高呼「陳大文入侵Deutschland!」
三.我希望可以重新設計時間的觀念,或者直接刪除時間的觀念,將一小時變為無限大,然後將一日化為無限的小。
四.我希望可以認識叮噹,擁有時光機;我希望有一首歌曲叫「回到過去」,而不是周杰倫那首的意思及音樂。
五.我希望功課可以繼續讓我爛尾,喜歡停就停,停止製作一些不必要的廢物,讓世界的人更高興。
六.我希望,我的二零零六年更長。


貓大奢拍

lingnan001.jpg

那天第一次到嶺南大學,原來環境很不錯,而且很有中國味,中國的園林藝術味道。而且,甫踏進大門,那個尤如陰陽八掛的Logo便像有種力量投射出來,哇,很大壓力。

原來,嶺南很多貓兒,不過他們都很害羞,很害怕人類,一定是這裏的學生平時給你們太多唬嚇了。

lingnan006thumb.jpglingnan006thumb.jpg
lingnan006thumb.jpglingnan006thumb.jpg

我還常常想起中心的聾貓,又稱Kitty,原來牠還安好呢,還要越來越鬼馬,高興。

lingnan006thumb.jpg

來自雪地上的挪威的太陽Fog And Horse

fogandhorse0021.jpg

舔一個傷口;
對天空輕語;
在生锈的容器內刺穿氣泡,
讓不能再看到陽光。

fogandhorse003.jpg

對著這些文字,也許可以更詩意,但對不起,因為我只是用我僅有的挪威文知識來直譯挪威奧斯陸二人樂隊Fog And House的Biography。這隊還未正式推出大碟的Fog And House,單曲《..slightly eggwhite 》擁有兩把質感特別的男女Vocal,在舊音色的電子琴、Banjo、結他下唱出的是在冬日灰濛濛的天空下由口噴出的一絲微溫,讓我想起來自瑞典的Edson的第二張大碟【For Strength】的冬日情懷與暖意,同是北歐的天空下的寒意與暖意,特別窩心。

fogandhorse001.jpg

還未知道Fog and Horse更多資料,只希望可以盡快聽到他們的更多作品,與及專輯。

[audio:http://www12.nrk.no/magasin/upunkt/urort/laater/2/110975.mp3]

相關網頁下載..slightly eggwhite


Vocal Game

notation.gif

本學期第二個作業,為口技來個音樂系統,雖然效果還是沒預期出色,但總算是頭昏腦脹後的成果。

很快要找朋友來幫手現場演繹一番,好玩了。


楊千嬅的生存之道

你還想從楊千嬅聽到些甚麼?華星的情懷蕩然無存已成事實,不過,現在的楊千嬅卻盡展我歌寫我心。《大傻》說出自己的戀愛觀與及對事業命運的態度後,《我的生存之道》便說出自己對情傷的生存之道。

從楊千嬅甚至林夕身上都不再會有「原來過得很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如能忘掉渴望 歲月長衣裳薄」這些詩意,事過境遷,換來的是硬橋硬馬直接嚷出自己的感受及哲理,我愛過你,現在你傷我,我唯有逃命,傷心過便算,親人才是唯一愛自己的人,所以副歌大喊「我有爸媽」。林夕的表現比起《大傻》放下更多PUNCHLINES,「遺忘昨日 便能記得明天」、「再也不相信蜜糖 便信鹽」,當然少不了為整首作品添加最多感動與意境的結尾「念舊會給欺騙 仇人亦會被懷念 來天再有夜宴 定寬恕你漸老的臉」,恰巧連楊千嬅的聲線也是在尾段才得到良好發揮。

單看陳輝陽這名字,還期待會否有《抬起我的頭來》的驚喜與興奮,換來卻是鋼琴的典雅的格調,前奏讓人想起《少女的祈禱》,間奏部份則記起《最後的歌》,當然,最後出來的效果仍然停留在其流暢流行曲的層面,無復當年勇。至於楊千嬅的演繹,坦白說,歌曲音域完全超出其聲音的音域,聲音依然表現倔強,亦多少勉強。還望在演繹上拾回應有的輕巧與細膩,現在的演繹方式已足夠了。

