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在醫學成熟時

坐滿觀眾的小型劇院上,主持猶如體育評述抑揚頓挫長篇大論解說,介紹主角出場。一身高級裝扮的主角Robert高調登場,是著名醫生,醫學創新者,專門作切除手術;他即時在觀眾前切除腳壞掉的病人的腳。他袍上瘀黑的血跡是他經驗豐富的象徵;他愈快鋸開病人的腿,就愈代表他醫技了得;愈血腥,觀眾就越高興,縱使失誤死亡率高達四成。

這不是什麼表演,而是真實的手術室,真正的醫學,亦是BBC 最新喜劇Quacks首集開場的段落——在十九世紀中葉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當然,現在醫學倡明,醫生的專業操守與及醫院內的衛生都是理所當然,難以想像原來醫學曾經是如此兒戲。1840s-1860s原來是醫學發展的重要廿年,在這時期不只是麻醉藥獲重大突破,成為主流,而且更是出現首個合資格女醫生與護士正式成為專業的年代。這些醫學史都成為創作人James Wood的創作材料,成為劇集的骨幹。

Quacks是今年的驚喜出色電視劇,James Wood同樣是BBC另一好評喜劇Rev 的創作人,同年較早前的mini series Decline and Fall改編Evelyn Waugh同名小說一樣精彩,講述1920年代年輕內向的牛津大學生 Paul Pennyfeather 如何意外地因被欺凌而走上「道德低下」的人生路——今年可謂他豐收年。

英文quack除了解作鴨的叫聲外,亦是坊間對醫生的負面叫法。我們終於擺脫悶蛋的現代醫院連續劇,得到這一部爆笑古裝醫院喜劇。曾贏話劇 Olivier Awards 最佳男主角的好戲之人Rory Kinnear正是出演首幕施手術的醫生 Robert,他精準地以誇張、略略satirical 的演繹方法演出上流社會的談吐,為整劇提供完美的喜劇腔調,正配合整個劇集接近超現實、難以置信的醫學歴史事實。

劇中Robert 的好友包括牙醫John,專注合成化學物,為Robert 手術提供如哥羅芳等麻醉藥,不過在份量完美前他就令不少病人死於過量藥份。另一好友 William則是精神病醫生,英文為古舊叫法的 alienist;研究腦部在當時屬創新學問,就連其他專科的醫生都質疑排斥。Robert的妻子 Caroline則是因為女性而未能運用其學問的知識份子,偶爾遇上狄更生……

Peepr Show 二子飾兄弟爆笑回歸

編劇James Wood 2013年亦曾有作品Ambassadors,由Peep Show 二子 David Mitchell 與Robert Webb主演——剛好最近除了Quacks 外,英國喜劇亦有另一佳作Back,亦是由二人主演,不過Back是由早成英國喜劇界份量十足的 Simon Blackwell創作(他的作品包括電影Four Lions, In the Loop及電視The Thick of It)。

Back講述David Mitchell 飾演的Stephen父親剛離世,其家庭在郊野小鎮經營的小酒吧需要交由他接手。一直活在嚴笴的父親的陰影下的他原本以為他終可按照他的意念一手改造酒吧,怎料其中一個曾住在他家一陣子極具魅力的寄養兒童Andrew(Robert Webb 飾)突然回到小鎮,打算插手打理酒吧——劇集就是由此展開。

口花花的Andrew回到家即時成為家庭成員的心頭好,就連Stephen 的母親都認為Andrew應參與更多酒吧的運作,令個性較孤僻的Stephen 嘗試贏得家庭信心,劇集笑料盡在二人在家庭中的低調角力。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10月13月沙發薯


無王管的成長天空

成長從來充滿挑戰,不僅兒童本身,對父母而言亦然。父母的抉擇直接影響兒童的未來,所以孕育了普遍望子成龍的香港家長變成「怪獸家長」,什麼都要赢在起跑線,孩子的每一步包括什麼學校都要苦心思量。在歐美的家長當然一樣緊張兒童的將來,他們對教育則有截然不同的態度︰孩童自由發展比起其他一切更重要。歐美教育不是強制性,所以近年就有新趨勢,鼓張孩童完全脫離傳統教育,不上學之餘,家長更不會給兒童任何規矩,稱為無規則教育(no-rules parenting)。

