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lolo,啦啦啦,哎呀呀

trololo

網絡的傳播速度被稱為病毒式傳播,亦為internet meme,一口傳十口,十分厲害。但對於俄羅斯Eduard Khil的1976年的精彩《I Am Glad To Finally Be Home》歌曲及表演,我不是從網絡裏得知的,而是由最原始的方法用耳仔聽返來。

係,我挪威鄰居一向熱愛隨口唱歌,最近佢地經常大聲播一把強勁中低音的歌曲,聽了幾次,忍不住走去問佢地,聽緊乜野,然後話我知係呢個俄羅斯人。初頭都不以為然,點知然後每日佢地keep住聽然後開始keep住唱,令我忍唔住要再問佢個名google一下。

Google 才發現原來是新網絡話題,成為全世界最hit 歌曲,真犀利,但也真好聽,有著十九世紀前半期的美麗旋律,令人十分開心。

跟住同層幾條友便時不時播下首歌又大聲唱呢首歌,哈哈哈,呀呀呀,啦啦啦啦~~~

想知更多trololo?睇呢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