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總喜愛趁人疏忽的一剎 橫越那靜默稻田

聽藍奕邦版本的《流星月台》,因為藍奕邦演繹的用力與音樂混入了爵士的編法,不及Shine原版天佑唱的《流星月台》動人,原版的鋼琴,美麗,如流星,一粒一粒音輕輕而鏘鏘進入你耳朵你腦海你心砍,天佑那把innocent 的聲音,不是關於演唱技巧或唱功,就是那份無力軟弱又帶點情絲的質感。

Shine 雖然已成歷史,但留下的歌曲卻比磨爛蓆的歌手有更多出色作品。如果黃偉文給了最好的給Shine,那藍奕邦也交了接近最好的Shine。藍奕邦的詞,是秀麗。若然沒有了如「才驟覺很想鬢辮」這類過份簡化而又有點流於俗套刻板典型的意象,這首詞就會更美。

俗語說轉眼又一世,踏過的春季和秋季,那轉動錢幣,,隨著那歲月流逝,仍會轉了再轉到了最尾終於跌低。

明天可否會變晴朗,或者猜不透已明天,流星總喜愛趁人疏忽的一剎,橫越那靜默稻田。


Shine – 流星月台 歌詞

流星月台 – Shine