就著近年英國有65%更多的家庭把孩子脫離傳統教育,英國電視台Channel 4 最近就推出Feral Families (Feral 指自由無管制,多指被人類飼養的動物出走變為野生自由),了解這些家庭。這一小時的節目跟隨三個不同no-rules家庭,他們的孩子都有一共通點,就是都不喜歡上學,上學的日子令他們每天愁眉苦臉,令家長決定要將他們由學校送回家。

傳統教育限制孩子發展,無規則教育給多最大自由及獨立

在英國他們只要寫一封退學信(De-registration letter),就能正式脫離傳統教育,不用再參與任何考試,條件是他們要給予孩童適當的教育。Gemma 與Lewis 育有七童,屬嬉皮一族,認為沒王管成長能給予孩子自由、獨立,相比起傳統教育只會令孩童變得軟弱。不會say no 的管教,就代表孩童可做一切瘋狂決擇,沒有大人板起臉say no,例如剃頭、染髮等通常家長不容許的事,在他們的家庭就可以隨心而為。

單親家長Jenna有三兒子,她將十三歲的大仔Archie 在六年前退學,原因是他根本不喜歡閱讀上學,跟不上進度。上學不開心,回家不開心,令到家庭也不開心。結果她決心自己教育她的兒子,讓他們做自己喜歡的事,對Archie 而然就是打鼓。不過,她的父親就不同意她的決定,二人一度鬧反絕交。

絕對自由亦包括選擇傳統教學的權利

作為祖父的他認為這會令孫兒沒有社交活動及正常學識,所以他堅持他會付錢請私人教學給Archie,以確保他至少能寫能讀;Archie 最後亦願意接受私人教學,開始慢慢改善其遠比同年學童差的讀寫能力。絕對自由,意味著孩子亦能選擇傳統的教學,選擇嘗試上學。Gemma 與Lewis 的大仔Finley 與大女Skye 則決定他們想一嚐上學的滋味,試學數天,再決定他們會否繼續。對Finley而然,他喜歡較規律的生活,亦希望有更多的練習及學習,所以似乎上學會更適合他的性格。

他們的父母雖然尊重決定,但暗地裡卻擔心他們最後真的會選擇上學,離棄他們的想法。不過,試學後,二人雖則都喜歡上課,但都決定留在家。FInley 對著鏡頭說︰「我雖然喜歡規律,但上學的規律是有區限的規律;學習是有趣,但在學校一些的學習是沒意思的。」好天氣的日子,他可以自由在山野遊玩,這就是他選擇的自由。

這些家長認為他們的選擇是他們家庭與孩童最適當的選擇,傳統教學是羊群心理,不過是人做我做,不顧及孩童真正所需的做法。或者這也不無道理,像最新改編自漫畫的出色電視劇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就是最佳寫照,有關兩個不能融入社群的青年離家出走的故事。對香港而言,學童不僅沒有空間自由發展,近年教育更充滿政治色彩,撤底脫離傳統洗腦填鴨式教育,或者也不是太瘋狂的決定。

BTW, Blur 的Graham Coxon負責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配樂。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11月2月沙發薯


挪威節目直視身體 挑戰觀眾底線

對香港沙發薯而言,歐美電視的與時並進實在太遙遠。由內容到尺度,歐美電視總能隨着社會價值觀與科技的改變而進化,尤其是國家公營的年輕人電視台,例如英國BBC Three或挪威NRK P3,都緊貼年輕人興趣與口味——NRK P3最近的Line fikser kroppen(Line Fixes the Body)再度挑戰大眾的接受程度,不單在主流電視袒露全裸身體,更加送情侶真實性愛。

節目創作人Line Elvsåshagen是近年冒起的女媒體人,她在網絡年輕的一眾尤其有影響力,有過十萬followers 。她先在電台成名,自2015年開始她每年推出自己主理的電視節目,都是Reality Show元素重的紀錄片,讓觀眾跟隨自己進行不一樣的經歴。2015年有Line jorda rundt中她身無分文環遊世界,到訪九個國家;2016年的 Line dater Norge她就走遍挪威找真愛——今年她就走得更盡,要令自己愛上自己的身體,歌頌各式各樣的體形,與及以非咸濕角度欣賞性愛。