楊千嬅,是時候減少倔強了吧?楊千嬅的唱歌的能力大家心知肚明,楊千嬅不是賣那種聲音曉震,超厚超圓潤的聲線的,找尋一些適合自己聲音的作品,不用再倔強給任何人看了吧?音樂有內涵,還得音樂表現出色的。

楊千嬅 我的生存之道
作曲︰陳輝陽
填詞︰林夕

我決心 喜歡你 像親人
唯一得知想法應付 逝去情人
如你結婚 別過問
恭喜咀咒也未襯
這種命運遲早光臨
逃命要緊

沒法可哭出姻緣
終可笑去憂怨
如我想 清醒再生存
醉一次便算

我有爸媽掛念 事業還望發展
仍能活著未曾靠諾言
記憶似病發感染
心卻比水善變
再也不相信蜜糖 便信鹽

我怕爸媽掛住
莫被情字拖欠
遺忘昨日便能記得明天
世間有無數喜宴
情人誰來奏獻
我有膽 總應該會遇見

你間中 接觸我 像親人
唯一得肯親我臉龐 令我回魂
仍沒法可哭出姻緣 總可笑去憂怨
如我想清醒再生存
醉一次便算

我有爸媽掛念 事業還望發展
仍能活著未曾靠諾言
記憶似病發感染
心卻比水善變
再也不相信蜜糖 便信鹽

我怕爸媽掛住 莫被情字拖欠
遺忘昨日 便能記得明天
世間有無數喜宴
情人誰來奏獻
我有膽 總應該會遇見

念舊會給欺騙 仇人亦會被懷念 來天再有夜宴
定寬恕你漸老的臉


遲到千年

今天上一時三十分的課,遲了五分鐘的我也是衝衝走進課室,然後又是發現原來只有三個人在場,我便鬆了一口氣,每次都因為遲了數分鐘而趕到班房的我,均會發現原來其他人還未到達。遲了十五分鐘的李妮仁一踏進課室便說「好彩,都冇人,d 人真係過份」,我認同,d 人真係過份。

大概在一時五十分左右,大概五六人的一班同學便施施然走進來,還要擾攘一番才坐下,然後,便是講師衛斯里沉默接近五分鐘,望著我們,我感到很心虛。

當然,衛斯理罵人的語氣不會重到可以壓死人的,而且他也是很保守地說要我們自己想想,一堂兩小時的課你們要等到半小時才齊人,對嗎?

不對。其實我早已看不過眼這種遲到風氣,有時聽到一些同學會說「哦,呢堂呀嘛,駛唔駛咁急,去吃個tea先啦」,我都有哭笑不得的感覺。上課不是來鬥遲的,大學生不代表遲到是標準,我記起我上九時半的Sonic Art,準時到達的往往只有三個人,然後十分鐘後才會逐漸齊人,半小時後才會有九成人,我不敢說我是一個好學生,我學習得很好,但我質疑,你地咁樣係點讀書,係咩心態?

也許大學不是中學般有那些能震聾你耳朵的校鐘來告訴你你已遲到,沒有人會督促你說你遲到,然而,自律也許是一個成年人應有的表現,最低的表現,我不知道遲到背後藏著甚麼心理,我只知道我常常會感到心虛不安,感到對老師不尊重,感到會錯失了很多,若然我遲到。

記起在奧斯陸,我常常都是僅僅準時甚至遲了兩三分鐘才到達課室,然而,我往往都會成為最遲的一個,在大夥兒已坐在Lecture Room時,我一個在講師及大螢幕前走過,很沒臉,很尷尬。我不知道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大學生會否當遲到是閒事或是正常事,但至少我知道奧斯陸的大學生不是,而香港我讀的學科,卻全視遲到為無物。當好學生會在大學被歧視的,準時是一些迂腐的東西來的,香港的大學生。

最老套的一句話,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


迷迷迷迷迷迷,

謎是迷,令到著迷,迷,我不得不已迷,很迷,

迷失了,了,了,了,了,了,了,迷失了,

失了,找著找著找著找著,原來只是找著來充塞充塞迷失了的部份,

很迷,塞了,由他失了,由他塞了,讓他失了,就讓他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