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我的深藍色

深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今天上的這班火車,正正亦是深藍色,更與深灰色交間,這個色調彷彿就是我內心的顏色,又或者,這不是我內心,而是我本身的顏色。

我經過這火車,我在看,那種深邃,是這顏色,亦是這車...


北歐灰啞的天,變動的心

中學年輕時,還對世界充滿好奇,其中讓我窺探這個世界,以為這個世界有著不可思議的美麗樂土的,就是瑞典的Indie Pop。由The Cardigans或Wannadies的開始,就聞到這些流行與當時的Brit Pop的不同;跟著瘋狂地聽瑞典indie pop,就是在香港避世之道...


Blackpool,就讓我們被遺忘在這個wasteland

School Girl 你好,很感謝你的留言。介紹音樂的衝動已很少了,但看到你這樣一說我就會傻傻地繼續做多一點吧。畢竟我做我喜歡的事,不是人人都喜歡我做的事。有時覺得在這樣堅持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是很累人的,這時常都是一種力量角力...


How soon is now?

時間的流逝是全世界最弔詭的事,它可以走得快,同時亦可以走得奇慢。時間的單位似是存在,卻又好像是隨時可以轉變。不知不覺,又是一年。這幾年對快樂這兩個字感到很陌生,我快樂嗎,還是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

有些事常常都看似美好...


搬家,新居

最近在搬家。

第一次由零開始去添置家俬,做一個自己的家。

用錢的感覺是很矛盾的。不是錢很重要,但確實錢是一個重要的現實指標。它的流失,像告訴你,你的某些某點,或者正在不經意間亦在減弱。這種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