討厭自己身體,因而要鼓勵大家一喜愛上自己的身體

Line 不喜歡自己的身體,對自己的身形,尤其是她飽滿的胸部及肥滿的肚腩都令她感到尷尬;她亦發覺她身邊的女性朋友全都有類似問題,無不常因身形而煩惱,媒體吹捧的「完美身體」都給她們無比壓力。受近年社交網絡流行的Body Positive Movement啟發,她因此想透過節目宣揚身體正能量,鼓吹大家無論高矮肥瘦都要欣賞愛錫自己的身體,不用刻意節食或運動去改變身形,提高自信。

這類型透過主持人作媒界去探討主題,由明星主理的紀錄片在歐洲十分流行,雖然不時流於膚淺,往往沒有嚴謹研究及資料搜集,但輕鬆及個人化的處理尤其令一般觀眾及年輕人受落,易有共鳴。Line Fikser Kroppen與一眾這類型的紀錄片一樣,搶睛的東西比真正的內容更多,骨子裏節目不過是Line的個人騷。不過,看到她在鏡頭前全裸嘗試改變自己對身體的看法,為了解更多性而每日定時自慰三次,公開討論咸片以及邀請情侶在鏡頭性交等等,都可想像這些令人嘩然的舉動都會對年輕觀眾有一定影響,至少可推動社會討論。

隱瞞三十年,56歲英國明星公開自己有自閉症

這類型的紀錄片最近亦有嚴謹製作的出色例子,像BBC上月播放的Chris Packham: Asperger’s and Me便是能夠結合充足研究與及主持個人經歴的精彩作品。普遍英國人從八十年代開始,就透過有關大自然電視節目認識Chris Packham,不過,直至最近,大家才知道原來他有亞氏保加症( Asperger syndrome,自閉症的一種)。

一般人不會想像一個常在電視出現,專家型的電視明星竟然原來一直刻意隱瞞自己有自閉症,盡力力扮演正常。 56歲的他終透過這紀錄片,坦白分享自己由童年開始面對的種種挑戰及掙扎,讓社會更明白亞氏保加症。他成長時亞氏保加症未正式成為能被診斷的症,所以他家人甚至專家都無法幫忙及明白他的症狀。2003年42歲的時候他的愛狗死掉,他開始接受心理治撩,至2005年才正式被診斷。

節目中他探討最新的治療方法,發現有些方法已能克制一些自閉症的症狀,引發他提問他會否希望自己的腦如正常人般運作——這是整個節目最發人深省的部份。放棄不完美,過外人眼中的正常人生,你還是你?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12月18月沙發薯


投入歐洲電視的「小眾」美學

最近連看了幾套眼高手低的英國大製作,BBC的McMafia及由Luther創作人負責的Hard Sun都是舊酒新瓶,尤其後者,講述地球將在五年後滅亡,劇情推進等所有東西都一團糟。幸好,沙發薯如我其實早已明白,眼光不可以只投放在一個國家的製作上。身處香港,要看好電視,首先要放眼到日韓台灣,再擴展至英美。當這些地方電視工業製作的劇集開始有滯留感覺,創意不夠時,就代表眼光要放更廣遠:要看世界各地的電視劇!

這個道理,英國電視在近十年已領會,隨著丹麥的The Killing 牽起Scandi Noir 的北歐罪案風後,他們便開始大量引入歐洲電視,睇外語字幕電視現已成習慣,比利時的The Spiral、丹麥/瑞典的The Bridge 等,都是仍在進行的受歡迎歐洲電視,質量亦一直保持。Channel 4 在2016年更直式開設Walter Presents 的網上頻道,專播外購外語電視;Netflix 等頻道亦始積極拍攝及購買各地的電視劇,瞬間墨西哥伊朗西班牙電視突然與你只差手指尖的距離。

二十年代紙醉金迷的Babylon Berlin

2017年有不少出色的歐洲電視劇,例如在英國由Sky TV 購買與播放的徳國大熱劇Babylon Berlin 便是其中一套。歐洲電視到電影如果是古裝劇,通常都取材二戰,尤其德國,納碎題材早已被挖得空空,重覆又重覆,所以這次單是Babylon Berlin 取材在二十年代的Berlin這點,已足以令人興奮。

