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落雹落我

四月份,奧斯陸的天氣還是那麼反覆,時晴時雪時雨更時雹,這數天都下雹。

復活節將近,還以為復活節時盡是青草處處,左邊兔子,右邊鳥兒,我可以躺在草地上試試放輕著。然而,雪與雹還是與天晴在角力,來看我的春天夏天又被拖延了。幸好,天空還是一樣美。

每次到北島家都收穫豐富,又吃又拎,得到這樣的招待,萬幸。滿挪的廚藝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我還是首次認識如此熱心烹調的人,我不用到什麼挪威餐館已經享受到這等美食,感謝。原本買了Rasberry pie 來當甜品一起吃的,但最後還是沒有吃,北島還要將一半的份叫我帶回Dorm吃,有些時候很想表達自己的感激,但找不到一個適當方法表達也是一件苦事。


遊Bibliotek

今天有幸得到同層的David 仔(容許我用這個香港特產來稱呼我這位挪威的鄰居)帶我到奧斯陸的漫畫圖書館及圖書館一遊。當我從他口中得知奧斯陸有漫畫圖書館我真是嚇了一跳,想不到漫畫也有專屬圖書館。

如此,今天首次搭這裏的Trick到Downtown的Storgata附近,原來,那個圖書館我是曾經陰差陽錯地到過的,是在廣場中央的一座建築物(忘記拍照,遲點再拍再補上),當時尋找亞洲超級市場迷路,便到過了。奧斯陸真的是很小很小,其實像個圓圈,地方都只是繞著繞著,很多地方都很鄰近。

雖然漫畫圖書館很小,只有樓上咖啡店那麼大,但存庫也不小,我也借用David仔的証來借了兩本挪威的漫畫。

然後,到了在北島家看的電影《Elsk Meg I Morgen》裏見過的圖書館。
雖然沒有想像中的大,但特別喜歡那舊舊的書櫃,未來到歐洲各國應該可以看到更舊更大的圖書館,最好像《Monster》裏出現過的圖書館一樣!


挪威大戰上海

gift.jpg

星期六在北島家待了一整天,兩人一起玩「上海」,玩了大半天。很久沒有試過與朋友一起打電玩,想起小學時常常到朋友家待足一天打電玩的情景,其實我很喜歡這樣。
然而,自從中學後便沒有這樣的機會,每人都躲在自己的窩內,其實,有個窩與朋友消磨時間是我一直想擁有的。
然後,滿挪的回來,忽然送我一對其母親所織的襪讓我嚇了一跳,沒有想過收到這麼溫暖的禮物,不用穿上,已覺燙手,令我心神恍惚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更被北島斥責我不集中精神戰上海。直到現在,受寵若驚的心情還在,我會好好收藏這份手信,謝。

gift.jpg

到了每每驚喜的晚飯時間,滿挪今次弄了蛋包飯以及辣辣的挪威五花腩,好味不在話下,當晚吃完不特只,我更又食又拎拿了兩條蛋包飯回家吃,還有鏞記臘腸及一排皮蛋,實在是大盜之行為,我便拿著沉甸甸的鏞記袋子回家。
果然,第二天再吃這個蛋卷,冷盤吃更好味,真的有潛質成為Chinese Sushi。
謝。


春天春天春天

oslo00001.jpg

忙忙忙。
有不少東西應記錄但還沒有記錄,因為忙。
不過,
當迎接著春天來臨時,忽然又下起雪來。
只是送上數天前拍下的一張虎來填補空間。


有湯水

food0012.jpg
要到Rockefeller看來自丹麥的Mew,先到了北島的家作晚飯。滿挪還是當大廚師,雖然只是加熱了預先準備好的Pea Soup及蒜溶包,但也一樣令我吃得飽滿非常。青豆湯濃濃鹹鹹的,尤其喜歡那種滿口都是湯料的感覺。很久沒有喝正正經經的湯水,實在幸福。飯桌時與滿挪用英語談話,發覺自己的英語越說越差,生字也越識越少,尤其是一些日常生字,少得可憐,所以只換來身旁北島的嘲笑,真是羞家。

飯後還吃了我隨手買下的一個自製朱古力蛋糕,原來不好吃的,只留下濃烈的甜味以及嘴邊的朱古力漬,可惜。

然後,我們出發了。


用最好的心情,接受最壞的自己

「連自己都不愛自己,怎麼有人愛。」
這句話曾是我鼓勵我一位朋友的銘言,
其實,一直不愛自己的是我自己。

遇到了位好友,他友善地告訴了我很多自己一早知道,但原來沒料及程度是如此嚴重的缺點。這些誠實的話帶有很強酸性,聽到後可能溶掉了身體某些地方,感到很熱,很痛。

缺點應該要改的,知道不足便應該去補足。希望。補到一點缺口也好。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到了挪威後,體驗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感激給我練習的人和事。
日復日的練習當中,不知道人有沒長大,但至少內心變得堅韌了點,希望有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