劇集改編自 Volker Kutscher的暢銷小說,暫時兩季,總共十六集,是德國暫時為止製作費最龐大的電視劇。故事發生在1929年,第一次大戰後的威馬共和國時期的柏林,那個年代貧富懸殊嚴重,貪污處處,亦是新思潮(社會/共產主義)及電子媒體剛起步之年。劇集中重構的柏林與平時在螢幕上看到柏林(通常冷戰時期東西柏林)是截然不同。二十年代的柏林像 1927年 Fritz Lang的經典Sci-fi 電影Metropolis中的敵托邦,充斥著Art Nouveau與Art Deco 美學,看似紙醉金迷,實際當然是敗絮其中。

故事主線則是有關年輕警探Gereon Rath由 Cologne 被調職到柏林 ,調查一宗有關色情電影工業的罪案,卻意外(或不意外地)發現原來這個色情電影工業與當地的黑邦有千絲萬柳的關係,進而牽涉那個年代如共產組織運動及政治糾紛。所以說,單是故事的背景取材已給大家大量新鮮感,更不要說當中故事緊湊的推進及高度專業的製作了,不難明白為何此劇早被認定會成今年的全球大熱劇。

1969年布拉格:為自由而自焚

另一邊箱,如果你還是喜歡樸實更貼近當代zeitgeist的歐洲背景的,那捷克的 Burning Bush便會是你下一套要看的電視劇。HBO 製作,由著名波蘭導演 Agnieszka Holland執導,Burning Bush講述1969年蘇聯操控的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歴史系學生 Jan Palach在布拉格的廣場上自焚,抗議蘇聯與其他東歐國家(華約)在1968年入侵,並留下遺書,表明他是為自由而犧牲。

自焚事件發生後,當時的共產政府當然想扭曲事件。但Palach 的母親不屈服,與她另一兒子嘗試找律師與政府打官司;同時大學的學生運動及媒體亦因此事而受到打撃,不確定究竟作出什麼抉擇……

僅得三集的Burning Bush 在導演Holland的處理下根本就是一套歐洲文藝電影,映象極美之餘,當中更加插真實found footage,令你有時甚至忘記這是改編歴史故事的劇集,信以為是真實紀錄片。

原文刊於明報2018年1月18月沙發薯


德國1983冷戰電視新浪潮

德國的流行文化仍然喜歡在二戰或冷戰取材,這幾十年間我們已看過不少有關主題的出色德國電影,不少都成經典,反而德國電視就好像仍未有一套入屋流傳的國際巨作——不過,上年年尾推出的Deutschland 83應可入圍。

從來以戰爭為背景的故事都用較沉重的處理。畢竟戰爭不是什麼可笑事,以戰爭為背景的故事討論的通常都是較嚴肅的議題。不過,以1983年冷戰時期的德國為背景的Deutschland 1983則一反常態,不是一貫European Art Cinema 的嚴肅處理,不僅手法較輕鬆外,節奏更是快捷生動,全因劇集是從年輕的東德關境兵 Martin Rauch的角度出發,歴史只屬故事的副線,真正的重心是他的「成長coming of age」的故事以及當時冷戰的社會的荒唐。

當然,以較人性化角度則寫戰爭不是第一次,英國BBC 的Our War 系列就是近年電視界的代表作,以士兵角度講述他們的戰爭經歴及個人故事。但Deutschland 1983叫人引人入勝的是其art cinema的取向,具型格的影像風格、爽快的敘事節奏、鮮明的視覺設計與及精選的八十年代搖滾流行音樂soundtrack,都令Deutschland 1983即時成為電視上的焦點作品。

小兵被召為間諜,「國家」重任身不由己

電視劇以冷戰背景,講述一個原本只是小兵的東德士兵機緣巧合下被迫緊急號召,掉下病母及女友,成為東德國家防衛組織史塔西Stasi的重要間諜,潛入西德以盜取美國與西德的核武資料。1983年屬冷戰高峰,兩邊陣營都認為核戰一觸即發,原本只是小薯的主角突然自覺責任重大——有別一般英雄式角色設定——他不僅不想執行任務,更不想為整個東德如此多生命負上責任。故事在這設定下發展,一連八集,你看到的是一個普通年輕人如何在這龐大可怕的政治環境下處理這一個非自願兼極不簡單的任務。

當第一集的結尾,由近鏡影著主角慢慢拉遠變成遠鏡,突然響來了New Order的Blue Monday,那一刻你就知這電視劇確實不是一般貨色。電視劇的音樂部份是由Reinhold Heil處理,他既是Nena 的大熱99 Luftballons的作曲人,亦是經典電影疾走羅拉Run Lola Run音樂的主理人。同時此劇是德國頻道RTL Television與美國SundanceTV合作製作的電視劇,難怪定位眼界這麼高。

美國Sundance TV 知識型電視選擇

SundanceTV 是美國以知識型節目為主的衛星電視,Sundance TV與Suadance 電影節同屬Sundance Institute 的非謀利組織,但卻獨立營運。該頻道自2008年被AMC 收購後,在2012年開始(前稱Sundance Channel)成為較傳統的電視頻道的格式,播放不同類型電視節目,包括放獨立電影、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視節目及紀錄片,定位與英國的BBC Four 相似,觀眾群是文青或教育程度高的一群。

SundanceTV亦開始製作自家獨家節目,2013年講述被「誤判」強姦及謀殺的男人,被監禁19年後釋放後融入生活的電視劇 Rectify 就是該頻道的首個自家製作。而SundanceTV亦積極與歐洲電視合作發行或製作電視劇,如這次介紹的Deutschland 1983、與Channel 4 合作由Danny Boyle執導的Babylon及與BBC 合作的Top of the Lake,全是製作優良,較適合成年觀眾的良好電視節目。

原文刊於明報2016年2月22月沙發薯


另類倫敦電視旅遊雜誌

2017年年頭電視重點還是離不開做到第四季的全球大熱Sherlock,過千萬觀眾在元旦坐定定觀看可能是劇集的最後一季。無論是在荷李活因Doctor Strange而成最紅男主角的Benedict Cumberbatch或是Martin Freeman到編劇Steven Moffat與Mark Gatiss等,全是星級陣容工作排得滿滿,要再聚當然不易了。

「邪惡」撞鬼東倫敦

Sherlock其中一重要元素是倫敦這背景,市中心西敏寺的221B Baker Street是Sherlock的住宅,劇中我們常見Sherlock在soho等倫敦市中心出入,看盡倫敦繁華璀璨的一面。福爾摩斯是虛構,是Arthur Conan Doyle的虛構故事,但在倫敦這既古老載滿歷史又集潮流文化一身的世界頂級城市,基本上不少地方都附帶「家傳戶曉」的轟動故事,不用虛構,全部有根有據,全是精彩材料,傳媒熱烈報道加鹽加醋,不少電視劇亦樂於在這些地方的傳奇故事取材改編。東倫敦為例,由於東倫敦在七十年代前仍是龍蛇混雜的地方,所以特別多「邪惡」。

Jack the Ripper就是十九世紀尾在東倫敦Whitechapel一帶的世界聞名連環殺手,像已拍到第五季的Ripper Street的故事便是發生在Jack the Ripper消失後的六個月,又或是2009年ITV總共四季的Whitechapel,就是現代版的Jack the Ripper故事。又或是以前介紹過,十分得人驚的The Enfield Haunting,這個鬼屋整家撞鬼故事亦發生在東倫敦Enfield,亦成為了恐怖電影The Conjuring 2的故事。

最近BBC的Rillington Place亦是改編倫敦其中一轟動案件的出色電視劇,這次則不是在混雜的東倫敦,而是在旅遊熱點西倫敦的Notting Hill,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戰後時期,遠在香港的我們又怎會想到,現在富貴中產多色多彩的Notting Hill會有這樣黑暗扭曲的罪案發生過?

Rillington Place是只有三集的mini series,故事講述殺人犯Reg Christie(全名John Reginald Halliday Christie)與分開九年的妻子Ethel重逢及再度生活。首集故事以Ethel作故事中心,從她的角度,先發覺Reg原來是個鍾愛嫖妓的不忠丈夫,再發現他原來是個專殺靚女的態變殺手。此劇每集以不同角色作主軸及敘事角度,全以成熟的演技及劇情推進故事發展,黑暗沉重,令人看得心寒。

NW著名自殺橋

另邊廂,上年年尾BBC改編同名小說NW的電視劇同樣與倫敦地方有關,NW是地方區碼的意思,英國的Postcode以地方分類,通常每個城市或地域只有一地區碼,但倫敦自己就有九個區碼,西北NW便是其中一個。

對旅客來說,西北最熱門的是又舊又爛的Camden Town,但其實再走上一點,就是現今在倫敦其中一最富有的地區Hampstead,亦是電視劇NW故事發生的地方。NW講述黑人女生Keisha如何嘗試爬上上流階梯,考取律師,走出公屋嫁了個有錢老公搬到Hampstead的故事。劇集圍繞她與兒時好友Leah的關係,以及她如何面對這種空洞追求階級物質的生活,最後崩潰並到NW著名自殺橋Hornsey Lane Bridge上演驚險一幕。

倫敦去Oxford Street、Big Ben去到悶,下次或者可以從電視劇取靈感吧。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1月13月沙發薯


來自(北)愛爾蘭的清新笑彈

你搞得清英國與英格蘭的分別嗎?或是愛爾蘭與北愛爾蘭的關係嗎?坦白說,這些基本常識對香港生長的朋友來說不算是特別「普及」,我年幼時也是一嚿雲,只靠成年時WIKI增長知識。雖然英國現在大致天下太平,但北愛爾蘭在英國的地位及政治定位仍然尷尬。新政府由保守黨與北愛右翼保守的民主統一黨DUP組成,加上在退歐Brexit討論中,愛爾蘭與北愛的邊境問題依然關鍵,所以北愛突然再次成為焦點。這或間接使有關愛爾蘭和北愛的電視劇忽然流行起來,像Channel 4新劇Derry Girls,冷門地成為英國最近的大熱劇。

Derry Girls 是一季六集,頗為「典型」的Channel 4製作的喜劇節目,像經典的Inbetweeners 或近期的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同樣是短小精焊有關年輕人成長的瘋狂喜劇。最特別的是這次故事是發生在極少被媒體關注的北愛,年份是九十年代——更偏門的是背景不是北愛首都Belfast而是第二大城市Derry(又稱Londonderry)。

在九十年代北愛成長的年輕人當然與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一樣,都是聽著那些boybands girlbands跳舞流行看著那些cheesy 電影長大。不同的,就是他們成長在英國與愛爾蘭的糾爭之中,俗稱「The Troubles」。他們活在IRA隨時會進行暴力反抗的陰影,軍人每天在城市各角落巡邏監視,「愛爾蘭人」因政治及宗教理由而被撕裂分離——這都是Derry Girls 中主角每天面對的處境。

不過,這些沉重的背景自然都成為搞笑的養料。它成功地將那個時代以誇張喜劇形式弔詭地表達,但卻不失寫實感,令觀眾特別投入。不少在Derry 成長的人都在網絡表示此劇確實寫出他們的成長故事。主角Erin首集以牛仔褸取代校褸,借此來表達自己獨特個性,但她被她母親迅速制止,更被她罵過狗血淋頭;又或是曬相舖因為她們未能展示單據而拒絕讓他們領取相片,結果她們一家用盡氣力找尋單據。這些情節,都是那些年大家必有經歴的事。

這些經歴都是創作人Lisa McGee參考自己在Derry 成長的故事。她2013年的喜劇 London Irish講述來自北愛Belfast 的年輕人在倫敦的故事,亦有類似的角度,不過此劇水準與反應都一般,結果只出一季便被取消。

另一邊廂,愛爾蘭同期又出產了受歡迎的電視劇The Young Offenders,正在BBC Three 播放。The Young Offenders原是導演 Peter Foott在2016年的電影,講述兩個在Cork 的問題少年Conor 及Jock 的成長故事。創作人將電影的故事The Young Offenders延長及重新編寫,由所有原有演員演出,令這個帶有寫實社會主義風格的喜劇故事在小螢幕重生,結果比原電影有更多的感情,內容更充實。兩個主角雖然常常在學校及街上製造麻煩,但這些問題原來都是家庭環境造成,他們實質心地善良,這相信是創作人為一眾問題青年人而寫的平反剖白。

當然,由電影變電視,你或者會聯想到This is England,確實兩者的焦點︰低下的草根階層與及街坊情懷是蠻接近。不過此劇的喜劇原素遠超寫實,實質更接近另一經典英國喜劇Shameless 。

原文刊於明報2018年3月9月沙發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